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头狼 > 正文 4261 小人物,大爆发
    “你说的啊王攀,今晚上谁跑谁孙子!”

    李嘉乐也没怂,举起来手机臭骂。

    王攀无所谓的轻笑:“给你一个钟头时间码人,够不够?”

    “大哥,我让王攀欺负了,你赶紧来趟中医院骨科吧。”李嘉乐瞬间拨通电话,同时朝着旁边那帮小青年吆喝:“还看他妈啥呢,有多少人来多少人,让人骑脖子拉屎,以后你们还混不混了。”

    “老六,把兄弟们都喊中医院。”

    “喂,表哥,我让人打了..”

    几个小青年这才反应过来,纷纷开始打电话摇人。

    “狗子,让兄弟们带齐家伙什来趟中医院,以前在河西村开石料厂的那个李二胖要跟咱们试试深浅。”王攀也没闲着,一边打电话,一边朝我道:“朗哥,你们先走吧,我跟这小子本身就有点小矛盾,前几天我就整他,结果贺方跑出来摆事儿。”

    我迷惑的问道:“贺方?贺金山的侄子?今晚在达达酒店那个?”

    “对,就是他!”王攀点点脑袋道:“你放心,这种事情贺方不会管的,不然就是他以大欺小,我今天肯定好好教训教训李二胖,让他知道广平县到底是谁的天。”

    听着这家伙不伦不类的喊号,我有点哭笑不得,一下子有种越混越回去的感觉,喊人干群架,这种事情在我印象中,好像已经很久都没有做过了。

    “走吧,让他们折腾。”车勇凑过来,一手挎住魏伟的胳膊,一手搭在我的后背上,压低声音念叨:“掉价。”

    “小攀儿,你悠着点,不是啥大事儿。”我点点脑袋,不放心的又叮嘱王攀一句。

    不过这家伙此刻可能是已经开始“热血沸腾”,对我的劝阻,完全充耳不闻,昂着脑袋挑衅对方的李嘉乐:“李二胖,病房地方小,牛逼咱就到门口去。”

    “诶卧槽,老子怕你?”李嘉乐毫不畏惧的应战,朝旁边小青年摆手:“走,全部下楼!”

    顷刻间,一帮人呼呼啦啦的涌出病房,谁也没再多理会始作俑者的魏伟。

    魏伟抹擦一下脑门上的汗珠子,担忧的冲我开口:“哥,咱不管呐?那兄弟可是为我出头的,我要是连句好听话都没有,是不是显得太不地道了?”

    “管个屁,你觉得这种小地方能打起来群架么?全县城加起来的混子估计也就百八十号,人喊人,喊过来的基本全认识,最后狗扯羊皮的说几句废话就全散了。”车勇白楞他一眼训斥:“倒是你小子,咋越混越下道呢,跟一群烂仔置个毛线气。”

    魏伟抿着嘴角解释:“不是勇哥,你不知道刚刚那帮狗日的有多操蛋,我大哥好心好意的道歉,结果他们..”

    “行啦,没在现场我也知道,绝逼是你先动的手。”车勇拍了下魏伟的脑门笑骂:“年轻人血气方刚没毛病,但得分对手,你看狼啥时候跟羊讲道理?下次没把握一招必杀,就收敛住脾气,得了,我也没脸说你,我自己也特么是个楞逼,好端端的房门被人踹个大窟窿。”

    说着话,车勇走到门口,摸了摸门板上的大洞,摇摇头道:“你俩先下楼去吧,二牲口估计已经到了,我上护士那儿问问咋赔偿,别因为这点破事让医院报警,最后惹一屁股的骚。”

    我清了清嗓子忙不迭问他:“大哥勇,交代你的事儿办没?”

    “办的明明白白,四个枪手全安排到王攀在金鹏小区的那间房里了,要不是王攀给我打电话说你着急忙慌的跑到中医院,我这会儿还跟那哥几个把酒言欢呢。”车勇压低声音回应:“待会把你俩送回去,我再继续跟他们喝点,全是性情兄弟,感觉特别能唠到一块。”

    “行,我们在楼下等你。”我笑了笑应声。

    因为小糖果祖孙俩的遭遇,车勇异常的厌恶王攀,我估计要不是听到我有事,打死他都不带跟王攀独处的。

    几分钟后,我推着魏伟来到住院部楼下,而正对面的大门口此时人声鼎沸。

    街道两边全是打着双闪的私家车,黑压压的两伙人隔着十几米对峙,各种难听的骂街在街头回荡。

    “卧槽,来这么些人?”

    坐在轮椅上的魏伟一下子直楞起腰杆,虎着脸念叨:“哥,咱得过去,不然真说不过去。”

    “过什么过,这种架势能打起来才有鬼。”我一巴掌拍在他后脑勺训斥:“你别特么添乱了,折腾的两伙人都是有根有蒂的,他们想闹,上面的也不会同意,顶多聚几分钟就散了,刚才没听大哥勇熊你,做人得有格局,你有这精力跟一群小人物耗什么,真想施展拳脚,过两天我给你安排个场合。”

    魏伟高高的扬起脖颈,像个长颈鹿似的观望,可能一个字都没听进耳朵里。

    我也懒得跟他絮叨,掏出手机按下二牲口的号码。

    “我到了朗哥,门口有两帮小流氓约架,正门开不进去,我这会儿在侧门的最西边。”二牲口瓮声瓮气道:“奶奶个孙子的,现在人是真没素质,我就下来解了个手,谁知道车就被人给堵上了,你稍等等一会儿哈,我调头,最多五分钟..”

    “不着急,大哥勇还没下来呢。”我笑呵呵的安慰,随意扭了下脑袋,竟然看到魏伟一颠一簸的朝医院门口的方向走去,手里还攥着半截板砖,吓得我赶忙叫喊:“小伟,你特么干啥去,麻溜给我站住!”

    我这一喊不要紧,魏伟像是做贼心虚似的,愈发加快步伐。

    等我撵上去,从后面一把薅住他衣裳,我俩已经距离医院不到三四米远。

    “那个死胖子,有啥招你冲我,单半拉还是干群架,随便你挑,卧槽尼玛得!瞅你长得那个逼样子,我就气不打一处来!”魏伟奋力挣脱开我,抄起手中的砖头就朝一簇人堆里砸了出去。

    紧跟着,我眼前就活生生上演了一幕什么叫“一石激起千层浪”,眼瞅魏伟的那半截砖头落在一个人的脑袋上,人群中突兀传来几道叫喊声。

    “妈的,欺人太甚!”

    “兄弟们谁也别收着,贺爷发话了,今晚上出任何事情他兜着!”

    眨巴眼的功夫,那帮人就疯了一般朝我们扑了上来,他们长啥样我没看清楚,只晓得一个个手里不是拎着片砍、铁棍,就是半米多长的棒球棍。

    “干挺李二胖,活埋贺方!”

    另外一边,以王攀为首的年轻人们也嚎叫起来,宛如一道洪流直冲向围堵我们的那帮青年。

    我倒抽一口凉气,好家伙,两帮人合起来最少得有一两百,刚刚离的远,我只觉得人来的不少,可没想到竟能如此壮观。

    尽管被王攀冲击,可仍旧有十多个年轻人气势汹汹的逼到我们跟前。

    我一把拽起魏伟,皱眉吆喝:“跑啊,寻思鸡毛掸呢!”

    哪知道魏伟一下甩开我,解下来皮带,不退反进的迎向前面的混子们。

    别看狗日的瘸一条腿,但手脚是真利索,皮带往前狠狠一甩,直接抽在一个小伙的脸上,那小子刚捂脸要蹲下,魏伟已经亢奋十足的蹦跶过去,打儿女一般又照着另外一个青年“啪啪”猛抡皮带头...( 头狼 http://www.ranwenw.com/11_11245/ 移动版阅读wap.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