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奥术起源 > 正文 第四百三十六章 军议亮剑
    最近几十年,兰斯洛特王室统治阶层虽然风雨飘摇,国王、摄政王风水轮流转的换了好几茬,但是冲突都停留在高层,并没有出现大规模战争。

    细数起来,拜伦联盟这几年最大的几场动乱,都与永夜军领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先是曼育军领的奴隶起义军起义,后是与金斯利家族争夺绝望沼泽,双方动用总兵力超过四十万,已经算是拜伦联盟最近十几年最大的武装冲突了。

    相对稳定的生活,必然会让人口进入井喷增长阶段。

    这个世界可没有计划生育一说,也没有什么丁克家庭。

    追求血脉延续,家族繁荣昌盛,才是这个年代的主基调。

    只要不是智商欠费的领主都知道,人口意味着生产力、意味着兵力、意味着科研力量,是一切一切的基础,对生育都是呈鼓励的。

    人多力量大,这句话在这个时代绝对无比适用。

    永夜军领用自己十三年的发展统计数字证明,阿沙恩大陆上,拥有好生养基因的不光奥丁兽人,只要食物富裕,无论安迪斯人还是拜伦人,双胞胎乃至多胞胎并不是什么罕见存在。

    综合以上因素,兰斯洛特王室统治下的总人口数不会下于两千万,甚至更多。

    拜伦联盟其他军领,人口虽然没有兰斯洛特王室这么爆炸,七八百万总是有的,林林总总下来,一个拜伦联盟就能奔亿。

    东西两大奥丁帝国,受限制于结构体系,没有这么恐怖人口基数,但是几千万还是有的。

    一比之下,永夜军领的四百万总人口,还真算不上什么。

    但是凭借这些人手,他们创造的价值却相当可怕。

    一条雅各布江的商贸纯利,已经顶上拜伦联盟一个军领巅峰时期的税收总收入了,这还不是他们的全部。

    这就难怪,过去一年,永夜军领即便是处于战争状态,依旧有余力支援断崖氏族,同时还能保证内部大量基建工程进行。

    永夜军领能从大山中一步一个脚印走到现在,确实拥有自己的独到之处。

    光是各种报告,一听就是三天。

    虽说枯燥无比,但是对能听进去的人来说,确实长见识。

    不过这些都是开胃菜,等到第四天,谈及未来一年规划,才是真正正菜,这个时候,就是军事参谋部表演的时候了。

    活力最盛的主力参谋长凯尔曼第一个上场道:“最新情报,大家已经人手一份了,相信关于东西两大奥丁帝国与拜伦联盟的复杂关系,多少心中有数,我在这里就不多说一些了,简单总结一下就是,西奥丁帝国出了一位英明神威的王,他的目的是创造他爷爷都没创造的辉煌,重新让奥丁帝国恢复一统,不过是在虎族王旗下。

    偏偏奥丁帝国的正统王庭狮族王庭这边不给力,内部争权夺利厉害,给了对方可趁之机。

    而拜伦联盟不会对这种状况坐视不理,至少兰斯洛特王室和斯特雷奇家族不会坐视不理,一旦奥丁帝国重新完成统一,在一名英明王的率领下,到时候日子最难过的,还是他们。

    所以西奥丁帝国必然会对东奥丁帝国开战,拜伦联盟则会在后面搞乱,捅西奥丁帝国的刀子,让他们没有办法顺利的完成统一,至于何时开战,拜伦联盟怎么个捅刀子法,一切都处于待定状态。

    这些都不是最主要的,我们需要分析的事情是,这件事情对咱们的影响,咱们应该采取怎样的行动,将咱们的利益最大化?”

    前三天一直处于昏昏欲睡状态的安迪斯猛虎泰戈尔突然来了精神,瞪大眼睛道:“难道军事参谋部有参与两大奥丁帝国内部战争的计划?”

    “泰戈尔将军想多了,就咱们这小胳膊小腿,人家不找咱们麻烦就不错了,就算想参战,咱们也得能抽调出兵力来啊!”凯尔曼参谋长摊摊手道。

    “既然不参战,又怎么谋取利益?难道人家主动往咱们家送菜。”泰戈尔将军大失所望。

    “谋取利益不一定非得发动战争,商贸手段的犀利程度丝毫也不差。”凯尔曼参谋长笑着道,“直接往奥丁大草原上派遣商队的方法已经不可取了,不过领主大人刚刚打通了塞德里克大公这条线,那边将会在瓦莱丝塔商会的帮助下,建立互市,咱们的商品可以直接顺江而下,再通过瓦莱丝塔商会运到边境线上,从而流入奥丁大草原中,因为安全系数大幅度上升,利润也跟着水涨船高。”

    “这个只怕是小头吧!”埃里克森将军挑着眉头问道。

    “没错。”凯尔曼点点头道,“这不是咱们今天的主要议题,这场战争对咱们来说,多少太遥远了,在局势没有明朗之前,咱们什么也做不了,但是柯格尔草原方向,咱们多少可以松一口气,将主要精力对准其他方向,先解决咱们的内部问题。”

    说到这一点的时候,无论是鳄族人高层,还是断崖氏族的洛克和耶鲁,都是精神一振,露出了倾听神色,因为永夜军领内部问题,多数与他们息息相关。

    凯尔曼参谋长调了调众人的胃口,接着道:“我们军事参谋部具体汇总了一下来年用兵情况比较大的点,诸位若是有什么疑问或者要补充的,可以随时打断我,咱们在这里只是探讨,不是宣布战略计划。

    第一个点,就是绝望沼泽边境线驻守的事情,将主战兵团长时间驻守在这里,显然过于浪费,我们建议今年正式筹建地方守备兵团,除了用于边境线驻守,还可以协助附近城镇进行治安管理,必要时刻协助主力兵团进行作战。”

    “这个确实该提上日程了,现在地盘这么大,单凭咱们主力兵团有点捉襟见肘。”埃里克森将军赞同的点点头,“不过兵源却是一个问题,适龄精锐可全被咱们筛选进主力兵团了。”

    永夜军领现在拥有四百多万总人口不假,但是低龄化厉害,有近一百多万是最近十年,生活稳定后生养的。

    未来他们必然是永夜军领的中坚力量,但是现在他们却需要他们花费精力抚养,至少五六年之内不要想。

    “一方面矬子里拔将军,另一方面则是进一步放开女性从军限制,至少放开在地方守备兵团的限制,毕竟他们的主要任务是维护治安和警戒,埃里克森将军不能拿衡量主力兵团的标准衡量他们,若真那样的话,他们就不叫地方守备兵团了,直接叫第三集团军得了。”凯尔曼参谋长回答道。

    “是我想多了,参谋长继续吧。”埃里克森将军表示自己没疑问了。

    “若是没有其他问题,我就继续了,地方守备兵团牵扯到的东西很多,等到真正组建的时候,我们会拿出更详细的方案来,同样不是今天咱们探讨重点,咱们今天探讨重点是在后面两个点上。

    第二点是克莱恩部落的问题,它现在就是一颗毒瘤,若是不将其彻底铲除,咱们始终会有一个集团军兵力被他牵扯住,可是这个部落的特殊情形,大家已经十分清楚,根本没有办法打硬仗,否则就算吃下他们,咱们也将会损失惨重。

    但是经过兄弟港的那一波防守战后,这些家伙的智慧明显又升级了,现在不仅对咱们的引诱战术无视,整体也呈龟缩状态,不仅不继续向外扩张,就连原有地盘也放弃了大半,聚集在一起,让咱们根本无计可施。

    第三点则是断崖氏族的问题,我想班希伯来参谋长比我更具有发言权,就让他讲讲吧!”凯尔曼将发言权转交给了班希伯来。

    这一位曾在安迪斯人中有名有姓的实权人物,似乎已经完全适应了现在的角色,等到所有人目光转移到他身上之后,方才不慌不忙的道:“断崖氏族那边的情况有点复杂,不仅入侵敌人特殊,敌人入侵原因也十分特殊。

    肯塔纳野蛮人的个体战斗力恐怖程度超出常人想象,每一名成年的肯塔纳野蛮人士兵,都拥有伪大骑士的实力,平均每十个人中便有一名大骑士,每百人中就有一名冠军骑士,最恐怖的是,他们的肉体极限与普通人是不同的,同阶中,他们的力量具有辗压性优势,一名启动双重巨力的山地肯塔纳野蛮人才能勉强与对方一较长短。

    同阶与他们的对垒,若是拥有足够空间还好说,可以凭借技巧和速度,勉强拖住他们,一旦被他们逼入死角,面临的将会是赤裸裸的辗压。

    断崖氏族之所以能扛这么久,并不是他们的实力足够强大,而是这些肯塔纳野蛮人散漫惯了,缺少强有力的声音,没有组成成规模的军队,否则冲散断崖氏族,对他们来说,并不是一件难事,还请洛克族长和耶鲁将军不要误会,我绝无诋毁你们氏族战斗力的意思,毕竟咱们曾经亲自交过手,对于双方的实力,心中都有数,只是拿这个用来比较。”

    耶鲁闷哼了一声,没有搭话。

    断崖氏族族长洛克大度的道:“参谋长大人多虑了,你说的情况是一种事实,我们没有否认事实的道理,再说我们的自尊性还没有这么脆弱,参谋长大人着实说就可以,否则因为情报错误,造成错误判断,对我们断崖氏族来说,也不是一件好事。”

    “洛克族长能想明白这一点最好不过。”班希伯来冲着洛克族长点点头,继续道:“肯塔纳野蛮人现在没有组成一个集体,组织一支强大的军队,那是因为他们凭借自己个体,就能获取到足够的生活资源,一旦咱们全面介入,情况就不好说了。

    因为他们进攻断崖氏族领地,并不是因为他们贪图这里的产出,而是肯塔纳冰原上气候异常,他们赖以生存的大规模海猎时间缩短,无法维持他们一年生活所需,咱们将他们赶回肯塔纳冰原去,等于将他们赶回去送死,他们必然会拼死反抗,抱团取暖是所有生物的本能,当他们面临个人无法解决危机时,他们自然不自然的就会聚集在一起,到时候不仅是咱们能不能将他们赶出去的问题,而是能不能抗住他的联合反扑!”

    “不是为了领土?而是为了生存?那为什么不像当初支援我们鳄族人一样,支援给他们一部分粮食,帮他们渡过眼前这场危机,到时候他们不就自行退去了吗?”毕夏普疑惑的问道。

    永夜军领运用利益软化人的手段,他们可是亲自领会过,那可是一顶一的犀利,不知不觉中,便将自己领民的心拉到他们那一边去了。

    “抱歉,忘记诸位是第一次参加这种军事会议,对肯塔纳野蛮人的状况了解的并不是那么清楚。”班希伯来参谋长主动致歉道,“这种方法,我们以前已经讨论过了,但是被否决了。

    一方面是因为肯塔纳野蛮人的生活风俗与咱们存在很大差异,他们是不折不扣的强权社会,主送赠送粮食示好,很容易被他们理解成软弱可欺,有可能会变本加厉索取更多。

    另一方面是聚集在这里的肯塔纳野蛮人只是一部分,一旦这么做,很可能会将整个肯塔纳冰原上的野蛮人全引来,他们的一部分就已经将咱们搞的焦头烂额,要是全引来,将会是怎样的景象,就不用我多说了。”

    “原来如此。”毕夏普大长老点点头道,“是我将事情想太简单了,参谋长阁下继续。”

    “所以,这里是安抚不能安抚,打不能打,只能这么拖延僵持着。”班希伯来参谋长摊摊手道,“我也是技穷了,想不出更好的解决方法,希望能借这次军事会议,集思广益,看见有没有更好意见。”

    “这两个问题中,关于克莱恩部落的问题,可以暂时搁置,和这些无法用常理衡量的怪物,硬碰硬是不可取的,咱们要充分利用技术方面的优势,削弱打击他们,这个兵工厂那边一直在想办法,等那边的试验结果出来后,再议不迟。”

    一直旁听的肖恩,抿了一口茶水,润了润嗓子接口道。

    “今天断崖氏族的两位主要首领也在,咱们将重点放在第三个问题上探讨一下,看看有没有行之有效的解决方案?总是这么不上不下的拖着,对咱们没什么好处,对断崖氏族也不利,毕竟这是一处不停流血的疮口。

    根据我们收集回来的情报显示,仅仅去年一年,断崖氏族就折损了七百二十三名氏族战士,而整个断崖氏族也不过十万人,氏族战士满打满算也只有万五,继续这么下去,用不了几年,断崖氏族的精锐就要打光拼光了。”

    肖恩的最后几句,明显是冲着洛克和耶鲁两名断崖氏族首领去的,会议室中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两人的身上。

    等待了三天,事情终究还是临头了,这一刻老爹洛克的心境却无比平静,回望着肖恩道:“领主大人所说的情况完全属实,不知道大人有什么好的意见?”

    另一位主力参谋长布兰恩想要开口说话,却被肖恩抢先了一步,“洛克族长是聪明人,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我们对断崖氏族的援助并不是无底线的,以前我们之所以援助你们,是需要你们作为屏障,挡在我们与肯塔纳野蛮人之间,防止他们直接冲击我们的领地,现在我们的防御体系的整建已经接近尾声,只怕我们今年就没办法对你们继续提供援助了。”

    “你们这是过河拆桥。”人熊耶鲁猛然站起身,双目圆睁的瞪着肖恩。

    “过河拆桥?”刚刚肖恩将自己应该说的话抢了先,这一次布兰恩主力参谋长可不敢怠慢,主动跳出来挡剑道,“耶鲁将军的这项指责未免太重?也太过无厘头,咱们双方既不是从属关系,也谈不上盟友,充其量就是相互利用,我们为你们提供援助,你们帮我挡住肯塔纳野蛮人,这是双方心知肚明的事情,现在我们不需要了,撤销援助,那也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大家都是有理性的聪明人,不要拿太幼稚的理由出来惹人笑话。”

    “你们……”人熊耶鲁气的大脸涨红,一时之间却又找不出理由反驳,论诡辩能力,十个他捆起来,也不是布兰恩一个的对手。( 奥术起源 http://www.ranwenw.com/12_12744/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