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一品道门 > 正文 第一千六百六十六章 阵图杀机,神祗出世
    天地轰鸣,乾坤炸响,祖窍之内卷起了道道惊雷。

    “咔嚓”

    一声脆响,屏幕炸裂,祖脉之气瞬间扩散而出,充斥全场。

    “祖脉就在前方!”

    感受到屏障破碎后传出来的浓郁气机,顿时只见铺天盖地的祖气冲击而来,一声声龙脉咆哮惊动全场。

    看到了!

    一片荒芜的世界,到处都是沙漠,在那沙漠之上祖脉在飘荡。

    瞧着那悬浮在虚空中的祖脉,众人眼睛都红了,二话不说冲了出去,向着那祖脉奔去。

    “诸位有礼!”

    一道声响,传遍整个乾坤,惊得众人停住脚步,纷纷循着声音望去,只见祖脉的龙头处一袭白衣人影安然端坐,似乎成为了整个天地的乾坤。

    “张百仁!你不是前往太阳星了吗?”奢比尸见到那顶端的人影,眼中露出了一抹毛骨悚然之之色。

    不单单是奢比尸,所有人看到张百仁的那一刻,都不由得露出了一股毛骨悚然之感,一股不妙自心中升起。

    张百仁闻言只是面无表情的扫视了场中众人一眼,像是看着一只只蝼蚁:“你们不进来,我如何夺取尔等气数,祭炼出无上杀阵?”

    不待众人开口,只听张百仁慢慢悠悠道:

    “非铜非铁亦非钢,曾在须弥山下藏;不用颠倒阴阳炼,亦无水火淬锋芒;诛仙利!陷仙亡!戮仙过处有红光。绝仙变化无穷妙,大罗神()仙血染裳!”

    话语落下,不待众人回应,只见虚空变换,四道惊天动地的杀机自东南西北四方卷起,刹那间弥散整个虚空。

    阵图之力路转而过,大阵已经封锁了整个虚空。

    “诸位既然有心为我祭剑,本座又岂能不答应你等诉求?”张百仁眼中露出了一抹不屑,屈指一弹虚空震动,先天雷法催动了诛仙阵图的力量。

    “嗖!”

    “嗖!”

    “嗖!”

    诛仙、陷仙、绝仙、戮仙的剑气自虚空中卷起,犹若潮水般在虚空中铺开。

    与张百仁平日里施展的剑气相比,此时这诛仙剑气何止强盛了千百倍,天机、时空、因果诸般法则为之斩断。

    整个诛仙剑阵已经与外界完全割裂。

    “噗嗤!”

    剑气划过,邓隐灰飞烟灭,魂魄本源被诛仙剑阵吸收,瞬间传入了整个四道神()胎之内。

    “砰!”

    王家老祖爆开,还不待其反应,已经被绝仙剑气斩灭了元神()。

    面对着那铺天盖地强势霸道的诛仙剑气,弹指间已经斩灭了无数的强敌,几个呼吸间已经折损了九成。

    “张百仁,你疯了!”张衡祭起自家的宝塔,挡住了那铺天盖地的剑气,眼中露出惊恐之色:“我是你祖宗!”

    狂躁的诛仙剑气撞击在宝塔上,犹若是雨打芭蕉,张衡面色狂变,他知道这宝塔虽然是仙人祭炼,但也绝对阻挡不得这铺天盖地的剑气多少时间。

    张百仁面色沉稳,不动如山:“老祖这具法身不过百年修为,不如成全了我如何?”

    “张百仁,你好大的……”

    三符童子化身一道道黑色符篆,在剑雨中凄厉的吼叫,欲要呵斥,可是面对着诛仙剑阵的力量,一句话尚未说完,已经灰飞烟灭成为了诛仙剑阵的养料。

    弹指间灰飞烟灭,也不知三符童子折的是法身还是真灵。

    不过众人既然进入自己的肉身内,张百仁就没打算留活口。

    不管是自己的道友也好,老祖也罢,唯有死路一条。

    “诛仙剑阵!这是诛仙剑阵!”奢比尸凄厉的嘶吼,眼中满是绝望:“我记得你了!我记得你了!”

    奢比尸仰天咆哮,化作了一只飞天旱魃,周身卷起了火热之气。

    “嗖!”

    “嗖!”

    “嗖!”

    刹那间旱魃真身被打成了筛子眼,虽然奢比尸努力的回复真身,但却及不上诛仙剑阵的毁灭之力:“无生,你这混账果真没死,所有人都小瞧你了!”

    一边凄厉的嘶吼着,奢比尸此时露出了金色的骨骸,周身血肉皮囊已经尽数化作灰灰:“我要撕裂虚空,我要将这消息传出去,你居然又从时光长河里复活而出,你这祸害居然又复活了!”

    空间动荡,诛仙阵图扭曲,张百仁面带不屑屈指一弹。

    “轰!”

    下一刻旱魃金身炸开,奢比尸法身已经灰飞烟灭。

    “居然是你……居然是你……”

    春归君的身子在颤抖,根本就来不及反抗,已经化作了齑粉。

    “噗~”

    外界,南疆

    奢比尸骇然的站起身,顾不得擦拭胸前血液,一双眼睛骇然的看向了涿郡方向:“该死的,到底发生了什么,本尊那具法身居然灰飞烟灭,彻底自世间抹去!”

    瞧着面若金纸的奢比尸,春归君骇然道:“不可能,那具法身凝聚了你五成本源,又修成不灭之体,普天之下谁能杀得死他?”

    “砰!”

    “砰!”

    “砰!”

    话语刚刚落下,春归君已经步了后尘,跌坐在地,胸口不断炸开。

    “混账,我已经恢复了不灭之体,谁能斩我法身?”春归君眼中满是恐惧,对方能斩灭其法身,那便能斩灭其本体。

    此时春归君惊怒道:“这不可能!这不可能!当年禹王都不能将我斩杀,这怎么可能!”

    “我只想知道那具法身临死前到底遭遇了什么!”奢比尸的眼中满是不甘,攥紧了拳头:“那可是五成本源,至少万年苦修,居然就这般不明不白的被人给斩了!”

    “对方施展手段斩断了因果法则,临死前毫无预兆,一点信息都没有传出来,着实是恐怖!”春归君回过神()来,眼中露出了一抹惊恐之色。

    法身与本尊心意相通,无视了时空距离,但是对方居然不知施展何等手段,叫那法身临死前连消息都传不出去,岂非是一句恐怖能形容的?

    “此事道门与佛门的诸位老祖必然知道真相,咱们且隐匿起来,静观其变!”奢比尸深吸一口气,直接钻入了棺木中。

    祖窍内

    张百仁面无表情的扫视着负隅顽抗的众人,一双眼睛落在了琅琊王家五位老祖的身上:“没想到居然还有人敢本尊出窍,当真是好胆!”

    琅琊五位老祖庇佑在张衡的宝塔下,此时面色苍白的看着张百仁,其中一人道:“张百仁,我等乃千年世家,你敢斩我,咱们必然不死不休!我王家的诸位老祖绝不会放过你。”

    张百仁闻言默然不语,只是不断催动着手中诛仙剑阵,面无表情的俯视着脚下蝼蚁。

    十个呼吸,石人王灰飞烟灭,化作了诛仙剑阵的养料。

    南疆

    一块石头扭曲,慢慢的化作了石人王样子,面色凝重的看向了涿郡:“出大事了!几十年的苦修谋划都搭了进去!就知道那小子不是省油的灯,为什么还要犯贱往里面凑,这回到好,祖脉没捞到,反而搭进去了一成的本源。”

    同一时间,道门无数高真纷纷自打坐中惊醒,口喷鲜血面若金纸的走出了闭关之处,一双双眼睛看向了东海方向。

    东海

    龟丞相正卷着张百仁肉身一路奔驰,眼中露出一抹得意之色:“这些蠢货,只要我夺了这小子的肉身,叫老祖吞了这小子的肉身,祖脉自然被老祖消化。”

    说到这里龟丞相落入海水,一路径直来到了隐秘所在,低声道:“大王,难得的大补之物,中土各路大能魂魄,还有中州祖脉都在这小子体内,只要大王吞噬了这小子的肉身,必然可以补足元气,重现世间……。”

    “是吗?”石门缓缓移开,一道古老沧桑的气机逸散而出,然后就见一只遮天蔽日的手掌向张百仁肉身拿来:“这些年来,你有心了!”

    “多谢大王夸……”龟丞相略带得意的鞠躬。

    可是话未说完,只听得一声惨叫,一滴滴金黄色血液垂落虚空,刹那间被张百仁吸收。

    杀机纵横,张百仁周身百丈无尽杀机流转,灭绝万物。

    “啊~~~”

    石门内惨叫声中,龙爪齐根切落,然后尖叫着退了回去。

    一股杀机冲霄而起,逐渐向着海水中蔓延,只见那杀机过处万物灭绝,化作了养分滋润着张百仁祖窍内的诛仙剑阵。

    “百仁,你当真要如此下狠手?”张衡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张百仁。

    “请老祖上路!”张百仁面无表情,下一刻剑气呼啸,宝塔防御被攻破,张衡以及王家老祖的法身化作了诛仙剑阵养分。

    三十个呼吸内,进入张百仁祖窍内的强者已经尽数灭绝。

    阵图内,一道道先天神()圣的气机流转,接着就见四道模糊的身形自四面八方缓缓的走了出来。

    几十年苦修,几十年的孕育,诛仙四剑的神()胎终于孵化了出来。

    神()祗的至高至贵气机在张百仁祖窍内蔓延,四道神()国在诛仙阵图内缓缓演化。

    杀劫的气机在张百仁窍**荡漾开来,斩灭万物的气机在不断飘荡,劫数过处生机尽灭,此时一股念头忽然自张百仁心中升起,似乎那天道、那过去未来,自己都可一剑斩杀!

    (四海龙王、宝塔、世尊、四海杀劫、四道神()胎。)( 一品道门 http://www.ranwenw.com/5_5724/ 移动版阅读wap.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