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在煤矿卖煤的那些日子 > 正文 第622章 哎呀,秦晋这个货……
    “行啊,晓瑶,那董事会和监事会的人选,我们就这样定了,到时候聘任总经理和副总经理的人选,就由董事会聘任了。”

    “到时候,你的代表可以自由发表意见,把你的意见充分带到。”

    张小北和彤丹丹商量事情也用不着拖泥带水,话说两人毕竟是露水夫妻的关系。

    “董事会,你们四个人,我就一个代表。四比一,肯定是你们说了算。”

    “更何况,我的代表都是你帮我挑的,那就更没有什么好说的了,总经理和副总都是你们的人选,更何况,煤矿我是一窍不通,发表意见也发表不到点子上,所以你们定吧。”

    “另外,我派出的代表,能不能在公司担任职务?”

    嗯,这是人家彤丹丹提出的要求,我不能光监督董事会的决策啊,我也得监督经营层的经营啊。

    “可以,你派出的董事可以担任公司的副总经理。”

    张小北说玩,便拿起手机,计划给秦晋打个电话。

    说实话,销售系统内部人,张小北要是都协调不了,那还说个屁啊。

    电话响了三声,秦晋就接起来了。

    “秦晋,在平峰集团待得怎么样?”张小北说的很正式,生怕秦晋这货给你什么话都往外撂,有点儿“提醒”的意思。

    可秦晋哪管你那么多啊,直接就接话了:“哎,我说头儿,你今儿个说话怎么阴阳怪气的,我在平峰集团怎么样,你会不清楚?”

    得了,还引出一个根本不客气的态度来。

    张小北撇了撇嘴,看了看彤丹丹,彤丹丹也是觉得有意思,捂着嘴笑了。

    “秦晋,少特么跟劳资扯淡,让你说你就说。”嗯,还得这么说话,好像节奏才对。

    “真不怎么样,让我回金盛吧,哪怕煤场上干个处长也行,副的都行。”看来平峰集团那边的气氛还是很压抑,搞的秦晋一副永远都不想去适应的样子。

    “回金盛?你想的美,要回就回你的老家秦省去!”张小北这就开始下套了,不过这连哄带吓的招数不知道对秦晋管不管用。

    那娘们儿的套路,有时候连张小北都把不住。

    “哎呦,怎么了,头儿,你在秦省遇到难题了?需要帮手了?”秦省的话音明显有点“看笑话”的味道,不过当然是上下级之间开玩笑。

    “是啊,需要你这个大能人了,怎么样,回不回来?”张小北求大不尿求二地说道。

    “不回去,坚决不回去,坚决不回去面对那个糟老头子!我们家那糟老头子,坏得很,我好不容易逃离了魔掌……”

    秦晋还没有说完,张小北就不想听了。

    “滚蛋,少特么废话,这是命令!这个事儿就这么定了。”

    “我马上就跟董事局主席和总裁汇报,下周一你就来报道,平峰集团那边金盛集团再派人。”

    “别叽叽歪歪的,一天起来下个命令都这么费劲。”

    张小北生怕秦晋再接起他的话,说一些“不着调”的话,索性比给秦晋开口的机会,一连串说了这么多之后,直接把电话就给挂了。

    要是再打,直接就不接了。

    说实话,秦晋这娘们儿,有时候张小北都有点儿“怵”。

    完了之后,张小北“很没有面子”地看着彤丹丹:“哎呀,秦晋这个货啊……”

    “咯咯咯,有点儿意思。”彤丹丹似乎暂时忘记了自己的忧心事儿,心情似乎也跟着好了,捂着嘴笑个不停。

    “我说小北,看起来你在下属面前的威信不怎么样啊,一个个地都不尊重你,我说你不是把人家睡了吧!”彤丹丹取笑张小北道。

    “我特么敢吗?跆拳道黑带好几段,我要不要命了!”张小北看彤丹丹心情好了,也不愿破坏气氛,反而逗开乐子了。

    “真的假的?”彤丹丹还有点儿不相信。

    这张小北才把秦晋如何在国外留学,如何回到家跟老爷子闹意见“出逃”,怎么在会所表演翻跟头,最后怎么被发现,来到金盛的故事说了一边。

    还嫌不过瘾,又把自己怎么发现秦晋,秦晋怎么被集团公司“调来调去”地任用,也交代了个前前后后。

    这彤丹丹才点着头竖起了大拇指,说张小北,真不错啊。

    张小北说,什么不错啊,还把你羊脂玉一般的大拇指竖了起来。

    彤丹丹说你们金盛集团真不错啊,还能有什么。

    从你跟秦晋的交往点滴上能感觉到,我们现在是两个世界的人。

    你在的世界,阳光、通透、乐趣多;我在的世界,冷淡、阴暗、没人情。

    想来不仅仅是你跟秦晋之间,应该是你们金盛集团内部都是这样的吧。

    张小北说,反正我除了不敢跟刘董和金董不敢呲毛儿之外,其他的都是胡缠乱打,包括总裁,我都敢没大没小。

    当然了,关键的时候,必须保持足够的尊重,秦晋是平时敢跟我乱放炮,但到了关键时候,那是必须执行命令。

    你放心,下周一,那比我来的还早,一准儿在我办公室门口站着。

    彤丹丹说,看来你们刘董确实是个好人,是个可以依靠的企业家。

    张小北说那必须的。

    不过张小北心里一震,我靠,没想到就给秦晋打了个电话,还还起到这个效果了。

    最起码,表现出了金盛集团上下级之前融洽的组织关系,这种融洽的关系,一定是企业家发起和倡导的。

    所以,足见刘董是个好人,是个可以依靠的人,要不然大家怎么能这么融洽呢?

    也许,彤丹丹的思想能够就此打开口子,最后把股份出让出来,也不是没有可能。

    至少一点,她认识到了刘向波不是一个坑人的人。

    “行了,晓瑶,事情我们一步步往前走,这个世界上有些事情是有希望改变的,我们还是往前看吧!该吃饭吃饭吧!”嗯,这俩人一说话,早过了饭点儿了。

    “好,今天你张小北干了个大事儿,得好好请客才行。”彤丹丹的心情现在也放松了,似乎有一点将来如果靠上了刘向波也有点安心的意思。

    “那没问题,不过前提是,我得给刘董汇报一下,说94%的股权转让已经完毕,剩下的陈总的6%,还想自己拿一段儿时间。”张小北笑着摇头说道。

    “那我回避一下?”彤丹丹说着便站起身来。

    张小北一只手找电话号码,一只手把彤丹丹又按下来,直接单手把彤丹丹搂靠了过来,让彤丹丹的脑袋靠在自己的肩膀上。

    张小北知道,彤丹丹此刻最缺的一定是安全感,这个动作只是让她心里踏实一点。

    “刘董您好,我是小北……”电话接通,张小北十分沉稳地开口了。( 我在煤矿卖煤的那些日子 http://www.ranwenw.com/12_12689/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