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回下岗时代 > 正文 412.一声叹息
    古斯拉夫带着刘万程参观的第二个工房,就大了不少。里面是两排长长的,半人高的工作台案,台案上方安装了一长溜日光灯管。

    台案边上,坐着穿了白大褂的工作人员。每个人的工作台上面,都有灯管照明。这些人面前,是摆了成排白色瓷土压制的,叶片的托盘。

    这些工人,都是妇女,年龄大多在三四十岁。坐在台案面前,用各种轻巧的手持工具,修理着叶片。修理好的叶片,被她们放在另一个托盘里。

    刘万程心想,这就是古斯拉夫曾经跟他说过的,叶片模型修理工作。他没有智能加工设备,只能雇佣几百个心灵手巧的妇女,做这个精修工作。

    不过这家伙也实在抠门,明明最需要他的三维轴关节智能机床,却舍不得用更高的技术来换取。

    他就直接对那个跟着的中年人说:“你给我介绍一下情况。”

    那中年人就介绍说:“这是修型车间。工人正在将塑形后的瓷土模型逐个检查修形。这些做好的瓷土模型,将首先烧结成熔融石英陶瓷芯。

    你知道,涡轮喷气式发动机需要中空的涡轮叶片,只有高质量的陶瓷芯是失蜡法铸造的最好内芯材料。它能够在浇铸金属的时候,依然保持稳定,在铸件冷却后通过化学工艺轻易溶解,在叶片中留下所需要的空气通道。”

    刘万程边听边录,主要把录制过程放在女工的修形操做和使用的各类工具上。

    国内已经有了他的高精度机床,估计这个过程可以被机器取代了,拿回去用处不大。但他也需要以防万一。万一这里面还有他们不了解的细节呢?还是录仔细一些的好。

    然后,他们又去另一个车间。

    这个车间还是妇女在工作,只是工作台变作了一人一个,上方除了照明灯管,还加装了吸尘管道,工作人员身边多了几个移动的多层工件车,里面装了已经变成绿色的叶片。

    叶片上面的绿色,刘万程根据自己的经验判断,应该是一种蜂蜡。车间加装除尘管道,就是为了排出蜂蜡产生的有毒气体和异味的。因为他接触过失蜡法精密铸造,知道这层蜂蜡就是将来要被铸造金属代替的东西。

    将来,金属溶液被浇筑进型腔,这层绿色的蜂蜡就会被高温融化掉,变成高碳物质,从模型预先留下的排气孔中排出,留下的,就是代替了它的金属。

    这就是失蜡法铸造。

    果然,那中年人介绍说:“这是等待进行加工的瓷土模型,在外部包裹蜂蜡进行失蜡法铸造,才能得到涡轮叶片。

    瓷土模型可以制作成横截面非常小的叶片空腔,而且在加工过程中变形小,这是它独特的优点。

    这些瓷土模型其实就是叶片中的空气通道,在发动机运转时,有空气在其中通过,从而冷却涡轮叶片保持工作稳定。

    你看到的,是工人们正在给陶瓷芯小心地包裹蜂蜡。蜂蜡的作用是在铸造模型中形成空腔。

    在这里工作的都是女性。细心而有耐心的女性才能胜任这里单调乏味,又特别需要认真负责态度的工作。”

    与刘万程接触下来,他发现这位领导非常平易近人,自己的介绍也变得轻松起来,且加入了不少自己的见解。

    古斯拉夫当然不能让他知道,他带来的这位刘万程是谁,只说是上面视察的领导。当然了,最近国家和米国人搞那么近,只说米语的领导进工厂,已经不是头一次了。

    这中年人在旧体制下工作久了,已经养成了不该问不问的习惯了。

    接着,在古斯拉夫带领下,刘万程又参观了浇筑口制造车间、内部构造成型车间、外层瓷土包裹车间、模型风干车间。

    这些车间,和国内的精密铸造已经大同小异,无非就是将基本成型的叶片模型通过浇筑口链接起来,再制造安装一个多通道的金属液体通过通道,最后包裹一层瓷浆,进行风干后,完成所有模型部分的制造工作。

    然后就是模型烧结车间。将风干透了的模型放入旋转电炉当中,慢慢将瓷土烧结为陶瓷。

    这个与国内差别不大。中国是陶瓷的发明国,国内许多陶瓷生产厂家的烧结设备,已经比这里要先进的多。

    但刘万程还是发现了不同。原先他认为,模型里面的蜂蜡,是在金属浇筑的时候,金属液体进去将蜂蜡碳化再排出来。其实是人家模型在电炉里烧结中间,达到一定温度后,再取出模型来,放入一个有吹风设备的保温炉里,将蜂蜡事先给吹出来的。

    因为模型由瓷土变陶瓷的过程中,需要经历高温,里面的蜂蜡在这个过程中就已经融化。这时候把蜂蜡用强风给吹出来,才能完全保证空心型腔内部的洁净。

    刘万程就特意把这个过程拍仔细。

    这里的温度控制和仪表显示,还是机械的指针式的,国内早就换了更精确的电子数码显示了。

    刘万程要做的,就是把那些显示仪表录下来,以便将来专家们分析使用。

    再下一步,他就要进入浇铸车间了。

    浇铸车间,是一排排的电炉,形状和我们的热处理炉没有多少区别。同江山集团制造的真空热处理工频电炉,已经相差了整整一代。

    整个浇筑过程,如何形成单结晶体,刘万程不懂,只能耐着心,把所有过程都一点不漏地拍下来,日后拿回去让专家们自己去研究。

    然后就是对合格的叶片进行X光机反复探伤,发现有裂纹或者非单结晶体的叶片,就要淘汰掉。

    马西奇公司的这个叶片生产过程,其实是很原始的,大多在人的手工操做控制之下。所以,他的合格率低的惊人。不用古斯拉夫告诉他,在参观完整个生产工艺之后,刘万程自己都能得出结论,合格率连百分之五都不一定能达到!

    从早上早早过来,到参观完整个叶片的制造生产过程,已经是下午了。

    从最后一个生产工房里出来,刘万程就对古斯拉夫说:“如果咱们可以合作,你的这个工厂可以用上我的电子智能设备,你的合格率和效率,至少可以提高百分之五十!”

    古斯拉夫许久没有说话,和刘万程慢慢往外走。快到大门那里的时候,才叹息一声说:“刘,这个世界不是你我可以说了算的。就是我们各自的国家,也不是我们可以左右的。

    做为我来说,从一个一元化制度下过来的人,应该更能体会什么叫无奈。

    做为社会精英,我完全知道,一个大统一的俄罗斯,才会给我们的人民和国家带来希望和富强。

    可是,我们的那些什么都没有经历过的人民却不会这样认为。他们认为,只要倒向西方,他们就可以过上西方人那种奢靡的生活,就可以不用付出多少劳动,得到西方人那样的回报。

    做这样的白痴梦的人多了,再加上那些毫无道德底线的政治家,为了自身的利益在后面推波助澜,这个国家必然会走向前所未有的黑暗与混乱!

    你我可能都清楚这些。可是,我们的人民不清楚,他们还没有从美梦里醒来。我们,无论怎样呐喊,都不会把他们从美梦里唤醒的。我们能做什么?随波逐流就是最好的选择!”

    刘万程完全可以理解古斯拉夫的悲哀,可是,他无能为力。他现在能做的,就是把他要做的,目前这个任务完成。

    他匆匆告别了古斯拉夫,一辆出租车已经在工厂的门口等着他。他坐上出租,走出去一段不久,出租车的前面和后面,都出现了车辆,前后左右地包夹着出租车前进。

    出租车司机也看出了不对劲,对着刘万程叽里咕噜说一大堆,也不知是俄语还是乌语。

    刘万程认得,是老纪派出来保护他的车队,就示意出租车继续开。

    出租车司机却不敢往前去了。这个城市,黑社会之间打斗,经常出人命。他可不想把小命丢在这里,乖乖在路边把车停下来。

    那三辆保护他的轿车,也在出租车前后不远停下来。不等刘万程下车,车里已经下来七八个西装革履的保卫,快步走到出租车边上,在刘万程出来的同时,将他包围在中间,向着一辆轿车走去。

    这时候,杰奎琳已经回到了纽约。就在开学前的一天,她接到了上司让她去总部述职的电话。

    按理说,像她这样的非正式间谍,是没有必要月月述职的。但上级给了她地址,让她过去,她也只能服从。

    待她去了总部,接待她的人核实了她的身份之后,告诉她一个让她震惊的消息。刘万程还是获得了马西奇公司的情报。

    “没有时间了,”接待她的联邦官员说,“你立刻乘坐军方的大力神运输机,赶回扎波罗热去。你的上司派来的人,已经在飞机上了,具体情况他会对你解释的。”

    杰奎琳稀里糊涂就被送上了运输机,在后部的货仓里,看到了他的上司,那个底特律培训班的负责人维克·布鲁斯。

    在简单介绍了刘万程进入马西奇的工厂经过之后,维克说:“我们的人在半路上伏击了护送他的车队,并且抓到了他。可是,我们没有得到他在工厂里录制的录像带。他在那个工厂待了六个小时,至少应该有三盘录像带,我们一盘也没有发现!”

    “他们要我们过去做什么?”杰奎琳问。

    维克说:“他们要你过去,帮助他们劝说他交出那些录像带

    “他还好吗?”杰奎琳又问。

    维克摇摇头说:“我不知道,我得到的信息,只有这些。”( 重回下岗时代 http://www.ranwenw.com/10_10988/ 移动版阅读wap.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