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长宁帝军 > 正文 第一千二百一十六章 我是天命
    辽杀狼的手在桌子上重重的拍落,一下一下,听起来那声音就很愤怒,看起来那表情也很愤怒,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他没那么愤怒,应该是入戏不深吧。

    “你们这是把我逼上了绝路,你们有没有想过我会成为千古罪人!”

    他声嘶力竭的喊了一声,然后用特别愤怒的眼神扫过下边跪着的人。

    歌云达立刻说道:“卑职深知大将军绝没有这样的心思,一心为帝国操劳,可是大将军,帝国如大厦将倾,如大堤将溃,如大山将崩,此时还能救帝国的只能是大将军你,还请大将军委屈自己,为帝国着想,为百姓着想,也为我们这些心甘情愿追随大将军的人着想。”

    蒲落千手侧头看了看歌云达,心说这个王八蛋为什么词比我说的还顺,我特么可是昨天夜里对过词的。

    但是既然戏到了这,蒲落千手自然不能落于人后,他觉得自己必须用一种比歌云达更激烈的状态表现出来他的心愿和挚诚,于是突然就站起来大声说道:“若大将军不想背负骂名,不愿救帝国与水深火热,卑职也就不必送到心奉月那边去了,与其让他折磨我,羞辱我,还不如我一头撞死。”

    喊完了之后他立刻往前猛跑几步,朝着辽杀狼的桌角就撞了过去。

    辽杀狼一看这架势,心中大喜,但不能不管,连忙过去拦住蒲落千手:“将军何必如此呢?你深知我的为人,当年大将军苏盖多次想把大将军之位让给我,还在先皇陛下面前数次提及,都被我婉言谢绝,就算是大将军我都不敢贸然接受,更何况是你们说的帝位。”

    蒲落千手心说这会儿我应该是要痛哭流涕了才对,可却是不好哭出来,只好一脸悲戚的看着辽杀狼,眼神里的意思是大将军你要是再不答应的话,我这戏不好继续下去了。

    “大将军!”

    另外一位将军铁颜也站了起来:“大将军不答应,我也不活了。”

    说完朝着桌子也撞了过来,辽杀狼连忙要去拦他,蒲落千手恰好正在拉着他的胳膊摇晃着喊:“大将军,为了黎民百姓,为了天下苍生你就答应了吧!”

    他这一摇倒是好,原本辽杀狼要去拦一下铁颜,铁颜当然也觉得辽杀狼一定会拦他,可是蒲落千手把辽杀狼给拉开了,于是铁颜一脑袋撞在桌角上,那叫一个准,正好在两眉之间,辽杀狼的那桌子沉重,他撞的又用力,没多久脑门上就起来一个包,人都晕乎乎的。

    辽杀狼一看这架势,连忙挣脱开蒲落千手,跑过去一把将铁颜扶起来:“你这又是,唉你这是何必如此呢?你们何必如此逼我呢?你们如此伤害自己,我怎么能坐视不理,罢了罢了罢了,我就答应了你们!”

    蒲落千手连忙跪下来:“汗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他这一个喊出来,大帐里跪着的那些人全都跟着喊了处来,场面一时之间有些不好控制了,歌云达跪在那高呼万岁,彬叶不甘落后,扯着嗓子喊,两个人就跟较劲似的,谁也不想自己喊万岁的声音被对方压过去,唯独是青树虽然跪在那,可却一脸的悲戚。

    青树很清楚,从这一刻开始,黑武帝国再也不是一个完整的强大的帝国了,作为黑武军中年轻人的佼佼者,虽然被宁军北伐击败让他觉得很耻辱,但是黑武帝国依然有着庞大的疆域,依然有着深厚的底蕴,他坚信只要黑武休养生息一些年,依然能和宁国争雄。

    哪怕心奉月确实破坏了帝国的平衡,让皇权变得没有了那么大的统治力,可现在这种局面之下,心奉月就是那个能稳定黑武帝国的人,而非辽杀狼。

    他之所以跪下来,是因为他知道自己的态度已经没有任何意义,更何况往好的方面去想,如果辽杀狼真的能一统黑武剿灭剑门,对于黑武帝国来说无异于破而后立,那时候的黑武虽然虚弱,虽然狼狈,但只要好好治理,在将来还是有能与宁国并肩之希望。

    所以他跪了,他在那个瞬间甚至想到了,自己好好辅佐辽杀狼吧,尽快结束黑武的内乱,剑门一灭,黑武重归皇权统治,也好,也罢。

    可是在看到辽杀狼最后那一刻不加掩饰的欣喜,他越来越愤怒越来越伤感,辽杀狼只是想做皇帝,他其实根本就没有想好怎么改变这个国家。

    “青树!”

    就在这时候歌云达忽然喊了一声:“我注意你好一会儿了,所有人都因为大将军同意了我们的请求而欣喜若狂,只有你一脸的悲愤,你现在的样子足以说明,就算你不是宁人的奸细你也是心奉月派来的!”

    彬叶立刻直起身子:“你放屁!”

    青树看了歌云达一眼,长长的吐出一口气,然后跪拜下去:“汗皇万岁!”

    歌云达张了张嘴:“你这敷衍的态度!”

    “够了!”

    辽杀狼很开心,所以不打算看手下人继续吵架,他大声吩咐道:“立刻去找医官来为铁颜将军治疗伤势,另外,传令各军,严加戒备,稍后我会有军令下达,既然你们将希望寄托在我身上,我就有责任带着你们重振黑武。”

    “是!”

    所有人全都站了起来,行军礼后转身离开。

    青树缓缓的起身,他没有说什么,也没有做什么,只是机械般的转身往外走,看起来失魂落魄。

    “小人!”

    歌云达朝着青树的背后啐了一口。

    彬叶大怒,上去就要动手手臂却被青树一把拉住,青树回头看了彬叶一眼:“不要闹了,我们回去吧,还有大战要应对。”

    “好。”

    彬叶答应了一声,然后狠狠的瞪了歌云达一眼。

    等人都走了之后,辽杀狼把铁颜扶起来:“你看你还来真的,这要是撞坏了自己可怎么行,我现在身边能用能信的可就你们两个,谁伤了我都心疼。”

    铁颜偷偷瞪了蒲落千手一眼,蒲落千手则一脸没事人似的站在那,看到铁颜瞪他,他扭头看向别的地方。

    辽杀狼把铁颜扶起来之后说道:“现在有几件事必须尽快去做,事情看似顺利,但哪有那么简单,军中会有不少人不服气,只是不敢说而已,蒲落千手,你吩咐下去,让歌云达和彬叶各带五千人来回巡视,不可松懈,今夜之内不准任何人离开大营,除了他们两个的队伍和当值的队伍之外,所有士兵不准离开帐篷,违令者斩,另外再让青树带三千游骑在营外探查戒备。”

    “青树?”

    蒲落千手道:“这个人,可信吗?”

    “可信。”

    辽杀狼笑道:“别看他表现的有些不满意,但这个年轻人不管是自身的实力还是对帝国的忠诚都比歌云达和彬叶要高,歌云达和彬叶那两个家伙咋咋呼呼的,但你们应该记住,容易跪下的人才不可真的信。”

    他本是一句无心之言,可是也不知道为什么,铁颜和蒲落千手两个人心里都有了几分不舒服容易跪下的人不可真的信?

    他们两个是不是都算容易跪下的人?

    辽杀狼因为太兴奋所以没有注意到两个人眼神里一闪即逝的东西,他起身,一边来回踱步一边说道:“现在还有两件事是必须要做的,第一立刻派人去宁军那边联络,找叶云散和武新宇,就说我在部下的拥戴下已经决定向心奉月开战,并且部下还为我准备了皇袍以示决心。”

    “是!”

    蒲落千手应了一声:“我立刻安排人去宁军大营那边,争取尽快见到武新宇和叶云散。”

    辽杀狼点了点头:“另外一件事,派人去心奉月那边告诉他,如果他愿意为我加冕,我依然承认他黑武国师的地位,但是必须削减剑门的人在朝中的权限,他愿意承认我的皇帝地位,我就愿意维护他的国师地位,派去的人跟他说清楚,我这样做也是为了黑武帝国着想,他不要再指望阔可敌沁色了,从那个女人为孟长安生下孩子开始,她就不可能再真真正正纯纯粹粹的为黑武帝国考虑。”

    铁颜一怔,有些为难的说道:“国师那边应该是不会答应的吧。”

    “你派人告诉他,如果他不答应的话,我会立刻率军攻打他的后方,而在我进攻的同时,宁军也会对他发起进攻,心奉月未必会真的怕我,但他会担心被宁军困死在这,宁军的援兵最多再有一天就到了,他没得选。”

    辽杀狼嘴角一勾:“况且,我就是想把他勾到此地来的,他来了,大事也就算成了七七八八,我才不会真的去和宁人合作,我既然要做汗皇,就不能让人抓住把柄,和宁人合作杀死本国国师这种事,传出去让我名誉受损”

    他缓步走到大帐门口,看着外边的夜色说道:“先去做我交代你们做的事,分别派人通知宁人和心奉月,等人都派出去之后,我会让你们知道我的真实想法我答应过你们,不会让你们跟着我冒险,我们的目标是心奉月,而不是送死。”

    他深呼吸,然后张开双臂:“有一件事我自己也很确定,此时的黑武,没有一个人比我更适合做汗皇,没有一个人,能比我更好的让黑武迅速重振,我是天命。”( 长宁帝军 http://www.ranwenw.com/9_9577/ 移动版阅读wap.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