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东晋北府一丘八 > 正文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 两帅相争百姓苦
    刘裕点了点头:“也许有朝一日,可以收为我们所用。现在山阴城收复了,八郡又回到了朝廷手中,想必今天的联合军议上,琰帅和刘大帅,会有一番争执吧,希望他们个人的意气,不要影响平叛的大局,毕竟,妖贼主力尚在啊。”

    说到这里,刘裕的目光落到了城外的营地那里,一队北府军的将士,正押解着几百名女俘进营,每个女子的手都被绳索束缚着,几人一组串成一串,被一个军士用一根缠在手上的绳子所牵,哭哭啼啼,如同被人牵引着的绵羊一般,而那些军士们左手牵着这些女俘,右手则拎着鼓鼓囊囊的包裹,或扛或背,而他们手持的长槊而是搭在肩头,上面插着几个到数个不等的血淋淋的首级,走在前方的军士们,敲锣打鼓,高唱得胜归。

    刘裕的嘴角勾了勾:“看来诸葛兄弟们出去剿贼的人马,也回来了,只是不知道这一回,又有多少无辜百姓遭了殃。看那些女子,都柔弱得很,绝不象那些天师道的妖妇,我听说那些女人,为了追随孙恩,居然可以把自己的孩子扔进水里,说什么孩儿先登天堂,为娘随后就到。听起来就让人不寒而栗啊。”

    刘穆之的神色凝重,点头道:“真信了天师道的那些人,已经不可理喻了,可以杀子吃人,战场上也是悍不畏死,这些天来我军虽然剿灭了不少贼军,包括这些个贼首也都授首于此,但是我们的损失也不小,光是各营的阵亡人数就超过三千了,也难怪其他兄弟们最近到处报复,打着扫荡残匪的名义,行掳掠杀戮之实啊。”

    刘裕的眼中闪过一丝愤怒:“我们是兵,不是贼,因为贼做的恶事,我们这些军人就得重复一遍?就算是报仇雪恨,也应该找妖贼们,而不是去杀良冒功。你看这些可怜的女人,哪个象是天师道的妖贼同党?而那些给取下首级的家伙,看起来更象是普通的百姓,也许就是这些女人的丈夫,父亲呢。”

    刘穆之叹了口气:“我们来这里是客军,不会长留的,打仗死了不少兄弟,剩下的要发泄一下也无可厚非,寄奴,这次你不要再象上次那样,给自己惹麻烦了,而且谢琰所部,杀得抢的更凶,现在吴地各州郡,几乎都是空城,连逃难在外的百姓都不敢回来,还不是拜这两位大帅,还有手下的骄兵悍将们所赐?!现在大家都杀红了眼抢晕了头,你要让他们这时候收手,是犯众怒的事啊。”

    刘裕咬了咬牙:“我还是那句话,有的事情,必须去做,这是身为一个军人,身为一个人的良知,不管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我都无怨无悔。”

    他说着,转身就向着山阴城门走去,刘穆之默默地看着他的背影,轻轻地摇了摇头,喃喃自语道:“看来,我也得提前准备行装跟你一起上路了。”

    山阴,刺史府,谢琰独坐上首的大座,面前摆着会稽内史的大印,而刘牢之则一脸阴沉,坐在左首第一位的位置,在他的一侧,站着北府军的十余名各营主将,而刘毅,何无忌等新生代的将校,则站立于各营主将之后,与之相对的,则是谢琰一侧的二十余名宿卫军的将校,人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喜悦与兴奋之色,每进来一个人,都会互相寒暄一番,然后打听起最近的“战果”与收获了。

    刘裕缓步而入,嘈杂的大殿里,顿时陷入了一阵安静,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刘裕身上,神色各异,却是没有一个人发出半句话,刘牢之冷冷地看着刘裕走上前来,看着他对着谢琰和自已分别行了个军礼,这才沉声道:“刘参军,你的伤这么快就好了吗?”

    刘裕微微一笑:“托卫将军和刘大帅的福,一点皮肉轻伤,已经不碍事了,今天的军议,非常重要,所以卑职一定要来参加。”

    谢琰笑道:“寄奴,你再次一战惊天下,现在连建康城的大街小巷都在传讼你独驱数千人的壮举,听说,连陛下听到此事,都哈哈大笑,还多吃了一碗饭呢,朝中诸公已经在议论该给你什么样的奖赏,你有什么要求,今天尽可以提。”

    刘牢之的脸上闪过一丝不快之色,干咳了一声:“琰帅,寄奴现在毕竟还是北府军的人,是我的部下,有关赏赐,应该一视同仁,这次立功的也不止他一人,我觉得,还是等这仗打完,再统一地论功行赏比较好,单独因为一战而赏赐一人,军中会有非议的。”

    谢琰的脸一沉:“刘镇军,本帅还没有兴趣去挖你的手下,寄奴原来也不归在你的手下,而是冠军将军孙无终的司马,只是临时借调你处而已,如果你觉得管理不便,本帅可以上奏朝廷,请寄奴归建原部队,这样自然不会让你的手下因为这赏赐而眼红了,如何?”

    刘牢之咬了咬牙:“琰帅,寄奴的事情暂且不提如何?今天是两军联席的第一次会议,有很多重要的事要商量呢。”

    谢琰满意地点了点头:“很好,难得刘镇军还记得今天的主题,那不知你部的回归准备,做得如何了?”

    刘裕悄悄地站回了自己的位置,一边的何无忌低声道:“寄奴,今天的气氛不太对劲,两位大帅看起来要大吵一架了,你千万别火上浇油。”

    刘裕微微一笑,低声道:“听说攻打山阴城的时候,几乎两军火并起来,最后还是琰帅抢先一步占了内史府,夺取了这大印,这才名正言顺地把刘大帅挤出城,到城外扎营,此事可当真?”

    一边的檀凭之低声道:“千真万确,当时可真的是剑拔弩张了,若不是希乐圆滑,服了软退了兵,只怕真要流血火并了,可因为这个,大帅现在还不理会希乐呢!”

    刘毅冷冷地说道:“所以大帅这些天要我们四处在会稽郡内清扫残敌,就是要出这口鸟气,可不,这下琰帅不高兴了,要赶我们走呢!”( 东晋北府一丘八 http://www.ranwenw.com/5_5913/ 移动版阅读wap.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