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先砍一刀 > 第八十四章 黑箭白羽
    一切,都是如此祥和。

    今日晴朗,万里无云,天空一片碧蓝。天气不冷不热,刚刚正好。微微的风一吹,绿油油的田野之中波浪起伏。

    在一片田野中,一间小屋在这里孤零零的立着。小屋后,一老妇人颤颤巍巍的从鸡窝中掏出了蛋,满是皱纹的脸上带起了笑容。

    距离此处200步外,两个不速之客来到了这里,正是老酒鬼和铁金牌二人。

    铁金牌是个非同一般的神射手,看的极远,哪怕是两百步开外,他也将那边的景色看得一清二楚。他看着那个老妇人拿着鸡蛋进了屋,扭过头问道:“你确定?”

    “放心吧,我是不会错的。”老酒鬼打了个哈欠,捶着腿靠着树坐了下来。

    铁金牌点了点头,他并不会因为对方看上去只是一个普通的老妇人而心软,他只是本能的问问,确认一下。在天师府干了这么多年,怎么样善于隐藏的妖怪他没见过,外表早已不是阻拦他开弓的理由了。

    他摘下了背后长长的包裹,这包裹很长,不知道的人还以为里面藏了一只短矛。不过,这并非是矛,而是一张弓,一张很长的弓。

    这张弓通体漆黑,看上面的颜色仿佛黑铁打造,但这张弓并非是铁铸的,而是一种植物的根。这张弓并不平滑,有凹有凸,却有一种别样的自然。

    随后,铁金牌又取出了弦。

    这是一根几乎有小指粗的弦,通体灰色,很是平常,仿佛就是一根麻布绞成的绳子。

    他鼓起了力量全身的力量,将这张弓上好了弦。这才带上了玉做的扳指,抽出了一支长度吓人的箭,黑色的杆,白色的羽,三菱锥的头。

    而就在此时,对面小屋中的门忽然打开,五个穿着严严实实的黑袍人跑了出来,四散而逃。

    看来,被发现了。

    不过,铁金牌并不在意,因为,他的目标跑不了。【¥…爱奇文学om ~…免费】

    他宽大的衣袍下,肌肉蠕动膨胀。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随后一把拉开手中这张长的吓人的大弓。

    弦被绷得笔直,大弓也弯成了满月,铁金牌一只眼睛微微一眯,而另一只眼睛瞳孔正在发生细微的变化,瞳孔之中又长出来了一个瞳孔,接着一层一层,一个瞳孔套着一个瞳孔,似乎无穷无尽。

    大弓嘎吱嘎吱作响,铁金牌后背的衣袍被强健的肌肉撑破,身高也拔高了数寸。让他原本就高大的身躯显得更加庞大,就像一个小巨人。

    黑漆漆的箭头,在顶端泛出一点毫光,随后这点毫光越来越耀眼,当到了顶点的时候,铁金牌猛的松开了手。

    崩!

    瞬间弯曲的弓身恢复了原状,被折叠的弓弦变得笔直。

    一声刺耳的破空声中,一条笔直的白线出现了,上面有着一圈一圈的波纹荡漾开来,这是那支箭留下的痕迹。

    黑色的箭飞速的旋转着,那一点毫光无比闪耀,就像是夜空中最闪亮的那一颗星星。

    整支箭一闪而过,只是在后面留下了一圈又一圈的波纹,留下了那一条笔直的白色仿佛汽雾一般的轨迹。

    一个黑袍人身体猛的一顿,胸口一朵娇俏可人的血花绽放,一条笔直的血线追着白色的箭羽而去。

    黑色的利箭一头扎进了泥土中,只留下了巴掌长的箭尾微微颤抖。笔直的血线化作无数血珠,洒落在地上,留下了一条笔直的血痕。

    黑袍人跪在了地上,直到此刻,那迟迟来到的刺耳的破空声才在她耳中回荡。

    同一时间,其他的黑袍人也倒在了地上,然后黑气冒出,原本充实的黑袍,瘪了下去,一只只老鼠从袍子下面钻了出来,尖叫着四散而逃。

    铁金牌身体就像是漏了气一样,迅速缩小,变回了原样。

    他有条不紊的摘下了手中的扳指,取下弓弦,将弓、弓弦、扳指妥善放置,整个过程赏心悦目,看他那虔诚的模样,像是进行一套仪式,而不像是杀人后收回凶器。

    “完事了?”老酒鬼问。

    “完事了。”铁金牌说。

    老酒鬼仰头喝了一口酒,伸了个懒腰站了起来:“你不去看一看她死透没有?”

    铁金牌重新将弓卷在布包中,背在了背上,道:“我出手,她必死,有什么好看。倒是你,不去看一看她是什么来头。”

    “有什么好看,一个利欲熏心的老巫婆而已。”老酒鬼无所谓的说。

    “那走吧,快些回去。”

    “等等!”老酒鬼突然面色严肃起来。

    “怎么了?”

    “我中毒了。”

    “扑通”一声,老酒鬼倒在了地上。铁金牌脸色一变,连忙冲了上去,将老酒鬼浑身检查了个遍,随后一把扯下咬住他屁股的毒蛇,割开伤口放血,又从他身上搜出了解毒丹,喂他服下。

    老酒鬼幽幽醒来,铁金牌憋着笑问:“怎么样了?”

    老酒鬼晃了晃头:“狗日的,当初老子是造了什么孽,学什么不好学了这个。”

    一身霉运附身,老酒鬼能活到今日,也算是奇迹。

    “能走吗?”

    “怕是不行。”老酒鬼捶了捶腿:“腿麻了。”

    铁金牌摇了摇头,一把扛起了老酒鬼就往回走去。

    一条无名河中,一尾长得平平无奇的鲢鱼在水中自由的游荡。

    一艘小舟悠悠的荡过,一个渔夫打扮的老人拿起网兜就将这尾鲢鱼网了上来。他又快又准,娴熟无比。渔夫满意的看着这尾鲢鱼,裂开了嘴,露出了残缺不全的黄褐色牙齿。

    突然这尾鲢鱼剧烈抖动,老人的手一松,鲢鱼重新掉入了河中,头一摆,消失在水草之中。老人呜呼一声,垂足叹息。不过很快,他又重新振作起来,拿着网去网别的鱼。

    渐渐的,入夜了,虫鸣声一片。

    残破的茅草屋中,白日打渔的老人卷缩在屋子的一角,床也没有,就睡的干枯的茅草之上。

    月光下,一个黑袍人悄无声息的出现,他轻轻地推开了门,站在了老人面前,低头看着卷曲熟睡的老人,用别扭的声音轻轻的呼唤:“主人……”

    过了一会儿,老人醒来,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擦掉眼角的泪水:“你来了,事情办的怎么样?”

    “回禀主人,事情很不妙。”黑袍人语气中带着惶恐:“许家被天师府的人团团保护,无从下手,组织了几次,死了好几个手下,也没办法。好不容易让那许仙中了诅咒,那条青蛇又出现了,有那条青蛇在,我们实在无法。”( 先砍一刀 http://www.ranwenw.com/12_12434/ 移动版阅读wap.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