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一品道门 > 正文 第一千七百二十五章 长孙之死
    “自从上古先秦之后,天地间再无先天神()祗,据说最后的先天神()祗都被无生道人给斩尽杀绝,不曾想世间居然还有先天神()祗在世!”一道古老的气机自大地深处觉醒,扫过压制洪水的水神(),眼中露出了一抹诧异。

    听闻水魔兽的话,张百仁一双眼睛看向远方涿郡,过了一会才收回目光:“水魔兽,本座如今不想大动干戈,杀你难如登天,女娲娘娘尚且杀不得你,我也不想白费力,你且退回深海,今日之事到此为止。”

    “笑话!”水魔兽摇了摇头:“老祖我乃上古魔兽,岂能不战而退?你虽然有水神()助阵,但此水神()尚且在幼年时期,想要与我争锋却是不够格!”

    “我这具分身尚在幼年,老祖你岂不也是一朝回到初始形态,神()通法力不知还剩下多少?”张百仁眼中露出了一抹嘲弄。

    先天神()祗、先天神()兽生而便具有大神()通大法力,有无穷伟力傍身于其上,有不可思议之力,不可揣摩之神()威。纵使是一朝被打回原形,也绝非寻常修士可比。

    水魔兽闻言冷然一笑:“那便手上见真章吧!”

    话语落下,水魔兽一声咆哮,周身无尽海浪卷起,此时四海震动,无穷海水卷起滚滚波涛,以无可匹敌之姿态向着场中卷来。

    “定!”水神()出手,不断镇压着鼓荡的海水:“退!”

    海水在来回拉锯僵持,张百仁眼中露出一抹凝重之色,别人看不出来,但他却知道,先天水神()已经落入了下风,败落是迟早的事情。

    “咚!”

    “咚!”

    “咚!”

    蚩尤的战鼓敲响,道道杀机冲霄而起,无数海族大军拥蜂向着岸上涌来,一眼望去看不到边际。

    星空此时绽放出无量光华,此时一道星光垂落,向着涿郡而去。

    七夕!

    天降异象,星光守护。

    七夕该诞生了。

    涿郡

    萧皇后幽幽醒来,一把抓住了陆雨的手:“大都督如何了?”

    “大都督神()通广大法力无边,区区雷劫岂能奈何得了都督?娘娘安心养胎就是了”巧燕安慰了一声。

    “哎呦~~~”

    忽然萧皇后面色苍白,一声痛呼传出,捂着肚子道:“胎气涌动,这孩子该生了。”

    “该生了?”陆雨闻言一愣,随即眼中露出一抹喜色,看向外界道:“速去传稳婆来此!”

    “百仁!我要见百仁!我要见百仁!”萧皇后此时额头汗水淌落,双目死死的盯着陆雨。

    “大哥,你去请大都督回来”陆雨对着门外道。

    听了这话,陆电转身离去,不见了踪迹。

    “此一别便是永恒,难道临终前不再见一面吗?”张百仁面色沉吟,看着正在对抗水魔兽的分身,身形一闪向着涿郡走去。

    “都督!”道门众位高真见到张百仁远去,俱都是纷纷惊呼了一声。

    涿郡

    风起云涌,天空中点点雨滴垂落,春雨润如酥。

    不待陆电离去,张百仁已经站在了门外,一双眼睛盯着那屋门不语。

    “百仁,我还是放心不下你!”屋子内萧皇后声音虚弱道。

    张百仁在门外站定,缓缓推开了屋门,却见稳婆道:“都督,你不能进去,你身上煞气太重,若是冲撞到胎儿就不好了。”

    张百仁闻言脚步一顿,一双眼睛看向屋内,此时只听萧皇后道:“只是我还有些话要叮嘱你,原本以为将你打发出去,我一个人悄无声息间离去正好,免得生离死别叫人难受,可是若不能临终前见你最后一面,我心中总是不甘。”

    “你放心,我一定会找到复活你的办法!”张百仁声音坚定。

    “你一定要好生对待七夕,日后七夕若有后娘,你可千万不许叫七夕如承乾那般受尽了委屈,你一定要将七夕带入仙途,叫其伴随在你身边,也好叫你时常想起我!”萧皇后话语有些哽咽,张百仁站在门外眼圈发红:

    “你放心,七夕便是我的掌中宝,穷养儿富养女,我都记得!”

    “西屋柜子内有我们姐妹为你编制的衣衫,还有七夕的衣衫从小到大,我都已经做好了,我们的女儿长大了穿上那些衣衫,一定会很好看!”萧皇后在哽咽,涕不成声。

    就在此时,只听得一声哭啼,一股生机在小屋内传来。

    “都督,生了,是个小姐!”屋子内陆雨欢喜道。

    七夕诞生,萧皇后的生机在飞快衰败,张百仁顾不得其他,猛然推开屋门走进去,看到了面色苍白的萧皇后,一双明亮的大眼睛在黯淡下去。

    “娘娘!”张百仁手中无穷花瓣飞舞,定住了萧皇后体内流逝的生机。

    瞧着面色悲痛的张百仁,萧皇后灿然一笑,只是配合着苍白面孔,悲切的眼睛,叫人眼中泪水潸然而下。

    “你哭了!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你哭!”萧皇后吃力的抬起手掌,擦拭着张百仁面颊:“丽华离去之时你都没哭,我便是死也值得。”

    “我对不住你!我对不住你!明明知道有削去龙气的办法,但我却屡次失手,对不起!对不起!”张百仁攥紧了萧皇后的手掌。

    “命数如此,又能奈何?”萧皇后笑容越发灿烂:“好好照顾好七夕!”

    花般消散,萧皇后气机就此断绝。

    此时张百仁入五雷轰顶,呆呆的坐在床前,抓着萧皇后的手掌默然不语,仿佛是痴呆了一般。

    一边陆雨泪如雨下,擦拭着粉嫩的面颊。

    一刹那,张百仁头上半数青丝化作了白发,整个人仿佛苍老了二三十岁,变成了一个丰神()如玉的中年男子。

    天若有情天亦老,萧皇后的逝去终究是波动了张百仁沉寂的情感。

    此时瞧着脸上依旧挂着灿烂笑容的萧皇后,仿佛沉睡的海棠,张百仁泪如雨下。

    “都督,节哀顺变!”陆雨走上前,看着张百仁那满头白发:“你还有小姐,还有小姐陪着你呢。”

    张百仁默然,过了许久才叹一口气,下一刻手中寒冰流转,冰封了萧皇后的身躯,然后化作冰棺,来到了不远处的坟冢前。

    “就叫她与丽华作伴吧!”张百仁默然,将萧皇后葬送在了张丽华的坟墓一边,立下了墓碑。

    手中四道玉符飞出,将整片墓地镇压住,张百仁看向了袁守城:“日后每日都要在坟前燃上一注香火。”

    袁守城闻言恭敬一礼,知道张百仁心情不好,不敢多说。

    张百仁摆摆手:“你们都下去吧,我一个人陪他们坐一会。”

    香烛纸钱点燃,张百仁坐在墓地处,眼中满是感慨。

    过了一会,才听张百仁道:“我已经触及到了时光年轮,我定会逆转时光将你们全部复活。”

    “没有人能阻挡我!我还要去看看那仙路,带着你们一起去看仙路上的风景!”张百仁手掌一伸,无数纸钱漫天飞舞:“所有临终前的心愿,我都会为你们达成。”

    张百仁将公孙大娘葬在了萧皇后身边,一双眼睛看着远方天空,眼中露出一抹凝重之色:“虽然这个过程会很苦,但是我相信只要肯努力,终有一日我会达到天帝的高度,甚至于就此超越天帝。”

    超越天帝,张百仁有信心。

    天帝只是属于自己的一尊法身,只要太阳法身容纳了太阳的意志,达到天帝的高度并不难,只是时间的问题。

    熔炼了太阳意志,然后在执掌太阳年轮,炼化了太阳星,此事便成了。

    能看到目标,然后再去努力,总归是好的。

    “七夕我会抚养长大,然后带着她一路前往仙路至高处,看一看那另外一方天地,不一样的风景!我在此地设下了诛仙剑阵简化版,若有人胆敢擅闯此地,我定要将其千刀万剐永世不得超生!”张百仁幽幽一叹,慢慢站起身走出了坟地,此时陆雨抱着一个包裹在等候。

    “先生,来看看七夕吧!”陆雨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看其相骨,以后定然是美人坯子。”

    张百仁伸手将七夕接过了抱在怀中,双眼露出了一抹感慨,略作感应其体内血脉:“不错,体内流淌着太阳的血脉,日后不论武道也好,修行也罢,都是大有裨益。有此神()血在,其根骨比之那些先天生灵虽有不如,但却比普通凡俗之躯好的太多。”

    有一点张百仁没有说,只要七夕不断祭炼体内的太阳血脉,终有一日会修成不灭神()体,不死不灭。

    “奶娘可曾找好了?”张百仁道。

    “涿郡城内十个奶娘,都是良善世家的女子,听说给小公主做奶娘,那些大户人家的女子,也都争着抢着打破了头皮”陆雨逗弄了一下七夕。

    “我家公主,怎么可以喝凡俗之奶?理应喝虎妖之奶,龙妖之奶,才能锻造出无上根骨”张百仁看向了脚下影子:“如今海族大战,你去前往东海龙宫走一遭,掠一蛟龙来做奶娘。”

    荆无命闻言领命而去,张百仁看向了远处的左丘无忌:“无忌,你去抓一母老虎来,专门给七夕做奶娘。”( 一品道门 http://www.ranwenw.com/5_5724/ 移动版阅读wap.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