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一品道门 > 正文 第一千六百六十一章 好男风的李承乾与众女鬼
    且说李承乾一头扎入了寺庙内,入目处便是那参天槐树,在槐树周边四季如春,好一处世外桃源所在。

    不远处,道信听了那侍卫的话,忽然心中‘咯噔’一下,一股不妙的预感自心中升起,眼中露出了一抹难看之色。

    心血来潮,元神()感应,此时道信已经察觉到了不妙,立即向李承乾追了进去。

    “不对劲,这寺庙有些不对劲,怎么会来到了兰若寺!”瞧着眼前的兰若寺,道信忽然心中一颤,在兰若寺内有太多的故事,而且每一个故事都牵扯到了涿郡的那位,每一个故事都是禁忌。

    看着眼前的兰若寺,一股冥冥中猛烈的直觉在其心中升起,不断的催促着道信离开。

    但是李承乾因为自己的插手,趁机躲入了兰若寺,若自己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只怕日后会有更大麻烦。

    不是一般的大麻烦!

    所有能和张百仁牵扯到关系的事情,都没有小事情。

    但是既然已经到了兰若寺大门前,若叫李承乾一个人进入兰若寺,出现什么意外道信也承担不起。

    没得选择,道信只能硬着头皮走入了兰若寺。

    兰若寺内

    道信才迈步走入,然后脚步便顿住。

    “好个兰若寺,居然被阵法遮掩了,之前在远处居然没有发现这兰若寺的异常”道信一眼便看到了那十丈高的大树,如此高大的树木按理说在十里外便可看到,但偏偏道信却没有看到。

    那定然是这寺庙施展了障眼法!

    再将法眼扫向了槐树下的坟头,一方隐匿墓碑在悄然耸立,惊天动地的杀机护持着坟墓,笼罩整个兰若寺。

    “这是大都督的手段”道信不敢在兰若寺内轻举妄动,看了一眼兰若寺已经老旧不堪的宫阙,缓步走上前喊一声:“太子,你在哪里?快出来吧。”

    那侍卫此时亦一瘸一拐的闯入了兰若寺,只是这兰若寺中杀机遍布,二人都绝非寻常之辈,自然清楚其中的风险,不敢乱闯。

    “兰若寺只有这一个大门,太子不通武艺,想要离开此地,唯有从大门离开,只要你我守住大门,不怕太子逃走!”侍卫气喘吁吁的坐在地上:“只要太子饿了,自然就会走出来。”

    道信闻言无奈,只能坐在侍卫身边,眼中满是无奈之色,恨不得给自己一个嘴巴,你说你没事多事干嘛!

    “此事世尊必然已经在算计之中,世尊这次贬我下山明显是有算计在身,此事我还需早做准备!”道信是个心思通透的人物:“顺水推舟,我要做的便是顺水推舟。”

    若世尊在这里,肯定要被气哭了,他将道信贬下山,只是为了某些算计而已,为了某些交代,可绝对没有蹚浑水的意思。

    而且将道信贬下山,也不是世尊的本意,而是来自于朝廷的压力。

    “从今以后,你便叫聂小倩,专门为老爷我吸取男人的阳气助我修炼!”黑山老妖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聂小倩,手中鞭子散发出烤灼灵魂的力量:“你听懂我说的话了吗?”

    聂隐娘闻言哭哭啼啼,梨花带雨的点点头,叫人心中好不怜爱。

    见此,黑山老妖点点头,然后方才转身看向远方的天空,手中点点杀机在酝酿:“那寺庙中来了一个男子,你便夺取了他的元阳,叫老爷我看看你的真心。”

    黑山老妖眼中满是凶狠戾气。

    聂隐娘闻言无奈,只能委屈的点了点头,然后告辞离去。

    天黑了

    阴风卷起,兰若寺内多了森森鬼气。

    “不能在等下去了,若是太子在寺庙中遭受意外”侍卫瞧着空中重重鬼影,眼中露出了一抹焦急之色。

    “这里有大都督布下的禁制,你若不怕死,就尽管乱闯!李承乾有大都督血脉,自然是不怕这个,但你若胆敢踏上那禁制,只怕是万劫不复的下场”道信叹了一口气。

    “可太子不通武道,不修法力,如今兰若寺内鬼气森森,若是出现意外……”侍卫急了。

    道信默然,只是闭着眼睛,口中念诵佛经。

    麻烦大了!

    道信已经察觉到了这就是一个局,可世尊叫自己入局,究竟是为了什么?

    不论从哪里看,这一局都不是那么好搀和的。

    “张百仁!哈哈哈,还真是意外之喜,若叫李承乾死在这里,方才能报我当年法体被毁之仇”瞧着聂小倩远去的目光,黑山老妖眼中杀机流转。

    李承乾是一个意外!一个大局之外的意外。

    一个出乎了春归君与北邙山君王的意外。

    世尊有自己的算盘,派遣道信下山想要勾引北邙山动手,然后光明正大的杀入北邙山,给北邙山重创,彻底的将北邙山收入麾下。

    可以说道信就是一枚棋子!

    而眼下的事情,绝对是出乎了世尊的预料,剧本绝对不该这么演。

    北邙山与佛门是你算计我,我算计你,双方勾心斗角。

    可惜,这次世尊漏算了一筹,不曾想张百仁居然阳神()进入太阳星,世尊亲身涉险进入张百仁肉身内夺取中州祖脉。

    中州祖脉的诱惑太大,那可是中土几千年的累积,这般底蕴若能吞噬,世尊有十足把握可以成仙。

    很显然,世尊动心了,心中已经起了贪念。

    佛门虽然讲究看穿七情六欲,破除欲望,但修行为了什么?

    修行本身就为了成仙,亦或者说成仙就是欲望、执念,自从踏上修行之路的那一刻,便已经入了心中的障碍。

    世尊若坐镇嵩山,凭借其修为,自然不会给北邙山可乘之机。可惜偏偏世尊动了不该动的无名欲望,这就是天数!这就是劫数!

    天意如刀,谁能改之?

    “你们也去,务必叫那小子的三魂七魄尽数丧尽!”黑山老妖周身无数女鬼瞬间尖叫着飞出,向兰若寺的后院而去。

    兰若寺后院

    一堆干柴熊熊燃烧,好在兰若寺荒废几十年,房梁、门窗饱经风吹雨打,最适合引柴不过。

    可惜,一路逃亡,米水未尽,李承乾已经饥肠辘辘,腹中雷鸣不断。

    “这位公子,为何一人孤身在此?”却见一袭白衣的女子手中捧着食盒走进来,香气霎时间传遍整个寺庙。

    “咕噜”

    李承乾咽了一口口水,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那食盒,却不动声色道:“姑娘是何人家,为何深夜在此破庙中?”

    李承乾也不是傻子,体内太阳真火蓄势待发。

    “公子不知,奴婢随着家人路过此地,在寺庙中暂借一宿,之前见到此地火光点燃,奴家闲着无聊路过此地,恰恰小女子武道修为有些根底,听到庙宇内‘雷声滚滚’,所以特意取了一些吃食!”聂隐娘不紧不慢道。

    李承乾闻言凝神()细听,果然听到了一阵脚步声传来,然后一群莺莺燕燕跑了过来:“小倩,你居然在这里!”

    “居然抛弃咱们姐妹在此独会情郎……”

    “就是!就是!”

    “这回可真是被咱们抓了个现行!”

    一群莺莺燕燕闯入庙宇,顿时使得整个庙宇多了人气,李承乾肉眼凡胎,也放松了心中的警惕。

    “既然如此,那就多谢姑娘了!”李承乾对着聂隐娘恭敬一礼。

    聂隐娘笑了笑,看着身边的姐妹,笑容有些难看,将食盒摆开,里面精美的米饭、红烧肉,叫李承乾眼睛都绿了,顿时大快朵颐。

    “公子,此地非久留之地,若无事还是尽早离去的好”聂隐娘不动声色道。

    “姑娘来时可曾见到门外那凶神()恶煞的武士?有人要抓我,小生也无能为力,只能躲在寺庙中苟延残喘”李承乾无奈的摇了摇头。

    “我倒是知道这寺庙中有一个后门,稍后公主吃饱了……”

    “公子吃饱了,还要陪我们姐妹玩耍,和我们姐妹捉迷藏!”一边女鬼打断了聂小倩的话。

    李承乾狼吞虎咽,一众女鬼殷切的为其服侍,待到酒菜一空,李承乾酒足饭饱之后,方才满意的依靠在稻草上,眼中露出了一抹满足。

    “这位公子,长夜漫漫,咱们不如玩一个游戏如何?”一众女子雪白的胸抹不断在李承乾眼前晃悠。

    李承乾好男风,不喜女色,见此不为所动:“诸位姑娘,咱们男女有别,还是莫要……。”

    “你这呆子,叫你陪我们姐妹做游戏你还推三阻四,真是不识好歹!亏我们姐妹为你准备了酒菜!”一女鬼顿时翻脸呵斥了一声。

    其余女鬼扮作白脸,连忙上去劝架:“姐姐,莫要生气了!”

    转身对着李承乾道:“李公子,长夜漫漫你就陪我们姐妹玩一会如何?”

    “李公子,求你了……”

    “是啊李公子,我们姐妹好生的寂寞。”

    一众女鬼缠上来,抱住了李承乾的胳膊死缠烂打,不断厮磨。

    可惜了,李承乾喜好男风,众人注定了要失望。

    不过吃了人家酒水,若就这般拒绝,好像是过意不去。

    “罢!罢!罢!那本公子就陪你们姐妹玩一会!咱们就玩一会!”李承乾无奈的道了一声。

    ps:还“风君子浩然”的盟主更。( 一品道门 http://www.ranwenw.com/5_5724/ 移动版阅读wap.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