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娘子天下第一 > 第二百一十一章尘归尘
    柳明志静静地望着李云龙歇斯底里的神色,默默的松垮了腰身。

    “如果登基为帝的是二哥或者五弟,今天坐在这里面对面交谈的就是小弟与他们两个人之中的其中一人。”

    “要怪,只能怪你选择了一条错误的路。”

    “这是为公,为私的话.........”

    “三哥方才自己也说了,小弟有一个好妻子。”

    “遥记得当年小弟奉了父皇的旨意前去青州治灾,不幸染上了瘟疫,莲儿舍命相救的事情是历历在目。”

    “瘟疫,人人避之不及的病症,莲儿却甘愿舍去性命日夜照料于我,自身染上了瘟疫差点在路上消香玉陨都在所不惜。”

    “那个时候小弟心里就想了,如果此次劫难能逃掉,小弟毕生不会忘记莲儿的情意。”

    “莲儿出身悲苦,一生中未遇到小弟之前多是潦倒悲苦,好不容易遇到了可以托付终身的小弟,小弟又怎么会让她失望呢。”

    “就是这么一个善良纯洁的姑娘,在小弟西征期间差点死在了三哥你的手里。”

    柳明志说着说着,脑海中便浮现起当年自己与青莲的种种过往,一时间唏嘘不已。

    转眼间,自己与青莲已经结为夫妇十余年了,可是相遇的往事,种种经过却那么的历历在目。

    李云龙望着柳明志陷入回忆的神色,眼神幽幽的望向了一旁李政的画像苦笑了一声。

    “妹夫,以你的聪明,不会看不出,朕,你,青莲咱们三个人都是父皇手中的棋子。”

    “青莲与朕在蜀地发生的恩怨,别人看不出来,你不会看不出来!”

    “你我都只不过是父皇手里的一枚棋子而已。”

    柳明志回过神来,默默的叹了口气。

    “看出来不看出来又有什么用,这始终是你们李家的家事而已。”

    “小弟与莲儿我们夫妇二人,不过是因为你们家事而受到牵连的局外人而已。”

    “然而,最终领咱们彻底成不了一路人的原因便是城外的那次刺杀。”

    “三哥,你都要置我于死地了,你觉得咱们还有冰释前嫌的可能吗?”

    “若非小弟身边多带了几个护卫,只怕现在小弟坟头草都已经一人多高了吧,时也命也,出来混的,终归是要偿还的。”

    “于公于私,小弟都不会让你得逞,成功登上皇位。”

    李云龙轻轻地提壶给柳明志倒了一杯茶水,眼神冷静的望着柳明志有些杀意隐现的眼睛。

    “如果说,那件事不是朕做的,你信吗?”

    柳明志端起茶杯喝茶的动作一僵,茶水撒落出来顺着柳明志甲胄流到地上柳明志都没有察觉到。

    眼神惊疑不定的望着脸色淡然得李云龙,柳明志眉头紧紧地皱在一起。

    “什么意思?”

    “呵呵.....没什么意思。”

    李云龙放下茶杯走出桌案,轻轻地拍了拍柳明志的肩膀朝着李政的画像走去,取出香烛点燃插在画像下的香炉里面。

    李云龙背着手脸色复杂的望着李政的画像。

    “诸多兄弟里面,小时候朕与三妹的关系是最好的,也是最亲近的。”

    “当年的那件事想必你也从皇叔那里听说了吧,多少站在朕这边的官员被父皇一网打尽,一撸到底。”

    “贬为庶民的贬为庶民,家破人亡的家破人亡。”

    “从朕成为蜀王的那一刻,朕以为三妹会嫌弃朕这个背上恶名的三哥,可是三妹没有,当所有人都对朕鄙夷的时候,对朕避之不及的时候,只有三妹像以前一样,乖巧的叫了朕一声三哥。”

    “可是朕这个恶名背的冤枉啊,全天下只有你自己知道自己是清白的时候,你知道那是一种怎么样的憋屈吗?”

    “当你百口莫辩的时候,方知人言可畏。”

    “而导致这一切结果的原因,都是父皇给老大铺路所至。”

    “十三岁的少年淫乱后宫...........哈哈哈.........”

    “咱们的好父皇,为了给老大铺路可真是舍得下本钱呢!”

    “妹夫,你知道吗,当你声名鹊起时候,朕便在默默的关注你的一举一动。”

    “当你深得父皇宠信,又与三妹有了婚约的时候,全天下都没有人比朕更高兴,既是为三妹寻得一良人高兴,又是为朕自己高兴。”

    “朕以为朕与三妹的关系,会令你这位朝廷的新贵倾向于朕的这一边,可是偏偏事与愿违。”

    “父皇的手段你见识了,三妹,朕,你,青莲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他不但要用你来遏制朕的实力,又要将你推向老大的那边。”

    “咱们本来应该可以很和睦的成为一对好兄弟,好君臣,可是父皇他不乐意见到朕得势啊。”

    “朕得势了,就会威胁到老大的地位,威胁到朝廷的安稳。”

    “没有道理,没有任何的理由,仅仅是因为朕挡住了老大的路,父皇就要千方百计的打压朕。”

    “你应给知道这件事的,从一个局外人的角度,你摸着良心说一句公道话,朕冤枉不冤枉。”

    “就因为朕可以威胁到老大的皇位,就遭受了这样的不白之冤。”

    “都是父皇的儿子,他凭什么这么偏心?”

    “朕恨天不公,怨父皇不公。”

    “妹夫啊,你不了解朕,别人越是阻止朕,朕就越要做给他看,不是朕好胜,而是朕要让他明白,他错了!”

    “错的离谱。”

    “你只看到了朕是个反贼,是个谋权篡位的乱臣贼子,可是你却没有看到过,朕从小经历了什么事情。”

    “朕又遭遇了多少的不公。”

    “大龙有今天的这幅局面,都是父皇他逼得,都是他一手导致。”

    “后来朕在蜀地的时候便想明白了,不遭人妒是庸才。”

    “朕起兵谋反,一是为了皇位,二是为了争一口气。”

    “朕就是要让父皇看看,他李白羽有父皇安排的各种后路,一样不是朕一个落魄藩王的对手。”

    柳明志望着撕心裂肺声音嘶哑充满怨念的李云龙,脸色有些复杂。

    或许真的如李云龙所说,会有这种结局都是李政一手所致。

    李云龙的往事自己是知道的,将心比心的想想,自己如果是李云龙,遭遇了种种的不公,自己是否能够黯然认命。

    “唉........”

    “三哥,小弟赴北担任两府总督之前,父皇曾经聊过你的问题。”

    “他当时神情很复杂,他说他并不是没有考虑过让你继承皇位的事情,只是.............”

    虎躯发颤的李云龙猛然转身盯着脸色复杂的柳明志。

    “只是什么?”

    “只是父皇说,你的心性或许会成为一代明君,却成不了仁君,你登基大哥几兄弟全都要受难。”

    “正是因为如此,父皇才会选择大哥继承皇位,之所以不停地打压你,因为他心里清楚,大哥不如你,不是你的对手。”

    “没有他的帮助,大哥一定会败在你的手里。”

    “可是皇位只有一个,你们兄弟几人手心手背都是肉,都是他的亲生骨肉,在他的眼里你们都是一样的,从来不分彼此。”

    “父皇大行之前,曾在勤政殿殿后跟你们兄弟几人分别说过一段话,三哥应该还记得吧!”

    李云龙的拳头有些发颤:“刻苦铭心!”

    “父皇之所以坚定不移的选择大哥登基为帝,正是因为大哥宅心仁厚,父皇逼大哥发下誓言,登基之后绝对不能伤害你们兄弟几个的性命!”

    “你们都是父皇的儿子,他怎么会不心疼你们,可是皇位只有一个,只有大哥继位,你们才能全都好好的活着,他爱你们,不想你们死掉!”

    “父皇说,他错了,因为他的缘故让你受了很多的委屈,他怕你对他的怨恨发泄到大哥几兄弟身上,所以才不让你继承皇位。”

    “他知道他对不起你,可是到了这一步他已经没办法的!”

    “只能违背良心,带着对你的愧疚,一错到底!”

    “他一直很想跟你道歉,说声对不起你,可是他却没有机会!”

    李云龙嘴角哆嗦的望着柳大少,颤颤巍巍的转身望着李政的画像,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

    “父皇,你为什么不早说,为什么..........”

    李云龙足足哭着说着小半个时辰都没有起身,柳明志轻轻的叹息一声,摇摇头牵着小可爱的手朝着殿外走去。

    柳明志脚步刚刚跨出殿门,御书房传书酒壶碎裂,以及身体倒地的声响。

    柳明志脚步一顿,眼神酸涩的闭上了眼睛。

    “爹爹,半个外公真的跟你说了那些话吗?”

    “孩子,人生在世,多是身不由己,善恶之分从来都没有界限的。”

    “未经他人苦,莫劝他人善。”

    “你三舅舅虽十恶不赦,可是他曾经或许也是一个满是抱负的好汉,只是上天不公,玩弄了他的一腔抱负。”

    “此时此刻,爹爹也不知道该如何评价你的三舅舅,他应该是一个.......”

    “嗯?是一个什么?”

    “一个成为政治牺牲品的可怜人。”

    “你外公的出发点是好的,可是他却是从一个帝王的角度去看待这件事情。”

    “正是因为如此,他忽略了亲情,所有埋下了很多的祸根,造就了很多本不该发生的杀戮。”

    “然而,人生在世,孰能无过,咱们皆非圣贤,不过都是游戏世间的俗人而已。”

    “太复杂了,所以半个外公,到底跟你说了那些话吗?”

    柳明志没有回答,牵着小可爱的手腕朝着勤政殿走去。

    望着如血的残阳,柳明志默默的叹了口气。

    父皇,儿臣无奈,只能用善意的谎言了却这段往事。

    事已至此,就让他..........

    尘归尘,土归土。

    书客居阅读网址:( 我娘子天下第一 http://www.ranwenw.com/16_16859/ 移动版阅读wap.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