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灵异小说 > 暗月纪元 > 第七百一十五章 乱世之势
    钢铁血城在约定成俗的规则里,是不能插手血城内的事务的。

    不然一个如此庞然大物出手,还有什么势力可以与其对抗呢?唯一的办法就只能是不再给钢铁血城输入‘血液’了。

    这对于钢铁血城来说,也是致命的伤害。

    在连绵不断的战斗中,在最严酷的环境中,培养出足够的战斗人才,可能吗?

    当然长此以往,钢铁血城的防御力下降,反过来又会伤害到城内的一切。

    至少人们是不要想再过,城内无六级以上凶兽的好日子了。

    这样的一个死循环铸就成为了规则,中间带着说不清的,属于人类的特有的‘ZZ’色彩。

    可就像人们所说,它是最肮脏的玩意儿,人类却不能缺少它,因为人类并不是什么能够克服自身劣根性的高尚存在,人类的心灵还需要进化,这种进化的初期一定要有充分的物质保障。

    毕竟别的欲望满足了,才会开始思考好的品行,是大多数人的选择。

    可是紫月时代有物质保障吗?不,比起前文明都相差太远。

    所以紫月时代的所谓ZZ,就很赤裸了,而规则既脆弱又那么的不可破坏。

    没有了遮羞布,也不需要到一定的年纪,才能看懂。

    但不管如何,钢铁血城站出来破坏了规则,它插手了城内的事务,理由只有一个,强大又不可辩驳——人类没有内耗的底子了。

    这句话什么意思?钢铁血城没有过多的解释,直接扔出了三幅画面。

    第一幅画面:是钢铁血城的十七位上将战斗的画面,而对手只有一个人。

    可能城内的人,对钢铁血城的上将没有什么概念,但是只要一句话,立刻就可以打消他们的疑惑。

    非七阶,不上将。

    意思就是钢铁血城的上将必须是七阶以上的紫月战士,要知道人类现在最强大的战斗力不过是八阶紫月战士。

    九阶?那不存在的,根据所有大人物的说法,那把基因锁存在吗?就算存在,可以突破吗?

    另外,还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则没有告诉所有的人,那就是单单的七阶还不足以成为上将。

    上将的人,只能是七阶中的顶尖。

    普通和顶尖的差距很难有什么具体的量化,但简单的比喻一下,还是能让人马上就意识到差距的。

    就好比一个普通的准紫月战士和这一批‘梦选’天才相比。

    所谓‘梦选’天才,是这两年出来的一个概念,所指的就是风暴航海中忽然就进入了涅槃巨塔的这批少年。

    当然这只是一个笼统的概念,毕竟这个时代的天才不少,进入涅槃巨塔的少年可代表不了全部,比如那个叫做‘战一’的,来自星辰议会的可怕少年。

    有人说,他才是星辰议会隐藏在背后,真正的王子。

    至于唐龙...只是被推在台面上的一颗弃子?

    不过说起这个,人们往往会叹息,因为唐龙很优秀,他莫名的失踪了,他的失踪会让人想起他的弟弟唐凌。

    谁能想到唐风的两个儿子,在时代中只是留下了那么一点点痕迹,就消失了。

    但说回正题,以上的描述都统统只是为了证明上将的强大。

    强大如斯的上将,需要十七位联手的敌人又是谁?答案很快就揭晓了——超阶凶兽!

    超阶这个词语终于被摆在台面上,暴露给所有人了。

    反过来说,钢铁血城选择的节点是对的,所有人的确也是有资格知道了,毕竟全世界都入梦了,不是吗?

    在这样的背景之下,当然可以知道一些曾经让人绝望的存在。

    超阶凶兽,颠覆了所有人的认知。

    这是一头无论形象,还是战斗方式,都类似于西方传说中龙的形象的超阶凶兽。

    一些迷信前文明传说的人,甚至可以给它归类——这是火焰巨龙!

    的确,这个长着翅膀的巨大蜥蜴,天赋能力就是火焰。

    这个看似普通的天赋能力,到了超阶凶兽身上,却是震撼到了极致。

    见过火山爆发吗?如果没有,恭喜你,只需要看一次这超阶火焰巨龙的吐息,你就能感受到火山爆发的威力。

    不过人类也值得骄傲,前文明的科技发达到如此程度,甚至开发出了大杀器——核弹,但对火山爆发可是有办法?

    没有,只能逃离。

    难不成对着火山扔一颗核弹?

    但现在,对一个吐息就达到了小型火山爆发威力的超阶凶兽,竟然有了一战之力?

    这不值得自豪吗?

    自豪的,可是战斗的结果却并没有胜利,只能勉强说是震慑住了这头超阶凶兽,让它没有四处的捣乱,或者想着去撕裂人类的钢铁血城。

    毕竟超阶凶兽已经有了足够的智慧,它会思考,这样的战斗是否有足够的利益?如果没有,它何必冒着危险去这样战斗?

    人们不会忘记,十七个上将和它战斗的画面,是如何的震撼,早已经超越了所谓前文明海陆空三军同开的画面,怪不得人们的故事还是喜欢书写人类自身拥有强大的能力,去挑战宇宙...

    紫月时代在这一点上,倒是满足了人们,最终落得只能依靠自身。

    但人们更不会忘记的是,在最后,上将中那名仅有的精跃者出来和火焰巨龙谈判时,那超阶凶兽狡黠的眼神...

    它一定是提了什么要求吧?人类一定是牺牲了自己的利益吧?

    可惜这些,钢铁血城统统都不会给出答案的!

    这只是第一幅画面。

    而第二幅画面,没有第一幅画面震撼,却比第一幅画面血腥太多。

    它的内容有什么不同吗?不,它的内容城内的大多数人也非常熟悉,甚至许多人亲身经历过了不止一次——兽潮!

    可不一样的是,钢铁血城的兽潮岂是城内的兽潮可以比拟的?

    在面对着人类的钢铁血城,许多物种像是打破了种族的界限,凶兽,凶植,虫族....铺天盖地,密密麻麻。

    那感觉像极了前文明的海陆空三军。

    而就单兵实力而言,没有低于二级的!

    看着这样的画面,有人还企图寻找一下心里安慰,兽类毕竟是兽类,和智慧种族人类相比,它们就算组成了铺天盖地的大军,它们能有有效的统一指挥,能有合理的战术安排吗?

    随着这残酷画面的推进,这些人很快就被打脸了,他们就算再不想面对,也开始清除的认知到,这兽潮之中绝对躲藏着高智慧的存在,在指挥着这一场战斗。

    面对人类,它们的劣势已经被拉进了很多。

    它们只是没有装备,没有超科技武器,还没有形成人类的单兵思考应变能力等等。

    但这很可怕,万一它们也开始形成文明,开始有了工具,开始点开了科技树...

    这场战争的残酷,已经不用形容。

    钢铁血城一级防备的战斗,统统是中将领军,有上将压阵!

    可是胜利了吗?算是吧,兽潮退去。

    但不少人心中却泛着苦涩,如果这算是胜利,这胜利也太过苦涩,付出了那么大的代价,只是阻挡了兽潮,根本谈不上什么歼灭,更不敢追击...

    许多人惶恐,这些兽类,虫族,甚至包括植物,随时都可以卷土重来。

    而且那种恐怖的孤单感也开始包裹人类,在这星球上,植物也与我们为敌?难道是我们是天生的罪人,注定要被所有的种族唾弃?想要将我们覆灭?

    第二幅画面让人们陷入了更深的思考。

    那第三幅画面呢?就让人们从骨子里感觉到冰冷的寒意了。

    或许是怕人类不解,在这一次钢铁血城对第三幅画面配上了解说。

    一开始,人们看到的画面是一个城市。

    一个完全不同的,以洞穴为基础,以地热为能源,大块的钻石做为能源转化材料的,和人类完全不同的文明。

    “这是一个被我们属于地下种族的小城市,它刚刚被我们歼灭。这是我们在彻底毁灭它之前留下的最后画面。”

    镜头在不停的推进,从高到低,从全局到细节....

    “我们不得不摧毁它,因为它是一个地下枢纽。就像现在我们歼灭了它,都还没有统计出它究竟有多少条地道和城内相连。”

    “而这些地道,就像树干的枝条,不停的蔓延开来。枝条会长出树叶,吸收阳光的能量。这些地道连接着一个个属于地下种族的战略聚集点,深入人类社会,吸取能量。”

    很多人看着这完全不同的文明,心中不寒而栗,原本是那么理所当然的以为自己是这个星球唯一的文明种族。

    地底种族是怎么回事儿?当然,虽然大多数人不知道地底种族,可是知道的人也不在少数。

    但这些知道的人,也并未觉得无所谓,反而是比那些不知道的人心情更加沉重。

    因为他们了解地底种族是什么样的货色,对人类是什么样的态度,已经不仅仅是只想对人类亡族灭种那么简单。

    它们还以人类为食,它们是想永远的压迫着人类,让人类沦为食物和奴隶的地位!比人类对待牲畜更加残忍的那种!

    没有想到的只是,地底种族的文明已经那么发达了吗?

    而钢铁血城似乎还嫌刺激不够,画面继续播放着,解说也在继续着。

    这一次的画面,是穿上义躯的地底种族,它们在和人类战斗,所表现出的战斗力强大,至于智慧指挥和人类并没有什么区别。

    它们一样的利用工具,它们特有的工具。它们一样的进退有序,服从指挥....

    更可怕的是,脱下了义躯的它们,吃人!

    “这些画面是绝对正常的画面,我们所指的正常,就是它常常发生,就像我们每天要吃饭一样平常。”

    “幽默点儿说,我们人类也是它们食物清单上的一种,蛋白质丰富,口感应该很好?”

    “所以通过这些画面,我们的间谍深入地下种族的地盘去拍的画面,你们应该更加明白——人类和它们没有一丝和解的可能,更没有一丝共存的可能。”

    画面还在继续着,地下种族的一个个城市,一个个据点,甚至还有军营训练的画面。

    这其中也包含着地下种族的一些生活细节,它们的社交礼仪,它们的娱乐等等。

    虽然并不详细,可也足够震撼。

    看另外一个文明,这种感觉让人类内心非常的怪异。

    “严肃的说,我们对它们的了解不够,不知道它们的来历,它们的历史,它们和人类究竟...”

    画面的解说在这个时候停顿了一下,才略微犹豫的说道:“究竟谁才是这颗星球第一个文明?可是,我们没有退路!没有!”

    “我们不用多说其他的废话,这一刻只要是人类,内心都有共鸣。”

    是的,都有共鸣。

    因为画面再次转换,一次次钢铁血城的战士和地下种族的战斗,这比起和兽潮的战斗更加残酷,却让人异常想要流泪。

    和兽类,虫族,还有植物什么的,哪有什么深刻的仇恨?战斗的驱动力无非是资源的争夺。

    可是和地下种族却是有着深刻的仇恨,因为它们吃人,它们想要奴役人类,这从它们嘶吼着的语言,钢铁学成配上的翻译就已经看得出来。

    所以人们在这种战斗中才会忘我,忘记死亡,会奋不顾身,要问原因?那是为了族群的生存,即便没有后代,也不能让后代被奴役。

    所以,大家看见了一幕幕自我牺牲也要杀死敌人的画面。

    紫月时代被掩盖的一些东西,人心上的东西在这一刻,就像被吹开了尘土,变得分明了一些。

    “我们很不想告诉大家一些坏的消息,但我们必须告诉大家。刚才那样被我们有幸歼灭的小城,其实还有很多。地底种族已经深入了人类的势力范围,知情者不在少数。”

    “人类从紫月升起那一刻,真的活过来了吗?族群真的还能延续吗?”

    “答案不在于我们钢铁血城,而在每一位的心中。”

    “人类,经不起内耗了。我们在这颗星球上,经历着前所未有的孤独!我们是时候团结了!”

    这就是第三幅画面的全部内容。

    这些内容就算现在想起,韩星也觉得热血沸腾。

    所以当钢铁血城抛出这三幅画面,公然破坏规则,插手城内的战斗,得到了所有的民意。

    一场最大的战争就这样被平息了下来。

    但即便平息了,之前大大小小的纷争和退让,也让十大安全城不可避免的衰落了。

    另外,人性劣根的强大也不能低估。

    虽然三幅画面唤起了人类心中一些尘封已久的,除开自私外的大公之心,可是并不是所有人都是如此。

    既得利益者,如何会轻易放手?他们可没有把人类联合在一起的心思,那样会损失自己的利益。

    在这一点上,星辰议会表现的特别突出,感觉总是怕人类太安宁一般。

    现在的世界格局变得非常的精彩,这种精彩毫无疑问伴随着的是混乱,就连钢铁血城也没有办法。

    十大安全城的衰落只是一个信号,在这个世界发生这两年发生的故事太多了。

    超阶凶兽,地底种族被摆上了台面。

    另外一些小而隐秘的种族也浮出了水面...想到这里,韩星又忍不住吐了一口唾沫。

    这是和一些老军痞学来的动作,倒也不一定表示愤怒,偶尔吃惊的时候也是这样。

    就像韩星此时只是感慨——前文明TM的有多少传说都是真的?

    化身为超阶凶兽的西方巨龙出现了,人鱼族出现,TM的巨人族什么也出来了?以后再出个妖怪族,精灵族什么的,韩星都不会觉得有多奇怪了!

    当然对于巨人族,韩星是有一万个不爽的,事实上巨人族没有做什么,只是他们一出现,天然的,自然的就成为了英雄家族,坚不可摧的盟友。

    就像人鱼族和波塞冬家族的亲密一样。

    这种东西传闻是有着千丝万缕的血脉联系的,当然坚不可摧。

    “只可惜,我背后没有一个蜀山派。”韩星嘀嘀咕咕,等了三天了,警惕性多少会放松一些。

    韩星想起了英雄家族,就想起了李斯特,那股熊熊的怒火在心中无论如何也熄灭不了。

    也许好多人都忘记他了吧?可是韩星不能忘记,有的人你是不能用一起度过的岁月多少来衡量的。

    就像精神上的偶像,一天的相处都没有,却能给你的人生带来不一样的激励。

    所以,韩星不会忘记李斯特对唐凌所做的事情!绝对不会忘记,可是李斯特现在...

    韩星再一次捏紧了拳头,而在这个时候,韩星的队员,悄悄的爬到了韩星的旁边,递给了韩星一个酒壶。

    “队长,蜀山派是哪个派?”队友名字叫做崔斯汀,是当初进入涅槃巨塔的天才少年之一。

    按照他的说法,他也是唐凌的一位崇拜者,实际上只要经历过那一次航海的人,又有几个不是从内心佩服唐凌呢?

    崔斯汀只是异常狂热而已。

    出于这种狂热,来到钢铁血城的天才部队以后,他毫不犹豫的就选择了跟随韩星。

    毕竟韩星是唐凌最亲密的伙伴之一,能成为唐凌伙伴的人一定也是非常厉害的那种吧?

    韩星原本想着这个时代纷纷扰扰的事情,想的各种入迷,忽然被一个家伙打断问蜀山剑派的事情,心中生出了好大一股火气。

    酒,韩星倒是接了过去,灌下去一大口之后,这才对崔斯汀说道:“蜀山派也是你能问的?那是什么?那是出剑仙的地方!”

    “啊,剑仙?是指用剑天赋很厉害的一群人,厉害到已经成为了神仙吗?”崔斯汀的眼眸发亮。

    在雪地里埋伏了三天,这种摧残不来钢铁血城是绝对体会不到的。

    不过三天的时间,什么也不能做,也足以让人发狂,忽而有那么有趣的事情,为什么不追问?

    “没文化,好好看看这个!”韩星不屑解释,扔了一个类似于U盘的存储仪在雪地里。

    崔斯汀如获至宝的捡起来,看见U盘上用华夏文字写着——《蜀山奇侠传》。

    “以你的水平,可能看不太懂,到时候来问我就好了。”韩星是华夏的血脉,在华夏文字的理解上自然强于光明州的崔斯汀。

    崔斯汀在这个时候还想要说什么?韩星却猛地皱起了眉头。

    他敏感的听见了兽类在雪地里行走的声音,不知道是何种凶兽,但从脚步踩在雪地上都能如此轻盈的程度来看,绝对不会是三级以下的凶兽。

    韩星立刻比了一个手势,这个手势代表凶兽来袭。

    所有的队友看见这个手势,立刻无声的从雪地中站了起来,不用韩星指挥,统一的开始列装。

    来自钢铁血城特色的制式盔甲,在五秒内就穿在了所有人的身上。

    列队!

    也是在无声中完成,和凶兽的战斗发生的太多了,钢铁血城自然总结出了和凶兽战斗的最佳队形,不管科技和人力发展到了何种程度,列队列阵这种古老的传承一直都有其实用价值,只有有效的排列,才能发挥出最优的力量!

    无声的拔剑,韩星站在队伍的最中央,内心没有任何的波澜,来得可能是四级,甚至五级的凶兽,那也无所谓。

    韩星自身如今已经是三阶紫月战士,即便是天才,两年多的时间达到这个程度,也足以让人震惊。只不过这些年的震惊实在太多,人们震着震着也就习惯了。

    不要忘记,这是一个全民入梦的时代。

    但不论如何,三阶的实力,加上全部都达到二阶实力以上的队员,应付一头凶兽不成问题,如果是六级凶兽,那就跑!

    韩星在内心盘算着,只有成为了战士,才知道逃跑绝不可耻,甚至是常态,活着发光发热不比什么都强?

    凶兽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已经到了这片雪地旁的一片树林。

    所有人开始高度警惕,因为天赋能力的问题,凶兽可能以任何方式进攻,也可能从任何意想不到的角度出现。

    但十几秒后,这个凶兽却以无比正常的方式,中规中矩的从树林中轻快的跑了出来。

    疾风金眼驹——五级凶兽,非常好的,让人吞口水的顶级坐骑,不过是有主人的那种。( 暗月纪元 http://www.ranwenw.com/17_17113/ 移动版阅读wap.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