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修行在大宋 > 正文 第五百八十二章 王爷请吃饭
    因为有人来,所以作为女眷的李萱儿从一开始就没敢出来,在屋里干坐了好一会儿,让婢女小红出去看看到底是来了什么人。

    没一会儿小红回来说,陛下降下圣旨给东家了,来的贵客是宫里来宣旨的公公。

    李萱儿吃了一惊,道:“啊?陛下给乐天哥哥下了圣旨吗,怎么可能?乐天哥哥又不是官场中人啊。”

    小红说:“婢子也不知道,听人说公公称呼东家叫陈御史呢。

    陈御史?乐天哥哥什么时候成了御史了?

    两人正不明白是什么情况,刘大明来敲敲门。小红打开门,刘大明把情况跟李萱儿说了遍,大概意思是朝廷下谕旨,让东家担任权巴蜀道总理御史,率领御史台十位御史,在总督府和蜀王府的配合下,统一治理百姓们状告各地官吏的事情。

    李萱儿听罢,更是吃惊说朝廷怎么会想起来让乐天哥哥做这御史呢。

    不过李萱儿毕竟还是很聪明的,仔细一想就明白过来,这是朝廷一个很好的选择,这个法子对于让蜀地百姓平息愤怒是绝对很好的。

    这天晚上,陈乐天原本准备请李公公和随行人员在成都最大酒楼请一顿,但太阳还高高的时候,蜀王府就来人通知,今晚在蜀王宫宴请李公公总督大人和新晋陈御史。

    李公公听了哈哈一笑说:“陈御史想请咱家看来是要等明日了,今日王爷盛情,我等不能不给王爷面子啊。”

    陈乐天心想总督大人也想请都没请上,我急啥,道:“在下毕竟年龄小资历无,跟王爷不能比啊,那今晚在下就厚着脸皮去吃王爷一顿酒了,哈哈。”

    蜀王宫的富丽堂皇繁华无数,可谓是已到了极致。在黄昏中,陈乐天跟着李公公和总督大人后面坐着极其不习惯的轿子走进蜀王宫。

    进了王宫,感觉就像是走进了堆满了无数绝美的楼阁山水美景中。

    整个蜀王府,蜀王宫的建造陈乐天只是看了冰山一角就被它的绝美震撼住了。

    除了一些关键的地方,比如琉璃瓦换成了碧瓦,比如说原本高耸入云的中央高楼,硬生生的削成了比京城最高楼矮那么几尺。

    当然了,这些细枝末节陈乐天能感受出来的并不多,但即便如此,他也能从方方面面看出来蜀王府是如何真正的寸土就是一寸金打造出来的。

    可见没有刀兵之灾的影响,蜀地在这种情况下的发展哪怕再慢,也终究能形成如此华贵的气象。

    纵观历史,蜀地的富甲天下与他独特的易守难攻的地形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再加上历代蜀王对大宋的依赖以及发自内心的从属关系,也让蜀地在一步步崛起的大宋的保护下,不再被任何人侵犯。

    蜀王的宴席开在距离蜀王最喜欢的虎房旁边的待贵苑,所谓待贵苑,寓意很明显,就是招待贵客的地方。基本上每次有朝廷官吏来找蜀王办事,蜀王都会在这里宴请,包括最尊贵的宣旨太监来。

    李公公对此早已是轻车熟路,李公公来这里喝酒的次数太多了。

    这不上个月才来吃过的。

    当时在这里蜀王大人跟李公公甚至称兄道弟了起来。后来酒醒后李公公还嘲笑了了蜀王大人一番。王爷倒也没生气,笑呵呵的说能跟李公公做兄弟本王很乐意啊。只可惜李公公从来都不给我这个面子。李公公则笑说王爷跟我这个残缺之人做兄弟天下没这个道理啊,别开玩笑,咱家得回京啦。

    没想到刚回京城没待几天,却又被派来了蜀地宣旨。

    幸好李公公身体很不错,否则这么短短一个月内来来回回跑了大几千里路一般人根本吃不消啊。

    “李公公,上回你没喝多少,答应我下一次来多喝点,这不,下一次这么快就来了,今天你可没借口了吧,哈哈。”蜀王一见到李公公,就热情的上来打招呼,握着李公公的手臂亲热的很。

    然后又看向陈乐天,走上来猛拍陈乐天肩膀他叹道:“陈公子如此年轻,便有如此作为如此心性,实在是让本王佩服佩服,正所谓长江后浪推前浪,咱们这些前浪马上就要被拍死在沙滩上了啊。”

    陈乐天拱手行礼道:“王爷好,过奖过奖啊,小子惭愧惭愧啊。”

    最后,王爷转过头装作一副刚刚看到总督大人的表情:“哟,总督大人今天很赏脸啊,本王还以为总督大人不乐意来呢。好好好,总督大人咱们可有好久没在一起喝酒了,今天定要把你好喝到桌肚底下。”

    总督大人冷哼一声道:“本官今日岂能不来,本官还要与李公公和陈御史商讨接下来的事情呢,现在事情很多,任务非常紧急,哪有闲情逸致喝酒,喝喝茶就行了。”

    “哟哟哟,总督大人你看你总是如此扫兴,就算不看本王,看在李公公和陈御史的份上,你也要喝几杯啊,李公公陈御史你们说是也不是?”蜀王虽然是笑着说的,但说的话却针锋相对一点不让。

    显然这一王一总督经常这样争斗,连李公公都早就见惯不怪了,倒是陈乐天,虽然听人说过,但今天还是第一次见这两位蜀地最高长官当面斗嘴,虽然争的每一句在点子上,但火气都很大啊,总督大人此时根本不像之前那个心性平和,脾气很不错的总督大人。

    王爷的问话陈乐天当然不能接话,他总不能说王爷说的对,也同样不能说总督大人说的对,也没有资格来劝和两人。但李公公可以,李公公道:“你俩别争了,咱们先坐下喝会茶听个曲儿再说吧。”

    灯火通明的待贵苑里响起锣鼓唱戏声。

    声调委婉,如莺啼般婉转,听来令人心情愉悦。

    王爷,总督大人刘光耀,李公公,陈乐天,四人落座后没多久,一个四十多岁的肤色有点黑的男子快步走来,走到桌子旁对四人拱手道:“抱歉抱歉,本官来迟了来迟了,对不起。”说着,那人擦擦额头上的汗水,好像是一路跑了很远过来似的。

    “张大人请坐吧。”主家王爷笑笑,示意他坐。

    这个面色有点黑,看起来有些像农夫的张御史就是此次来协助陈乐天做事的御史台选拔出来的十位御史的头子。

    圣旨中他是陈乐天的副手,是副使。今天这场宴席,他是作为代表十位御史台御史来参加宴席的。( 修行在大宋 http://www.ranwenw.com/14_14780/ 移动版阅读wap.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