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东晋北府一丘八 > 正文 第一千七百七十四章 孙大教主不羞走
    刘穆之的脸色微微一变:“你的意思是?”

    刘裕笑着撑起了身:“我想,恐怕两军主帅的联帐军议,就要开始了吧。”

    会稽郡治,山阴。

    原来的刺史府大堂之上,孙恩一身浅黄色的蟒袍,满面春风,坐在上首,两侧坐着十余名吴地土豪,这会儿也个个将袍大铠,威风凛凛,沈穆夫坐在左侧第一个,一脸的谄笑:“教主,咱们什么时候起兵进建康啊?”

    孙恩哈哈一笑,摆了摆手:“孤早就说过嘛,要跟各位朝服进京,去取那荣华富贵,只等前方的捷报一到,就一起上路吧。”

    右首坐着的一人,是一个身高九尺的巨汉,看起来比起周围的一堆土豪们,足足要大了一圈,甚至因为他这巨大的体形,把右侧的七八员大将也都挡住了,即使是徐道覆这样的大块头,在此人面前,也会相形见绌。此人正是天师道的总护法,大帅姚盛,乃是孙泰时总坛的第一高手,上次孙泰被设计诱杀,连同自己的五个儿子一起斩首,但这姚盛却靠着一身武艺,硬是杀出一条血路,逃出生天,孙恩起兵之后,他更是从隐藏的秘密分坛杀出,带着手下的死党,攻下了吴郡,差点击杀吴国内史桓谦,也正是因为其超人的地位和过人战功,才能力压一众吴地豪强,坐在右首第一,成为仅次于沈穆夫的大将。

    姚盛的眉头一直锁着,沉声道:“教主,只怕我们不可大意啊,这回是北府两大名将,谢琰和刘牢之联手领兵出击,兵力近十万之众,都是晋朝的精兵锐士,与之前州郡兵那些乌合之众,远不能相提并论,我们还得做好打算才行。”

    孙恩的嘴角勾了勾:“谢琰心高气傲,身为世家子弟一向看不起刘牢之,两军虽然势众,但貌合神离,并不能形成合力,孤并不是太担心,即使一时不能上京面圣,清君侧除奸贼,但割据这吴越之地,当个越王勾践,也未尝不可嘛。”

    说到这里,大将许允之睁大了眼睛:“原来教主穿这身王爷所穿的蟒袍,就是想在这里自立为王啊。”

    孙恩满意地点了点头:“这吴地,才是我们的根本,神教在这里经营百年,跟吴地百姓早就是密不可分,这次起兵,也不是我们要夺权篡位,实在是因为那些高门世家欺人太甚,鱼肉吴地百姓,天师这才降下法旨,要我等兴兵除暴,现在敌军势大,我等需要做好长期奋战的准备,谢琰和刘牢之不可能在吴地久留,因为昌道内战已经暴发,荆州的桓玄,殷仲堪,杨佺期等人随时都会东进,只要我们能挡住官军一时,那他们就只有撤兵,到时候我等再上书历数司马道子一党的罪状,请皇帝下旨将之治罪,这吴地,就会永远成为我们天师道的乐土,再也不会被那些凡夫俗子们所染指。我们起兵所要的人间天国,终将实现!”

    所有的土豪们都激动不已,齐声道:“教主神威,人间天国,教主神威,人间天国!”

    一声拖长了的“报”声,从郡守府外传来,一个失魂落魄的传令兵,以百米冲刺的速度,直接闯入,几个守门的弟子抽出兵器,拦住了来人,厉声道:“没看到教主正在议事吗?活得不耐烦了?”

    孙恩在大堂上摆了摆手:“让来使进来,他好像是有军情要报。”

    这个满头大汗的信使冲到了殿下,单膝下跪,急道:“前方军报,二教主和三教主率三千精锐弟子,在吴兴郡的乌庄伏击官军未果,被刘裕一人杀退,损失千余教众,现在二教主和三教主已经退回上虞,官军谢琰所部一路追击,我军各地守军溃不成军,还请大教主示下,如何应对!”

    孙恩一下子跳了起来,讶道:“你说什么?三千精锐,给刘裕一个人打退?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呢?!”

    那传令兵抬起头,哭丧着脸:“前方军报就是如此,是二教主亲自鸿雁传书,还请大教主过目!”

    孙恩上前一把抢过了那传令兵双手捧过头顶的塘报,随着他的目光扫过这张塘报上的每个字,他的脸上肌肉都在跳动着,显然,刘裕独驱数千人的壮举,把他也给震慑到了,这个一向嚣张不可一世的天师道教主,脸色变得惨白,手也微微地发起抖来。

    当孙恩转回过身的时候,所有人都眼巴巴地看着他,他勉强挤出了一丝笑容:“孤不羞走!”

    十天之后,山阴城外,晋军大营。

    刘裕一身戎装,左肩那里高高耸起,那是因为缠了厚厚的绷带所致,不过他的气色很好,比起前几天卧床时那满脸的惨白之色,已经恢复了八九成,这会儿的他,站在一座高高的哨楼之上,看着山阴城头上,那高悬着的十几个小木笼,每个木笼里,都盛着一个血肉模糊的脑袋,许允之,丘汪,周盛等土豪头子的脑袋,都在其中,为首一个,赫然正是沈穆夫,那恐惧与不甘之色,仍然定格在他的脸上,成为死前最后的心理反映。

    刘裕轻轻地叹了口气:“可惜了,太可惜了,洛阳的时候,还是可以并肩作战的同袍,想不到现在,背着个反贼之名,身死家破,这又是何必呢??”

    刘穆之站在刘裕的身边,微微一笑:“孙恩倒是跑了,但这些个土豪舍不得自己的家业,没跟着孙大教主一起出海避难,而是企图在山里潜伏,可是带着几千上万的部众,又舍不得那些金银财宝和妇女,最后也只落得个给各个击破的下场。我们的大帅那些如狼似虎的手下,最擅长的就是这种事,解决这些个土豪的坞堡,连一天的功夫都不用。”

    刘裕勾了勾嘴角:“沈穆夫的那五个儿子可是个个骁勇过人,上次我就印象深刻,这回是一并杀了吗?”

    刘穆之摇了摇头:“没有,那五个小子逃掉了,还杀伤了我们不少人,无忌正带着手下到处搜捕呢。”( 东晋北府一丘八 http://www.ranwenw.com/5_5913/ 移动版阅读wap.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