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一品道门 > 正文 第一千四百八十九章 李承乾之劫
    瞧着张百仁扶袖远去的背影,袁天罡摇头晃脑,口中啧啧有声:“恼羞成怒了!恼羞成怒了!”

    宝宝心里苦,但宝宝不能说。

    张百仁能说自己洗炼魂魄,虽然说质量提升上来,但数量却下降了,一身本事如今处于最低谷之时吗?

    现在的张百仁是能争吵,尽量不动手。一旦露底,被各家宗门看出自己的虚弱,到时候麻烦可就大了,说不得引火烧身,纯阳道观没灭亡,一把火却先将自己个点了。

    张百仁背负双手,一双眼睛看向纯阳道观方向,眼中露出一抹凝重。

    纯阳道观的老祖去转世投胎,大罗这等已经近乎于极致境界的强者,一身本事超乎常人想象,十年内必可回归。

    长安城

    长孙无垢寝宫

    纯阳道观的动作,天下各路强者自然有所感应,只见一道道气机自四面八方汇聚冲霄,各路强者纷纷向北方而去。

    “这或许是一个机会!”萧皇后猛然站起身,如今全天下的人都被涿郡气机吸引,对于自己来说或许是一个机会。

    随即长孙无垢脚步匆匆的向东宫而去,一路走来径直来到李承乾寝宫,却不曾感受到李承乾的气机,看向一边侍卫道:“太子何在?”

    “太子正在练习骑射!”侍卫恭敬道。

    长孙无垢摆摆手,示意侍卫退下,然后一个人向演武场走去。

    李纲正在教李承乾骑马,只是李承乾的身子实在是太胖了,笨拙而且不灵活,又不曾有武道的底子,如今李承乾才习武几个月,整日里又偷奸耍滑,易筋尚未开始,想要易骨更是遥遥无期。

    “太子!太子殿下,您小心一点!”一群人拥簇着李承乾,小心翼翼的将李承乾扶上马,然后低声道:“殿下,骑射乃君子六艺之一,这门功课是儒家必选……。”

    李纲在一边低声教导着李承乾。

    瞧着马背上面容稚嫩的李承乾,长孙无垢站在松树下,遥遥的看着场中众人许久无语。

    过了一会才低声道:“承乾体内有太阳神()火护体,但终究是血脉微弱,想要万劫不侵遥遥无期。莫要怪娘这个做母亲的心狠,这李唐江山本来就不该属于你,我绝不会叫那人的阴谋诡计得逞!”

    长孙无垢面色苍白,脸上血色全无,哆嗦着手指,眼中泪水滑落:“承乾,怪不得娘!只要你失去了太子之位,娘一定会叫你得享荣华富贵的。”

    说完话,只见长孙无垢指尖一道黑气流转而出,眼中露出了一抹迟疑、痛苦,随即狠心的咬着牙齿道:“怪不得娘了!怪不得娘了!”

    一道阴风卷起,天子龙气对于这阴风毫无反应,瞬间没入了马匹的头颅之内。

    “嵂~~~”

    马匹忽然惊慌失措的嘶鸣,猛然暴起将李承乾掀翻于马蹄下,只听得咔嚓一声,李承乾大腿呈现了诡异的扭曲。

    “啊~~~”

    一声惨叫,传遍了大内皇宫,没有人注意到一道黑气顺着马匹没入了李承乾大腿的伤口处。

    “太子!”

    众侍卫、将领俱都骇然失色,眼中满是惊惶,一道破空声响起,侯君集奔驰而出,一拳落在了马匹的额头上。

    血水喷溅,马匹瞬间毙命,化作了肉泥。

    群臣惶恐,李纲呆愣愣的站在那里,似乎被眼前这一幕惊呆了。

    “太子殿下!”一众侍卫急忙向李承乾扑去。

    “我的腿!我的腿!我的腿!”李承乾仰天哀嚎,说到底此时的李承乾不过一个孩子罢了,眼中满是痛苦之色。

    “怪不得我!怪不得我!”长孙无垢身形一转,脚步匆匆的离去。

    “快传御医!快传御医!”李纲回过神()来惊慌的喊了一声。

    皇宫沸腾

    天塌了

    太子的一只腿居然被马匹给踏断了!

    所有侍卫都休想好过,就算是李刚等人也要被降罪。

    在那一刻,似乎世界末日降临。

    不过好在这个世界上武道通天,筋骨破碎并不算什么大问题,只要有上好灵药,断肢重生都不是问题。

    孙思邈来了,看着不断哀嚎,眼中热泪滚滚的李承乾,目光扫过李承乾腿上的伤势,随即瞳孔猛然一缩。

    “砰!”李世民身前案几被掀翻在地,众侍卫、伴读跪倒在地瑟瑟发抖:“废物!废物!朕要尔等何用,连太子都看护不得,你等说朕要尔等何用!”

    听了李世民的话,众人额头触地,不敢辩驳。

    “李纲”李世民一双眼睛看向了下方的李纲:“你说,你对得起朕对你的期盼吗?”

    “臣有罪!”李纲低垂下脑袋,跪伏在地许久不语。

    “陛下!孙道长来了!”就在此时内侍脚步匆匆的走来。

    “速传!”李世民道。

    “承乾,你怎么样了?”长孙无垢眼眶红肿,面色苍白,仿佛泪人一般来到了李承乾寝宫。

    “母后!”李承乾失声痛哭,眼中满是泪水。

    瞧着李承乾血肉模糊的大腿,长孙皇后眼中怒火翻滚:“当日的先生、护卫何在?”

    “已经被陛下招入御书房训斥”有宦官走出来道。

    长孙无垢怒火滔天,手指颤颤巍巍的划过李承乾伤口处,一道无人察觉的法诀已经落在了李承乾腿上。

    “娘娘,孙思邈真人来了”侍卫道。

    “速传其进来”长孙无垢立即收手。

    却见面色凝重的孙思邈走入东宫,对着长孙无垢一礼后,坐在了李承乾床头,抚摸着李承乾伤口处,一张脸顿时阴沉了下来,眼中满是凝重。

    “孙道长,我儿如今如何了?”长孙无垢道。

    孙思邈眉头皱了皱,不知该如何开口,过了一会才道:“娘娘节哀,太子遭人算计,这只腿怕是废了。”

    “这不可能!道长莫非看错了?这大内深宫,何人能算计得了承乾?”长孙无垢眼中满是不敢置信:“我大内灵药无数,承乾不过是腿断了而已,洗毛伐髓便可,如何说节哀顺变?”

    “娘娘不知,区区腿断,只要有灵药再加上贫道的道法,老道有十分把握治好太子的伤势,但是……太子本身便有龙气加持破灭万法,使得道法的治疗大打折扣,更何况遭人暗算,伤口处残存着一种阴冷霸道的力量,源源不断的侵蚀着太子体内生命本源”说到这里,孙思邈低垂着脑袋道:“娘娘不知,这股力量端的霸道,若无法消除这股力量,只怕太子十年便要归西而去,就算有无数灵药供养,最多二十年寿数。”

    “这不可能!你莫要诓骗我!”长孙无垢惊得猛然站起身,眼中满是不敢置信。

    自己施展的法诀只是破坏其伤口,留下后遗症而已,怎么会吞噬承乾的生命?

    “如此邪恶霸道的法诀,老道还是第一次见到,太子的这条腿……怕是废了!”说完话袁天罡叹了一口气,开始出手为李承乾续接骨头。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这不可能的!”长孙无垢眼中满是不敢置信,随即快步走出东宫。

    长孙无垢离去,孙思邈开始施展法诀,随即眉头一皱:“封印?这股力量怎么有点熟悉?”

    随即瞳孔紧缩,没有人注意到,孙思邈眼中的那一股骇然之色。

    “砰!”李世民惊得猛然站起身,俯视着下方的孙思邈:“你说什么?孙道长,这等事情可开不得玩笑。”

    “老道也希望只是一个开玩笑”孙思邈叹了一口气道:“可这是真的,就算老道治好太子的腿病,只怕日后太子也会落下后遗症。”

    “何人出手算计朕!”李世民双拳紧握,眼中杀机流转:“查!一定要查的各水落石出。”

    孙思邈告退,李世民瞧着脚下众侍卫,猛然冷厉道:“全部推出去斩了!”

    “陛下饶命!陛下饶命啊!”

    众侍卫纷纷惊呼。

    但李世民却不理会众侍卫的哀求,而是看向了跪倒在地的侯君集与李纲:“你们说,朕该如何做?”

    “臣死罪!”侯君集艰难的咽了口口水。

    “砰!”

    大门猛然被推开,长孙无垢气势汹汹的回到自家寝宫,径直来到了密室内,瞧着那盘坐的人影:“这件事你要给本宫一个交代!”

    “娘娘想要什么交代?太子殿下不是废了吗?难道本座给娘娘的法诀不好吗?”黑影的嘴角带着一抹冷笑。

    “你可从没说过那法诀能要人性命”长孙无垢的眼睛都红了。

    “哈哈哈!哈哈哈!李承乾乃李唐太子,有龙气护体,想要暗算他谈何容易?唯有借助太子的生命力,才能对抗龙气,不然单凭道法如何对抗龙气的磨灭?”黑影冷然一笑,眼中满是嘲弄。

    “你找死!”长孙无垢的眼中满是杀机:“如何破解那法诀?”

    “你后悔了?哈哈哈……你后悔了!可惜这世上没有后悔药可以买,这法诀既然施展,便不可破解,这可是无常的力量,生死轮回生生不息,除非李承乾死了,不然这法诀永不停止!”黑影仰天狂笑:“哈哈哈,一旦施展,便由不得你了!”

    ps:感谢“骚年66的”同学打赏,加五更哈。( 一品道门 http://www.ranwenw.com/5_5724/ 移动版阅读wap.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