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灵异小说 > 美漫之道门修士 > 正文 第一千二百一十五章 档案袋
    亚历桑德拉按在门把手上,大口的喘着粗气,她用力的推开门,费劲的提起脚步走进房间里,然后“砰”的一声关上房门,然后快速的朝梳妆台走去,尽管她竭力的想表现出正常,但是踉跄的脚步却表现出了一切。

    亚里桑德拉费力的坐在椅子上,打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一个药盒,应该药盒倒了两粒药,一把就塞到了嘴里,然后拿起放在一旁的水杯,就着清水将药咽了下去,她的神色这才好过一些。

    放下水杯,亚历桑德拉突然开口说道:“关着的门以前是有一定意义的。”

    “抱歉!”回答亚历桑德拉的,赫然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门口的高夫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她已经推开门走了进来,站在门口紧盯着亚历桑德拉的背后,就像是一只幽灵一样。

    亚历桑德拉之前在喝水的时候就已经在梳妆镜里看到了高夫人的出现,只不过她不做声色的将药盒放回抽屉里,又用身子挡住视线,趁着高夫人走过来的时候,将抽屉给重新关上。

    “我们认识那么久了,我从来没有见过你这样。”高夫人一边说着,一边朝亚历桑德拉走来,虽然笑容很和蔼,但是坚定的脚步却昭示她想要看一看被亚历桑德拉藏起来的究竟是什么东西。

    就在这个时候,亚历桑德拉突然转过身来,一边示意高夫人在她身后的床上坐下,一边将身前的一切展现在高夫人面前,不着痕迹的表现出自己没有什么东西可藏的。

    高夫人微微皱了皱眉头,难道说她刚才看错了?

    不过这些东西,高夫人不可能直接去问亚历桑德拉,她只好在床上坐下,同时转口说道:“你所在的位置拥有很大的权利,但这即是福气也是负担,所以我已经说服了其他人继续追随你的领导。”

    亚历桑德拉深深的看了高夫人一眼,这才重新转过身,在梳妆台上拿出化妆品补妆,声音淡然的说道:“你和我在过往长久的岁月里总是能够相互理解!”

    “但是有一个条件。”高夫人突然面色凝重的说道:“我们要自己去找到并抓到铁拳,不用黑空。”

    亚历桑德拉不得不重新转过身,紧皱着眉头看着高夫人说道:“这么没信心不像你啊。”

    “呵!”高夫人轻笑一声,说道:“亚历桑德拉,你一般也不会如此,表现出如此的……”

    “软弱是吗?”亚历桑德拉知道自己最近的表现跟以往相比有太大的不同,如果以前其他人有那么多的异议,她早就一手给镇压了,更别说现在连累到索旺达送了性命,亚历桑德兰依旧悠哉的坐在这里,怎能不让人起疑。

    高夫人按着手里的拐杖,沉声说道:“我们的兄弟们虽然不会说话,但他们说的是事实,黑空一直是你的预言,你的愿景,而你却失败了。”

    “我不同意你的这种说法。”亚历桑德兰紧盯着高夫人说道:“她对我们的成功很重要,你得去跟他们谈谈。”

    “我已经试过了,可自从我们拥有她之后,我们并未更接近抓到铁拳,找到圣物,或回归昆仑。”高夫人深吸一口气,摇着头说道:“到现在,我们只是离死亡更近了而已。”

    听到高夫人这么说,亚历桑德拉非常不忿的说道:“你怎么看不到我所看到的呢?我不是说她的力量,只有你我才能够想象得到,她对我们抓到铁拳非常有用。”

    “就算事实真的是如此,但其他人并不这么认为。”高夫人的话虽然这么说,但很明显,她也不这么认为。

    “其他人只是想要我的位置而已。”亚历桑德拉对整个事件有自己的看法,她所处的位置足够让其他人动手。

    高夫人轻轻一笑,非常平静的说道:“如你所说,但这样的事情以前也发生过,我自己也经历了。”

    “高!”亚历桑德拉轻嘲一声,说道:“当初就是你带头的。”

    在许久之前,高夫人就曾经对亚历桑德拉的位置有过觊觎,并且付诸了行动,不过很可惜,她最后失败了!

    对于这件事,高夫人尴尬的笑了笑,说道:“过去的事情就让它都过去吧,现在,我可能是你唯一的同盟。”

    “你不相信黑空足以拯救我们。”亚历桑德拉微微皱了皱眉头,如果将一切都抛开,这是最根本的原因,也是最接近事实真相的东西,而这个原因,突然让亚历桑德拉有些毛骨悚然。

    “到了我们这样的年纪,已经足够应该知道不该相信任何身外之物了。”高夫人的表情非常的平静,她对着亚历桑德拉说道:“但我们在一起的日子还没结束,至少现在还没,考虑一下我的提议吧。我们今晚就可以行动。”

    说完,高夫人微微欠了欠身,然后直接转身离开了亚历桑德拉的房间。

    而亚历桑德拉则是一个人坐在梳妆台前怔怔的,然而她并不知道,当高夫人走出房间的时候,正好看见了一直等在那里的村上,高夫人的脚步丝毫没停,这是在走过村上身边的时候甩下了这么一句:“你是对的。”

    手合会的那些人,从来都是自私的,他们所考虑的从来就都只有自己的利益,而能够将他们团结起来的也只有利益,而同样的,如果有人伤害了他们的利益,他们也会团结起来。

    而此时在约翰·雷蒙德的家里,莱克茜还在继续诉说着他父亲的异常:“他和他以前完全不一样了,他有时会坐在钢琴前,但他就是不弹。我很想他,在我妈妈找你们之前很久的他,在他去世之前很久的他。”

    莱克茜一脸的感伤和迷茫,房间里气氛顿时低沉了下来,就在这个时候,马特·默多克突然抬起头,朝着莱克茜问道:“你会弹吗?那个钢琴。”

    莱克茜不明白马特·默多克可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她摇了摇头,说的:“我不会弹,你呢?”

    “我会,我小时候在教堂学了一点。”马特·默多克说着站了起来,看着莱克茜问道:“我可以吗?”

    “哦,可以,就在前面不远。”莱克茜点点头,顺带朝马特·默多克指向了钢琴的方向,毕竟他是一名盲人。

    看着朝钢琴走去的马特·默多克,杰西卡皱了皱眉头,并没有多说什么,她以为他是想通过弹钢琴的方式,来安抚莱克茜,希望能够抚慰她因为父亲过世而悲伤的心灵,马特·默多克一向有些敏感。

    “我谈的不是很好,但是……”马特·默多克轻轻笑了笑,一边说着,一边摸索着走到钢琴边上,坐了下来,然后打开钢琴盒,开始轻轻的弹奏了起来。

    然而马特·默多克弹奏钢琴的手法却是非常的生疏,他根本不是在为了安慰她进行弹奏,杰西卡有些觉得不对劲,她站起来走到了马特·默多克的身后,低声问道:“伙计,你究竟在干什么?”

    “给我一点时间!”马特·默多克看了杰西卡一眼,然后按照琴上摆放的琴谱继续弹奏。

    或许是因为是曲子的关系,又或者是因为约翰·雷蒙斯也不是什么弹钢琴的好手,莱克茜听的竟然有些入神。

    看到莱克茜的反应,杰西卡不好在多说什么,任由马特·默多克继续弹奏下去,然而在弹到了某个音调的时候,钢琴声突然变得异样了起来。

    马特·默多克又重新弹了一遍,还是在同样的位置,声音的异常非常的明显,马特·默多克皱了皱眉头,抬起头,朝着杰西卡问道:“你听到了没有?D调,琴槌磨到了什么再敲下来的,这里!”

    说着,马特·默多克和杰西卡已经飞快的翻开了琴盖,出现在他们眼前的,赫然是一份档案袋!

    .co( 美漫之道门修士 http://www.ranwenw.com/11_1122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