燃文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蜀汉之庄稼汉 > 正文 第0845章 交替
    从汉中回陇右,必经冀城。

    冀城是陇右都督府的治所,而且此次收复凉州又是以都督府为主,校尉府为辅。

    再加上与赵老将军的关系,冯永此番回来,必然是要去拜访一番的。

    没想到赵老爷子却是早早就大开中门,自己站在大门前面等候。

    冯永远远地看到这一幕,连忙小跑上前行礼:

    “老将军你这是……永何德何能,实是不敢当啊!”

    就算现在自己是凉州刺史,但在赵云面前,仍是不够看的。

    “论起资格,你自然当不起。但某非是迎汝,乃是迎大汉功臣耳。”

    虽然赵云在大庭广众面前,板着脸作出老前辈的模样,但语气与眼中的欣喜,却是怎么也掩不住。

    只见赵云扶起冯永,“上一次你身带皇命,匆匆过冀城,连话都没来得及说上两句。”

    “这一回可得在冀城多留两日,与我说说你领兵出萧关之后是如何做的。这军报上写的东西,终究太过简单,不够过瘾。”

    “老将军既然都这般说了,永岂敢不从?”

    冯永神情自然,一点也不意外赵云会说出这个话。

    铁甲骑军的出现,对于校尉府外的所有军中统帅与将军,都算得上是一个全新的事物。

    全新的事物,带来了全新的作战方式,任何一个合格的将军,都会下意识地想要在第一时间了解清楚。

    在汉中时,大汉丞相就曾反复向冯永追问萧关之战的每一个细节。

    就差点没把冯君侯在帅台上与关将军眉来眼去的事情给问了出来。

    “好,好!”

    赵云连连点头,然后目光这才落到冯永身后的那群少年郎身上。

    只见他们身上皆是统一背着行囊,腰间挂着水囊,腿胫上裹着布条,虽说是有些古怪,但看起来却是利落。

    这等着装,一看就知道是冯永手底下的人。

    三月底的陇右,天气已经非常暖和了,但要说炎热,那还远远说不上。

    这群少年郎人人面色泛红,额头、脸上皆是汗迹斑斑,看起来是一路急行而来。

    他们皆是好奇、兴奋、激动等目光盯着自己看,赵云对此倒是没有什么奇怪,毕竟他没少受军中将士的这种目光。

    让他奇怪的是,冯永怎么特意把人带到都督府?

    “老将军,这些都是我从南乡带过来的学生,算是向夫子教出来的第一批弟子。”

    冯永看到赵云用探询的目光向自己看来,连忙解释道:

    “他们早就对老将军仰慕已久,故我顺便把他们带过来,让他们沾一沾老将军的虎威之气。”

    反正向朗也不在这里,而且他也给这些学生讲过课,借用一下向老夫子的名头,冯君侯也不怕。

    “哦?”

    一听是向朗的弟子,赵云果然就不禁多看了两眼。

    当注意到张远等人时,甚至还停留了身一下,这才有些惊异地看向冯永,“这些小郎君……你欲把他们放到军中?”

    多好的读书种子呢!

    这几年来,从汉中到平襄的人员物资,都要经过冀城。

    同时冀城与平襄之间经常要进行物资交割,赵云自然对南乡学堂出来的学生有所了解。

    别的不敢说,军中粮草官一职,他们肯定是胜任有余。

    更何况听冯永这口气,这一批可能还是这些年来最为优秀的学生。

    要是放到军中让他们去清算粮草,怕是太过浪费。

    “倒也不全是,目前也就确定了十来人要到军中任职。”

    “原来如此。”赵云对此倒是不好发表什么议论,“说是向夫子的弟子,只怕更是你的学生吧?”

    说着,他又转过头去,对着那群学生说道,“老夫都是黄土埋到脖子的人了,有甚好看?”

    “真要看,还是要看你们的山长,以后大汉,就要靠像冯刺史这等人物。”

    “两万大破十万曹贼,老夫这辈子可没过这等战绩。”

    看到赵云主动对着他们说话,学生们皆是一阵骚动。

    不过听到赵云竟是说出这样的话来,他们又是哄然而笑,同时脸上露出与有荣焉的神色。

    “既然你开了口,老夫又怎能不给这个面子?反正都督府里头够大,老夫今日就在府上摆个席,宴请读书种子。”

    赵云竟是大出意料地给冯永面子。

    这一回,别说是学生们,就连冯永都有些受宠若惊,“老将军,这个……只怕他们受不起……”

    “有什么受不起?天下名将和大汉凉州刺史的学生,难不成身份还不够吗?”

    赵云不容置疑地摆手,“就这么定了,走,先回府上再说!”

    果然,张远等人一听到赵云这么说,脸上皆是露出感动的神情。

    “哦,对了,都督府上可没好厨子,厨子和猪肉你得自己出。”

    赵云刚走了两步,突然想起一事,又特意吩咐道。

    这等不要脸的行为,赵老爷子做起来丝毫没有半点不好意思。

    “啊?好……吧!”

    冯永一时差点没转过弯来,“张远!”

    “在!”张远下意识地就大声应道,然后跑过来,行礼道:“山长有什么吩咐?”

    “你去东风快递的仓库那边,让他们派两个厨子过来,再送几头猪羊,就说我要在都督府上用膳。”

    “诺!”

    张远干脆利落地转身跑了。

    在陇右之战前,因为粮食的增产,再加上从南乡传出来的阉割育肥的技术,圈养猪豚之风就已经在大汉开始流行。

    待取下陇右,圈养之风更盛。

    毕竟冯君侯在陇右开始推行圈养牛羊。

    以前大汉也养猪,但那叫牧养。

    也就是像放羊一样,赶着猪去野外觅食。

    这样的猪,生长周期长不说,肉的味道也不说,身上还尽是瘦肉,很少肥肉。

    对于这个时代的人而言,肥肉可比瘦肉好吃多了。

    特别是现在大汉上层的富贵人家,红烧肉乃是宴席上的必备菜,肥而不腻,香甜美味。

    因为这道菜,除了要阉割育肥的猪肉外,还需要红糖。

    根本就不是一般人家所能消费得起的。

    冀城作为陇右第一大城,东风快递自然要在这里建有中转仓库,兴汉会也要派人在这里留守。

    有兴汉会的地方,养猪那是少不了的。

    都督府的确如老爷子所说的那样,占地极大。

    进入大门,就是一大片空阔的前庭,足以容纳数百人。

    赵云自然没有和学生们一起吃饭,能让他们进入都督府参观一番,又以他的名义请他们吃一顿饭,就足以让这些学生兴奋得不知南北。

    赵云站在房间的窗前,看着张远指挥着学生们自己摆好桌椅,又安排他们按次序坐好。

    最后再看到十来个从讲武堂出来的学生就连进食的时候都是坐得笔直,无人发出一点声音,突然对着冯永说道:“那个小郎君,至少可为校尉。”

    冯永嘿嘿一笑:“老爷子既然这么说了,那待收复凉州时,可得好好教一教他。”

    “嗯?”赵云回过头,“你打算派他跟我去凉州?”

    冯永点头,“不止是他,而是和他一起的十来个学生。”

    “皆是这一群弟子里最为出众的,想来定是你这些年费了不少心血培养出来的,你还真舍得?”

    赵云挑挑眉,“就不怕有个什么万一?”

    “战阵本就是凶险之地,谁能保证没有万一?”冯永淡淡地说道,“再说了,就是再凶险,有萧关那一战凶险么?”

    更别说街亭一战,我还不一样是亲临阵前?我都能上阵,他们如何上不得?”

    说到这时,冯永又是有些感慨地说道,“此番我回汉中,丞相与我谈起张长史病重去世时,就曾提起老将军的身体。”

    “丞相不止一次说起,这些年间,大汉军中,连丧阳群、马玉、阎芝、丁立、白寿、刘郃、邓铜等及曲长、屯将七十余人。”

    “至于突将、无前、武骑等更是有千余人,此皆先帝数十年所聚四方精锐,如今就连老将军都到了注意身体的时候。”

    “故现在大汉看起来是人才鼎盛,但军中校尉、军侯、曲长、屯将等,却是急需补充。”

    “再加上对曹贼的连接大胜,更是需要注意这个问题。”

    “故在我想来,若是这十来个南乡讲武堂出来的学生,若是能担起此任,倒也算是一桩好事。”

    将领重要吗?

    当然重要。

    但是对于现在的大汉来说,因为这些年来涌现出一大批优秀将领,已经不用太过担心这个问题。

    而与老一辈将领同一批的中下层精锐军官,正在渐渐老去死去,却是一个突出问题。

    冯永所领的军中,可以用强行推广识字和严格训练来解决这个问题。

    因为这样,可以以最快的速度挑出人才,同时又可以让军中有强大的组织性和纪律性。

    但这其中的投入,却非是一般军中所能承担。

    光是为了支撑起高强度训练的后勤伙食,一旦全国推广开来,就足以压垮汉魏吴三国任何一国的财政。

    肉食,油,米面,甚至糖类,那是一般人能经常吃得起的吗?

    要不然,大汉丞相这些年来,也不至于一直让冯永有自主的权力。

    仅仅是在军队规模有所限制,同时又巧妙地控制住冯永的后勤运输路线。

    赵云听到冯永所言,脸上的神情渐渐凝重:

    “此实乃是为国谋未来是也!”

    说着,他又是有些欣慰又是有些感叹,“没想到当年的少年郎,竟是已经成长如此。老夫就算是退下去,也能安心了。”

    “老将军,你还不能退啊,凉州还等着你去收复呢。”

    冯永连忙说道,“再说了,这南乡的讲武堂,还少一位德高望重的军中老将坐镇……”

    “好好,原来在这等着我呢!”

    赵云顿时大笑起来,指了指冯永,“果然还是当初的冯郎君!有你前面所说的话,老夫难道还有什么理由不答应吗?”

    冯永一听,喜翻了心,“老将军,那可就这么说定了!其实我也是为你好。”

    “以后啊,就算你不能亲自领兵上阵,但在那沙盘上教训一番那些后辈,总比闲在家里闷得慌强。”

    “再说了,这讲武堂以后规模大了,说不得也要来个什么实兵操练,到时候老将军真要手痒,也可以亲自上阵嘛……”

    “果然是巧言令色冯郎君,当真是把我都说得动心了。”

    赵云摇头,转身走到一个麻布蒙着的大桌子面前,一掀开麻布:

    “后头的事情后面再说,我现在就想在沙盘上与赫赫有名的冯将军较量一番,你过来!”

    冯永过去仅仅是扫了一眼沙盘,就看出这是萧关的地形。

    萧关之战后,校场府军中不知复盘了多少次,甚至连屯长都有参加。

    冯永早就把这个地图记得熟得不能再熟了。

    只见赵云拿起长鞭,走到代表曹魏的那一边:“来,我来当一回曹真,你再按当初你出兵萧关那时再走一遍。”

    兵分两路出萧关,一路顺着大道和泾水南下,以最快的速度破乌氏城。

    然后再在泾阳城下引蛇出动,调动魏军,故布迷阵。

    那一边的赵云眉头紧皱,有些举棋不定。

    因为这根本就是一个死结。

    关姬这一路,完全掌握着主动权,如何破城,何时破城,全在一念之间。

    冯永这一路,又全是骑兵,而且至少是一人双骑。

    两路军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一正一奇,而是随时可以虚实交替。

    除非夏侯霸能守住月氏城,同时胡遵再回军守住临泾,配合从长安而至的鲜于辅助,顶住关姬的压力。

    否则不管如何,曹真还是得转头北上。

    “曹真的布置没有问题。”

    赵云在听冯永讲完之后,摇了摇头,扔到长鞭,看起来也没有什么好办法,“这是个死局。”

    “就算是换了老夫,亦是要在萧关下边展开大军,一来可以以逸待劳,二来还可以多出几日攻城。”

    冯永善领军奔袭,不管是夺陇关,还是战街亭,亦或者定金城,皆证明了这一点。

    曹真不可能不知道,所以与其放弃自己的兵力优势,在无法展开十万大军的泾水河谷与冯永决战。

    倒不如选个开阔地逼冯永自己前来。

    这是个一举三得的决策。

    “只是没有想到啊……”

    赵云看了一眼冯永,眼神有些复杂,甚至在心里有些可怜起曹大司马。

    老爷子这个眼神冯君侯看懂了:没想到对手是个挂逼……

    而且还是开了个三国群英传里高级兵种对初级兵种的挂……

    开挂的冯君侯有些不好意思地咳了一声:“老将军,我们还是谈谈凉州的事吧,老将军计划何时进入凉州?”

    “不急。”赵云浑不在意地说道,“你在那边的布置怎么样了?”

    “嗯,现在徐邈根本不相信凉州的世家豪族,守住大斗拔谷另一头的是胡骑。”

    “那些胡骑的头人,我正好认识……”

    赵云又是幽幽地看了一眼冯永。

    冯君侯又看懂了:深谋远虑阴鬼王?( 蜀汉之庄稼汉 http://www.ranwenw.com/9_9806/ 移动版阅读wap.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