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道罚恶令 > 正文 第四百三十四章 以力证道
    “逼得人羞愧自尽?韩境当年的实力这么强?”陆笙也是露出惊容。自己虽然刚刚突破道境就有着道境中期的战力,那还是因为自己外挂开的太凶残了。

    韩境没有外挂,理论上来说就算突破了道境,修为也不应该比在道境之境待了十年的高手还强。

    “真实战力如何……说真的谁都不知道。韩境打败那位宗师前辈的不是靠比斗,而是靠一张嘴。”

    “嘴遁?”

    “什么?”柳宋波对陆笙迸出的词汇一脸茫然,就算联想也不明其意。

    “没什么?就是靠一张嘴说的那人羞愧?”

    “是啊,谁知道韩境的脑子怎么想的,竟然将三千大道尽数的藏于脑海之中,仿佛每个人的道境他都心领神会。

    你能想象,你最以为傲的境界,最以为傲的感悟却在别人的口中听到更加发人深省的感悟是种什么样的挫败么?”

    “在你最得意的领域,给以最可怕的深渊。这韩境的嘴遁功法端是了得。”

    “如果是一个,那还算了,但接下来,每一个走上昊剑山的宗师高手,全都自惭形愧的下山,而后纷纷闭关钻研自己的道。

    说来也可笑,道境宗师超脱红尘,不出现人间,不沾惹是非,似乎就是从韩境开始的。自那之后,很少有道境宗师以战养战,以战寻求突破。要换了以前……”

    柳宋波端起酒杯,悠然的吱了一口。

    “知道是什么样的人比武死亡率最高么?”

    “我知道!是绝世剑客!”陆狸激动的说道,“当年嫂子和柳青云比武,紧张的我哥坐立不安如炭火煎熬。两位绝世剑客比武,必有一死,或者两者皆死。”

    柳宋波摇了摇头,“剑客比武确实死亡率很高,但像步非烟柳青云之流的剑客,几十年未必出一个。在当年,道境宗师才是死亡最高的。

    因为道境宗师比试,为的是印证自己的武道,必然拿出全力。和道境宗师交手,谁敢不使出十二分的力气?一旦出手,必然收不了手,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北坎侯,就是走的此道。

    但自从韩境之后,也唯有北坎侯坚持古法。所以韩境被称为天下第一宗师,而北坎侯被称为大禹第一高手。”

    “那北坎侯和韩境有没有交过手?”陆笙好奇的问道。

    “交过,和北坎侯交过手之后还能活下来的只有两个,一个是韩境,一个便是你陆笙。”

    陆笙可不相信韩境在北坎侯手下留下性命之说,之所以能留下性命,恐怕是北坎侯和韩境的差距太大。就算激发雷属性的潜能都无法伤到韩境。

    而韩境也能游刃有余的收手,这才让北坎侯安然的下山。

    “韩境……还真是神一般的人物。”陆笙虽然对李浩然没有半点好感,但语气中对韩境却是充满敬意。

    单单从柳宋波的口中,这个韩境还真算得上无上宗师。不知道脑海中体验下的令东来,能否与韩境一战?

    “说起来我倒听闻柳前辈几桩趣事。柳前辈似乎也是走的以战养战的路子,早些年也曾经挑战天下刀客。后来突破道境之后上了一趟昊天剑门?之后……”

    “假的,别听那些人瞎说。老夫根本没和韩境交手,怎么可能被困在昊天剑门三年?我当初是后学末进,而韩境已经是无上宗师。

    我是抱着请教的心态上了昊天剑门,但不巧,韩境前辈在闭关之中。为表心诚,我便留在昊天剑门等他出关,这一等便是三年。

    之后我又去过两次,韩境前辈皆在闭关之中。要不是韩境前辈对我有授业之恩,你当我真的这么给面子会来昊天剑门观礼么?他李浩然算个球!”

    “呵呵呵……李浩然在楚州可是侠名远播,为何柳前辈对他感官如此差?”

    “当初在昊剑山,这小子就没事和我唧唧哇哇,要不是不想给韩境前辈留下坏影响,我早就一刀劈了他了。这个小人,不提也罢。

    说起来,这次他广邀宗师观礼,说是给韩境添光,怕是也是私心作祟。”

    “怎么说?”

    “韩境已经八十岁了,能不能突破还好说,就算能突破,他也不可能再当这个昊天剑门掌门。应该会去七大圣地之一潜修。

    这给昊天剑门造的这么大的声势,最后便宜的是谁?还不是他李浩然。就是不知道李浩然哪来的底气这么相信韩境能突破超凡之境。”

    “韩境既然已经成无上宗师这么久了,显然是没问题的。”

    “陆笙,你到底是新人啊,对超凡之境的认知……很浅薄。你知道什么叫超凡入圣么?超凡之境的意义是什么么?”

    “武学的另一个巅峰。”

    “是,也不是!如果仅仅是武学的另一个巅峰,何须取名为超凡之境,以一二三来取名不也简单直接?超凡,超越凡人,超越凡俗!

    这,本不该是凡人,凡俗能够企及的领域。你知道么?古往今来,超凡之境一直都是圣地的自留地。外人,就是神州九宗这种超然的门派也不该有超凡之境的高手。

    漫漫历史长河之中,以凡俗之身踏足超凡入圣者……不足十个!你能想象,这其中的艰难么?”

    “怎么会这么少?”一直在一边安安静静听着的步非烟眉头一皱,有些不快的问道。

    自从突破道境之后,步非烟也从来没有想过此生也就这样了吧?她性格恬静看似与世无争,但这要看在什么方面的。

    武道之路,步非烟从来没有想过什么境界。后天,先天,道境什么的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那绝巅之处,那武道的彼岸尽头。

    踏足道境,和她踏足先天一样,当感觉到前面还有路的时候,她就一直走而已。没有为了什么,只有她想!

    但现在,柳松波却告诉她,你的这条路是走不通的,那条路是只有圣地才能走的!开什么玩笑。

    这一刻,步非烟的剑道有了一丝波动,如果圣地之人在此,对步非烟说你的路走不通了,路被我们走了,说不准步非烟会直接暴起来一句,挡我路者,死!

    别的东西可以让,武道之路决不能让!

    但步非烟的表情却一如平静,没有起半点波澜。甚至问出那一句,她的语气还如此的风轻云淡。

    “烟儿,看来我们的路止步于此了。”陆笙没有感觉到步非烟的心境变化,半开玩笑的说到。

    “不会,如果这真的只是圣地的路,那我就把那条路抢过来。”步非烟的语气依旧静如止水。

    “咳咳咳……”柳松波捂着嘴剧烈的咳嗽起来,“你……不用……没必要……咳咳咳……”

    过了许久,柳松波才恢复过来,尴尬的看着步非烟,“这样的话,以后还是别乱说。此处只有我们,开开玩笑也无妨,但要被圣地之人听到,人家可不管你是不是开玩笑。

    你步非烟,还有陆笙这小子,你们两人岂是凡人?陆笙是谪仙,你是她仙妻,你两,早就脱离了凡俗了好不好?”

    “是么?”步非烟的脸色微微有了变化。

    “能与七大圣地平辈而交的,舍你夫君何人?你们两人别说突破超凡之境,就算突破不老之境我的不会觉得奇怪。”

    “不老之境?那是什么?”

    陆笙听柳松波说过,但步非烟却没有听说过。她也只知道在道境之上,还有一个台阶,却也无法在那个台阶之上再看到一个台阶。

    “不老之境顾名思义便是不会再受寿元限制,青春常在,不老永恒。”

    “不老不死?”

    “不老是不老,不死是不死。不过你也别想得这么远,你们有生之年能突破超凡已经不错了,至于不老之境,还是等看机缘。来,喝酒,喝酒!”

    桌底下,陆笙轻轻的拍了拍步非烟的小手。之前没有感觉到步非烟的心理波动,但在握上小手的时候,步非烟的波动已经无法瞒过陆笙了。

    夫妻同心,自然明白今天步非烟接受的信息量有些大。

    “那……柳前辈,请教怎样才能突破超凡之境?我和烟儿皆已突破道境,在道境之上,也算各有体悟。但道境……却让我们很是迷惘。

    似乎并无行迹可寻,就好像是……在无尽的黑暗中前行一般,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前行的方向是对还是错。”

    “哈哈哈……你也感觉到了?”柳松波很是幸灾乐祸,“我以前也纠结,但自从得韩境解惑之后才恍然大悟。没有前没有后,什么是道境?

    道便是道,道包容万物,化身万千,每个人修行的皆是道,谁又能说谁的道是错的?韩境前辈的意思是,道便是道,如果踏上道境是沿着一条路走的话,那么下一步就是将所有的路都走一遍。

    道合一,超凡需要万法。

    所以你说韩境为何要没事闭关?他就是在悟道,悟所有的道。”

    “果然,天道渺渺,唯有慢慢体悟了。”

    “不过当年韩境似乎和我说过另一个方法。”

    “什么?”

    “以力证道!”

    “以力证道?如何证道?”这一次,却是步非烟好奇的问。因为她修得剑道,剑道讲究专一,而让她转修别的道根本不可能。

    所以在步非烟看来,她未来能走的路,只能是以力证道了。

    “就是集中绝对的力量,打破天地的桎梏,生生的冲破限制,登上超凡。限制我们道,我们将其定为绳结的话,解开绳结和斩断绳结效果是一样的。

    而这集中的力量,便是庞大如瀚海一般的内力。哈哈哈……不过这种办法根本不可能有人做到。”

    “轰——”仿佛一道雷鸣,划过脑海,陆笙的动作,生生的顿住了。( 天道罚恶令 http://www.ranwenw.com/14_14583/ 移动版阅读wap.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