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四重分裂 > 正文 第七百八十五章:纸上谈兵 1/2
    数百年来,无罪之界西南大陆相较于其它几个板块来说都是最稳定且最复杂的,说它稳定,是因为这片地区的主要势力,即银色同盟、梦境教国、阿道夫自由领、格里芬王朝、帕米拉自由贸易区以及沙文帝国六方始终保持着默契,尽管总会在各种领域发生一些不可避免的小摩擦,其程度和规模却也都被控制得非常好,所有外患通通都被控制在一个相对无害的范围之内,内部从未出现过王国倾覆之类的戏码,均未给过其它国家什么像样的可乘之机,表面上皆是一片欣欣向荣。

    而说它复杂,则是因为除了格里芬王朝自己,其余五个势力都对其抱有巨大的警惕,因为这个国家实在是太过于强大了,尽管总面积还不到银色同盟的三分之二,国内政体更是臃肿腐朽,但其综合实力依然是当之无愧的西南之首,而且无论是历代帝王也好,还是那些在绝大多数情况下都并不是很配合皇室的大贵族也罢,都从未疏于提高这个国家的战力。

    没错,仅仅只是战力而已,比起那些始终都秉承着全面发展理念的邻居,格里芬王朝在经济、贸易、内政等领域的发展并不是很尽人意,他们唯一拿得出手的其实只有军事力量这一点而已。

    原因很简单,那就是这个帝国内部的势力划分实在是太复杂了,皇室与贵族之间的博弈、贵族与贵族之间的暗斗、派系与派系之间的明争、世家与豪门之间的对抗几乎每分每秒都在上演,而在这种情况下,包括那位被称作【血狮大帝】的切瓦特·罗根在内,每个手上握着筹码的领头人都不敢有丝毫松懈。

    综上所述,在这个帝国,哪怕只是一个小小的子爵,只要他/她脑子还没有彻底坏掉,都会把手中那点微不足道的战力武装到牙齿,哪怕仅仅只是为了自保。

    在绝大多数情况下,他们眼中其实根本就没有格里芬统治区之外的事,因为每个人都很清楚,比起去担心银色同盟那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盟主、励精图治的现任阿道夫大公、将沙文帝国经营得井井有条的‘商人王’威廉·伯何、帕米拉自由贸易区那个谁生意都敢做的执政官或者梦境教国那位深不可测的大牧首,那些每天都和自己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人才是最值得担心的。

    有资格呼吸着格里芬王朝上层空气的每个人都如履薄冰,生怕自己因为某个纰漏而在自己人的屠刀下万劫不复。

    这并非所谓的内忧,而是某种已经成为了体系和规则的趋势,格里芬王朝这个曾经险些统一了整个西南,曾经风光无限的古老帝国千年来逐渐酝酿出的趋势。

    在不愿意放弃祖辈所拥有的、自己所积攒的一切,也不想成为他人垫脚石的情况下,拥兵自重是每个游戏参与者都必须做好的基本功,包括他们的皇帝在内。

    所以,格里芬王朝从六百年前起,就始终保持着九个只听命于皇室的常备主力军团,以及被数个超大规模势力扶植起来的七个混合军团,再加上那些完全就是用金钱和资源砸出来的亲卫队、领主军、自治军、私军以及不计其数打着各种标签的佣兵团,格里芬这个国家的战斗力始终都强得骇人。

    在这种情况下,作为其邻居的其它势力自然是提心吊胆,时刻不敢放松对这头老狮子的警惕。

    要知道就算人家内部再怎么混乱,走到外面也都是‘格里芬人’,就算他们拥兵自重的原因从来都不是打算向自己发难,但‘兵’还是兵,当战争打响后,那些原本为了对付他们自己人才被拉起的战力会向谁举起武器简直连想都不用想。

    不得不防啊!

    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你家屋对面住着一对感情不和的夫妇,一天打完总是吵架,不仅如此,还经常买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放在家里,周一男的出门买了把沙鹰,周二女的网购了两把重狙,周三男的收购了一把二手AKM,周四女的从娘家拖回来一架八星八钻的加特林、周五男的下班回家时开着台自由、周六女的一边在楼道里哭一边打电话呼叫武装卫星支援、周日俩人看似和好了,但你却发现其中一人叫了名叫‘铀炸丸子’的外卖,这事儿搁你你慌不慌?怕不怕?

    哪怕你知道那俩人平常都是关起门来吵架,但万一哪天邻里邻居的要是发生点儿口角,谁能保证人两口子不会开着高达叫着武装卫星直接把你给灭了?

    所以上至银色同盟这个西南大陆范围最大、综合实力最强的势力,下至沙文帝国这种目前还处于发展中,除了经济方面路走得挺宽外各方面都不太行的小国,就没有谁不提防着格里芬王朝的。

    更何况这个帝国本来就不是什么善茬,从千年前格里芬王朝建立的那天开始,他们国家的历史就是一本战争史,被其吞并的中小势力加在一起几乎都赶得上梦境教国和阿道夫自由领的面积总和了,而现在堪称西南大陆综合实力最强的银色同盟更是原本那些惶惶不可终日的小国联手组成的。

    由此可见,其它势力对近百年都没怎么动过干戈的格里芬王朝抱持着如此戒备其实一点都不夸张,甚至已经算是保守的了。

    比起自己浪费大量人力物力财力白白提防格里芬数百年,包括沙文帝国这种几乎没有竞争力的小国,西南大陆的这些势力都更希望格里芬王朝自己分崩离析。

    毕竟根据后者的国情来看,这应该是迟早的事。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那个国家终有一天会在内部及外界的种种压力下分裂,变成数十个大大小小的势力,到时候西南大陆的局面就会彻底混乱,而这恰恰是我们希望看到的,我想也是银色同盟和阿道夫自由领那些人愿意看到的。”

    拉莫洛克对面前的卡特眨了眨眼,摊手道:“而这种结果则是格里芬皇室最不愿意看到的,毕竟无论那个帝国最后究竟会分裂成什么样,作为旗帜的罗根家族都绝无可能幸免,他们会死在最初的混乱中,渣滓都不会剩下一撮~”

    高阶祭司卡特点了点头,然后困惑道:“但是大人,这一切跟那位伊莉莎殿下故意放走刺杀亚瑟·伯何的凶手有什么关系呢?”

    “当然有关系。”

    拉莫洛克得意地笑了起来,轻晃着手指道:“我刚才不是说过了么,她想要激发格里芬王朝与西南大陆所有势力的矛盾,原因嘛,自然是想引发一场这片地界儿数百年来规模最为宏大的战争。”

    通过观察我们可以看出,原本还能勉强跟得上拉莫洛克思路的卡特这会儿终于彻底懵逼了。

    “想想看吧,在格里芬王朝注定会出事的情况下,没有什么会比一场由其皇室自己引导的,规模宏大、旷日持久的战争更能解决问题了。”

    拉莫洛克笑盈盈地看着卡特,耐心地解析道:“苟延残喘直至分裂,或许会给予那些贵族、派系机会,但作为皇室的罗根家族必然会成为牺牲品,就算格里芬侥幸没有分裂,在极度虚弱下被觉得时机成熟的其它势力攻击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所以......”

    “他们打算主动出击,掀起一场战争?”

    卡特猜出了拉莫洛克的后半句话,却愈发糊涂了起来。

    “没你想的那么简单,要知道开战固然容易,想要停战可就难了。”

    拉莫洛克挑了挑眉,耸肩道:“所以如果我猜的没错,那位伊莉莎·罗根殿下的想法应该是示敌以弱,让除了银色同盟外的其它势力先攻击他们,这样至少在道义上还会留有一些余地,就像之前那等同于送给我的一个郡,我想那就是伊莉莎殿下布局的一部分,呵,你不会以为我真的只是出于个人喜好,才将包括俘虏和大多数平民在内的所有人都屠戮一空的吧?”

    一滴冷汗顺着卡特的额角滑下,他之前还真就是那么想的。

    “微不足道的试探罢了。”

    或许是因为卡特的反应过于无聊,拉莫洛克也显得有些兴致缺缺,所以便没再继续分析下去,只是淡淡地说道:“直接说结论吧,在我看来,尽管这件事并非出自伊莉莎·罗根的手笔,但她却已经开始用亚瑟·伯何的死来做文章了,如果要试探着猜测一下的话,我想之后的发展大概会是这样的......”

    他说到这里是稍微停顿了一下,然后慢条斯理地站起身来,目光骤然转冷——

    “第一,在将亚瑟·伯何的死讯反馈给沙文帝国后,尽可能地拖延时间,调离所有位于格里芬南境的皇室直属军团,在展现诚意的同时悄悄将某些小贵族势力顶在前面。”

    “第二,当杀害亚瑟·伯何的凶手逃逸一事败露后,在咄咄逼人的沙文帝国面前打太极拳,拿出各种或真实或虚假的证据撇清自己的干系,这是做给其它势力看的。”

    “第三,失去了独子的商人王开始反击,格里芬‘被迫’迎战,呵,要注意这里的‘被迫’可不是真的被迫,真正搞不清状况的人就算不少,但也不会多到哪里去。”

    “第四,以闪电般的速度剿灭沙文帝国,并在过程中拆分自己位于东境、北境两处的力量,也就是格里芬第三、五、第七、第九军团,给我们梦境教国与阿道夫自由领可趁之机。”

    “第五,无法忍受诱惑的教国和阿道夫自由领加入战争,与此同时,银色同盟开始整备战力,格里芬王朝开始三线作战。”

    “第六,放弃格里芬西北约三分之一的领土,压缩作战空间,将腹背受敌的风险降到最低,皇室麾下主力部队向尼斯蒙特湖区方向移动,罗根家族死守王都布罗瑞德,全面战争开始,贵族势力被迫参战。”

    “第七,血狮大帝利用在战争时期的特殊权限,取得格里芬全境所有战力的指挥权,率领或多或少已经伤到元气的贵族们开始反击,暗中换血的皇室直属军团分两个批次返场。”

    “第八,僵持阶段,格里芬王朝的底蕴优势显露,教国与阿道夫自由领的战损开始迅速扩大。”

    “第九,逐渐开始承受不住的教国和阿道夫自由领压力日益剧增,格里芬那些被强行拉上战场的贵族协同皇室一起稳住了局面,但在获得了喘息之机后也开始打起了自己的小算盘。”

    “第十,血狮大帝以格里芬皇帝的名义牵头展开和谈,并承诺出大量教国与自由领无法通过战争应得的利益,同时免除注定会对‘联军’提供经济、物资支援的帕米拉自由贸易区几年的关税,再给银色同盟割点地,这仗基本也就打不下去了。”

    “最后,战争结束的短时间内,罗根家族将对国内已经元气大伤的贵族发动血腥清洗,彻底根除这个国家已经持续了千年之久的隐患。”

    拉莫洛克对卡特眨了眨眼,莞尔道:“当然,不仅只是我的一面之词,而且还是彻头彻尾的纸上谈兵,真到了那个时候,刚才我所推测的内容能有个十分之一的准确度就不错了,所以你大可不必当真。”

    而已经被拉莫洛克惊出了一身冷汗的高阶祭司卡特却是心悦诚服地弯下了腰,敬佩道:“大人明鉴!”

    “都说了只是纸上谈兵,你太认真的话就没意思了。”

    拉莫洛克无所谓地笑了笑,然后便将视线投到了桌上的第个卷轴上,悠然道:“再给我读读这份报告吧,虽然东北教区那边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救不回来了,但我还是很好奇苏米尔那位棋手是怎么落子的。”

    “是,大人。”

    卡特恭谨地应了一声,然后便拿起了那份来自北方的情报,消去了上面的火漆......

    “目前,负责污染圣山苏米尔的东北教区依然在积蓄兵力,两支主力部队分别于雪鸠丘以及吹雪峰按兵不动。”

    “嗯,他们死定了,然后呢?”

    第七百八十五章:终( 四重分裂 http://www.ranwenw.com/13_13356/ 移动版阅读wap.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