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一品道门 > 正文 第一千九百六十三章 一段因果
    可惜

    这是事关原则的问题,纵使是自己再怎么疼爱七夕,却也不能开这个口。

    难道说七夕重要,张丽华就不重要?公孙姐妹就不重要?

    “不行!”张百仁冷冷的一甩袖子,双眼扫过七夕:“为父与那下毒咒之人无冤无仇,为何要坏了人家的事情?我若解除诅咒,那因果就会落在我身上,为父必然会与下毒咒的人结下大因果。能下此毒咒之人,必然是天地间顶尖高手,为父岂能毫无根由为人强出头?”

    “可是,锄强扶弱,救人于水火之中,不是我辈修行中人该做的事情吗?爹你乃是天地间最强大的修士之一,就应该背负起那个责任,而不是袖手旁观冷漠对待!”七夕一双眸子看着张百仁,眼中露出一抹失望。眼前的张百仁,与其心中那个顶天立地、三杯轻五岳,一斗合浩然的形象相差太远。

    身有能力,但却不承担起自己该担负的责任,这叫七夕很失望。

    肩有多高,就要挑起多高的脊梁。

    张百仁闻言沉默,过了一会才叹息一声:“我且问你,你可知这诸葛家与人结下了何等因果?”

    七夕闻言语塞,嘴唇动了动,过一会才道:“纵使有仇,一剑杀了就是,又何必下此毒手,叫其日日夜夜承受抽魂炼魄之苦?杀人不过头点地,此人手段太歹毒,定然不是善良之辈。”

    “凭一个诅咒,便断定对方不是良善之辈,那个教你的做人道理?”张百仁看着七夕,苦口婆心的解释道:“有些事情,不能只看表面。不了解其中的因果,就贸然插手其中,早晚会惹出大麻烦,死于非命!”

    “可是……这人手段也忒恶毒,俗话说得好,冤有头债有主,纵使是双方有仇,直接斩杀了对方,甚至于打散魂魄也就是了,又何必赶尽杀绝灭人满门,诛除其全部血脉?诸葛家老幼何尝无辜?为何要遭受如此厄难?”七夕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张百仁。

    张百仁闻言苦笑,面对着伶牙俐齿的七夕,他能说什么?

    什么也说不出来!

    杀人不过头点地,这是何其久远的事情?

    “我不知什么杀人不过头点地,只是知晓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张百仁劝慰着七夕:“江湖中的恩恩怨怨离你太远,你莫要胡乱插手,这些不是你该管的。你连自己都管不了,如何去管别人的闲事?等你有了管别人闲事的能力,再来插手也不迟。”

    “你若叫我出手,便是强人所难,你自己没有本事,又何必为难我?”张百仁一双眼睛看着七夕,整理着七夕头上的发饰,捏了捏七夕的小脸:“不要紧绷着脸,笑一笑才好看!”

    “爹!孩儿以前一直以为你是天下第一高手,乃是我人族顶天立地的大豪杰,甚至于市井之间对于你的那些谩骂,我也是从来都不敢相信,可你今天太令我失望了!”七夕抿着嘴唇,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张百仁:“天下第一高手,不该是这种见死不救,毫无侠义精神的小人!”

    此小人非彼小人!此大人非彼大人!

    “啪~”

    七夕歪过脑袋,打掉了张百仁落下的手指,一双眸子里满含失望之色:“原来四方街道内流传消息都是真的,爹你就是一个不顾我人族安危、不顾人道大义,只知道守护己身一人得圆满的小人!你纵使有通天彻地的道功,修得不死不灭法又能如何?还不依旧只是个只顾个人利益的小人?”

    “七夕,这是你父亲!!!市井之间的流言你也信?快给你父亲道歉!”陆雨走出来,一双眼睛怒视着七夕。

    “陆姨,你和他是一伙的!”七夕眼眶中有泪水闪烁:“七夕的爹爹是顶天立地大英豪,不是这种苟且营生见死不救的小人!不是!!!”

    “你还小,你知道什么……”陆雨在开口解释,却见张百仁伸出手,打断了陆雨的话:“不必说了!”

    张百仁一双眼睛看着七夕:“我说这诅咒,纵使是我亲自出手也解不开,你信不信?”

    “大都督莫要开玩笑,普天之下任何人都可以解不开这诅咒,但却唯有大都督你必然能够做到”一边诸葛孔明开口了,话语里满是笃定、讥讽。

    七夕眼中噙着泪水,一双眸子死死的盯着张百仁。

    “你信吗?”张百仁看向七夕。

    “你说我该不该相信?”七夕呵呵一笑。

    “你若不信,我也没有办法!”张百仁叹息一声:“你若真想做一个顶天立地的英豪人物,便凭借自己的本事,你自己去修炼道功。岂不闻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我支撑整个涿郡、养活着你已经够难的了,想要我行侠仗义,这辈子怕都没可能!”

    “你享受着我涿郡最好的资源,体内流淌着天地间最为高贵的血脉,只要肯苦心修炼,成为顶天立地的大豪杰不过是指日可待,又何必为来为难我?岂不闻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我自己不想做,你又何必为难我?”张百仁一双眼睛看着七夕。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好一个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既然如此那咱们就没的说了,道不同不相为谋,我就不信这诅咒除了你,普天之下没有人能解的开!!!”七夕一双眼睛盯着张百仁,话语里满是愤然。

    一边诸葛孔明此时有些懵圈,怎么好好的说着说着父女之间就要决裂了?

    若叫七夕与张百仁父女决裂,自己怎么办?诸葛家怎么办?

    “七夕,这是你父亲,君亲师纲常难道你忘了,怎么这般与你父亲说话,还不速速与你父亲道歉?”诸葛孔明连忙劝着七夕,若叫七夕与张百仁决裂,他这诸般苦心,岂不都是白费了?

    “哼,不必求他!我就不信这世上除了他外,没有人能解的开这诅咒!”七夕拽着诸葛流风转身走出院落:“我一定会想办法,想尽办法解开这诅咒给你看!”

    七夕走了,留下诸葛孔明站在院子里无奈苦笑,对着张百仁抱拳一礼,然后追了出去。

    他能怎么办?

    诸葛孔明现在也很绝望,谁知道张百仁与七夕之间的父女情会这般差?

    “要不然你就答应了七夕,反正公孙姐妹的转世之身已经寻回;如大娘与小娘恢复了记忆,肯定不会叫你就这般与七夕翻脸,他们会谅解你的!”陆雨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一边公孙姐妹此时也开口:“是啊,七夕重要,为了一个逝去之人,失去这么一个乖巧的女儿,不值当!”

    “不必说了!此事我自有断决,我可以给公孙大娘、小娘一个交代,但是丽华呢?我不能不给丽华一个交代!”张百仁转身离去:“这也是逼迫七夕自强的锲机,她若能忍住这口气咬牙向上,真的一举破关证就阳神,也算我这般苦心没有白费。”

    话语落下张百仁身形消失,再出现时已经到了涿郡,少阳老祖悠闲的坐在茅草屋下晒着太阳,一双眼睛看向远方虚空,眼中露出了凝重之色,手指轻轻敲击着身前的书籍,不语!

    “老祖在想什么?”张百仁来到少阳老祖身边。

    “再想我的使命!”少阳老祖收回目光,看着张百仁:“你似乎很不开心?”

    “老祖的使命是什么?”张百仁诧异道。

    “因你而生,因你而亡!我的使命便是相助你完成当年不曾完成的壮举!”少阳老祖坐直了身子。

    张百仁默然不语,他身上担负的太多。

    “得到一些,便会失去一些!张丽华也好、萧皇后也罢,她们的死都是命中注定,不过是前生欠你因果,今生来弥补罢了!她们是一段未曾了却的因果!因果偿还完毕,自然会消失”少阳老祖话语里满是凝重。

    “不懂!”张百仁眉头皱起。

    “你会懂的!终有一日,你会懂的!”少阳老祖一双眼睛看着天空中的大日:“你的敌人乃太古魔神、太阴星中沉睡的太阴仙子,余者皆不过尔尔,那所谓的阴曹地府、九州劫数,不过弹指可灭的蝼蚁罢了!无须太过于担心。”

    张百仁闻言苦笑:“可我现在连那群蝼蚁都奈何不得!”

    少阳老祖默然,然后苦笑一下,瞬间所有话语都噎了回去,过一会才道:“太阳法身几成火候了?”

    “七成!”张百仁道。

    “横扫天下是够了,但与太阴星中的那位决战、镇压太古魔神有力未逮!待你何时有了九成火候,便可达到当年天帝的境界,到时候普天之下所有神魔皆要匍匐在你的脚下!”少阳老祖眼中露出一抹狂热:“到那时,所有具有太阳血脉之人,在太阳的照耀下将会获得永生,成为天地间的第一种族。”

    “因果?我究竟是谁?我现在已经有些迷惑了!”张百仁苦笑着坐在少阳老祖身边:“我现在只关心七夕的事情!”( 一品道门 http://www.ranwenw.com/5_5724/ 移动版阅读wap.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