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头狼 > 正文 4260 病房闹剧
    病房是个很普通的三人间。

    靠近墙面的一张床上,此刻有个三十岁出头,长得肥头大耳的青年,青年的脑袋也被刮成秃瓢,严严实实包裹几层纱布,一条手臂捆着石膏,另外一只手上扎着输液的吊针。

    扫视一眼那家伙沾满血迹的牛仔裤,再看看坐在轮椅上的魏伟,我估摸着他可能就是今晚开车跟魏伟“亲嘴”的那一位。

    护士皱着眉头呵斥一句:“小点声,没病房了,想调换的话,等明天护士长上班再说,家属先帮忙把他扶到病床上,正对着门口那张床是你们的,不准再大声喧哗,否则的话我会喊保安。”

    “行吧行吧,我不跟傻逼一般见识。”魏伟无奈的缩了缩脖颈。

    坐在病床上的男子立时间不依了,怒气冲冲的回骂一句:“你他妈嘴欠是吧?一口一个傻逼骂谁呢?”

    “那么宽的匝道都能撞上来,你不是傻逼,是眼瘸!”魏伟撇嘴大骂。

    对方也一下来劲儿了,唾沫横飞的冷笑:“听我一句劝,别在骨科浪费钱了,省点银子去九楼看看脑子吧,匝道都能走逆行的选手,你驾驶本是自己画的吧?”

    本来我想帮着魏伟怼对方两句的,一听他这话,我瞬间熄火,哭笑不得的瞟了一眼同样哑口无声的魏伟,冲男人双手抱拳道歉:“对不住啊兄弟,我弟弟刚从国外回来,不太清楚咱这边的交通规则,得亏您高抬贵手愿意私了,不然我们肯定特别麻烦,今天太晚了,明天我做东,好好的请兄弟一桌。”

    “哥,他特么压根连驾照都没有,不然你以为他为啥跟我私了。”魏伟不服气的哼声:“撞完车之后,我亲耳听到他给人打电话说的..”

    “行啦,消逼停的吧。”我烦躁的打断他,直接搀着他走向病床。

    “诶不对劲啊护士。”一边一瘸一拐的蹦跶,魏伟一边像个事妈似的手指对方的输液瓶嘟囔:“同样都是撞车的,为啥他扎针,我没有呢?你们不是歧视外地人吧?”

    “卧槽..”

    听到魏伟的话,我脑袋一下子大了,这虎逼的思维方式简直跟巅峰时期的钱龙如出一辙,比啥不好,竟然跟人比输液、比扎针。

    “你也有,别的护士待会就送过来了。”小护士也顷刻间让他逗前俯后仰,忍俊不禁的摇摇脑袋,随即反手将房门给合上了。

    “真特么晦气,跟个白痴撞在一起。”隔壁病床上的男子瞟了一眼魏伟,扭过去身子,用打石膏的手摆弄起手机来。

    魏伟一点不吹亏的吓唬一句:“傻缺,你说话注意点,没看我们俩人呢,削你跟你开玩笑似的。”

    透过对方的挂在床头上的病号信息,我看到青年名叫“李嘉乐”,年纪跟我差不多,思索一下后,我笑呵呵打圆场:“嘉乐哥们,别跟我弟弟一般见识,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咱抓紧处理就得了,能碰上也算是缘分。”

    没等我说完话,李嘉乐直接回过来脑袋,吭哧吭哧的喘着粗气骂咧:“我发现你这个人好像也缺心眼,谁特么撞车找缘分?”

    因为情绪太过激动,这小子说话的时候,腮帮子两边的肥肉禁不住的乱颤,瞅着非常有喜感。

    “土狗打饱嗝,你丫屎吃多了吧?咋逮着人就咬呢!”魏伟挣扎着就要往对方的床边挪动。

    “咋地!你还想打人不成?”这李嘉乐一看也不是善茬,不依不饶的站了起来,摇晃着手臂喊叫:“来来来,你往我头上打,老子要不把你讹的卖血,都算白在社会上混一场!”

    “诶卧槽,没看出来你还是社会人呢。”

    “少说没用的,牛逼你就动我一下试试..”

    两个连站起来都费劲的冤种当即隔着我,互相推搡骂咧起来。

    “行啦,一人少说一句,能聊咱就聊几句,实在聊不了,等明天天亮了,咱们把事情处理明白,我想辙给你们换病房!”我一手搂住魏伟,一手搡在跃跃欲试的李嘉乐胸脯上,想要把他推开。

    我发誓我绝对没用力,可哪知道手指头尖刚触碰到对方衣裳,那家伙就好像没骨肉似的“咣当”一下倒在病床上,捂着脑袋就鬼嚎起来:“救命啊,打人啦,有没有人管!两个欺负一个,快把我弄死了..”

    “嘭!”

    病房门被人从外面推开,几个护士连忙跑进来劝架。

    “踏踏踏..”

    与此同时,六七个打扮的溜光水滑的社会小青年也一溜烟跟了进来。

    “怎么回事啊乐哥?”

    “谁欺负咱的?”

    几个小伙一进门,直接就把我和魏伟给围了,有俩小子还故意把护士们全给推出房间,随手反锁上房门。

    “你不牛逼嘛,来!你再碰我一下我看看。”

    见到自己来帮手了,叫李嘉乐的青年一激灵蹦了起来,抡圆胳膊就朝魏伟脸上拍了过来。

    我赶紧抬起胳膊挡下对方,可他的手指甲还是在魏伟脑门上擦了一下,划出来一条血道子。

    “我去尼玛!”

    魏伟楞了一下,全然不顾自己还打着石膏的左腿,左手蹭着我的身体掐住李嘉乐的衣领,右手卯足劲就是一拳砸了上去。

    这一拳直接把李嘉乐打了个正中,直接鼻孔喷血的倒在病床上。

    “马勒戈壁,还敢打人!”

    “弟兄们,办他!”

    周边的几个小混子当即急眼了,七手八脚的薅扯魏伟的衣裳。

    魏伟的脾气我再了解不过,别说面前这帮家伙全是没什么段位的地癞子,就算真碰上训练有素的狠茬,他也一点不虚,这要是放任不管,今晚上不是他让人彻底修理明白,就是对方得死俩。

    我慌忙两手抱住魏伟的脑袋,扯脖吆喝:“都冷静一下,有什么话咱们慢慢说。”

    可是对方此刻已经打红眼,谁都没理我的茬,仍旧嚎叫着撕扯魏伟,混乱之中我和魏伟全被他们给推倒了,魏伟一肘子扒拉开两个往他身上下脚的家伙,从兜里摸出把车钥匙攥在两指之间,用钥匙尖当武器,对准一个青年的脸颊“噗噗”就是几下。

    “妈呀,捅着我眼睛了..”那青年狼狈的一屁股崴坐在地上,脑门和脸蛋上多出来几个血窟窿,旁边的几个青年顿时间吓了一跳,再没人敢往魏伟的跟前靠拢。

    “你特么行事啊,来!咱俩玩玩!”魏伟喘着粗气,手指其中一个青年喝骂:“给特么你们脸了,一个个真把自己当盘菜,操!”

    “咚咚咚..嘭!”

    就在这时候,病房外传来一阵踹门声,接着门板一下子让干出来个大窟窿,一只手探进来,“咔嚓”一下打开房门,车勇和王攀脸红脖子粗的挡在门前。

    扫视一眼屋里的情况,王攀掐腰低吼:“去尼玛得!李二胖,你们要干嘛!”

    刚刚被魏伟一拳砸破鼻子的李嘉乐捂着脸也站了起来,横声叫喊:“我说这俩人咋那么硬呢,合着是跟你混的,行!今晚上这事儿咱别处理了。”

    “装什么牛逼,跟着贺方混两天,是不是把你混出幻觉来了?不是蹲酒吧门口管我要烟那会儿了,来,给你个机会摇人!”王攀吐了口唾沫,走到我跟前,很是大气的努努嘴:“朗哥,剩下事儿你别管了,我办他...”( 头狼 http://www.ranwenw.com/11_11245/ 移动版阅读sj.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