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正文 一百五十六章 狼走虎来
    张宝儿道,“家主同意我的三年之约便是了,何苦为难我,我才多大,怎么做家主,这是强人所难,定然是为乱我心神,不让我专心弈棋,修炼,才想出的鬼主意。”

    许易寒声道,“的激将法,不是每一次都管用,若是不应,便当我前面的承诺,统统作废,要取个怀玉山,与我而言,难不成还是难事?”

    “空虚兄且住,让,我让,这是护阵玉盘,这是家主印信。”

    张狂行急声喝道。

    “家主不可!”

    “万万不可,家主印信乃是家族象征,怎能托付妇孺之手。”

    “…………”

    张家众人终于憋不住了,纷纷劝阻。

    张狂行高声道,“我心意已决,诸君不必再劝。”说着,便将护山玉盘和一枚鲜红的狮首印信朝张宝儿抛来。

    他算计得很明白,张宝儿无权无势,无根无基,即便真封了她当家主,这个家还是他当,这点是确定无疑的。

    与其维持这些虚假的面子,他最渴盼的便是速速将这空虚老魔打发走,这个傲娇,虚伪的魔头,他多看一眼,都倍觉难受。

    眼见护阵玉盘,和家主印信,便要落入张宝儿手中,却被凭空一道气流卷走。出手的正是空虚老魔。

    当下,所有的人都朝空虚老魔望去。便见空虚老魔掌中光晕扑闪,护阵玉盘和家主印信上同时爆出两团清光。

    “这……”

    张狂行真的震惊了,他落在此二物上的印记,竟转瞬被此魔炼化,这魔头到底有多少莫测的本事。

    就在众人惊疑之际,许易指间迸出一道清光,直射张宝儿处,瞬息,从张宝儿身体引出两滴鲜血,血珠飞来,分别没入护阵玉盘和家主印信中,顷刻,便见许易指间爆出繁复的阵纹,一一朝护阵玉盘和家主印信没入。

    百余息后,许易将护阵玉盘和家主印信抛还给张宝儿,朗声道,“现在好了,这怀玉山就是张宝儿的了,三年之后,我和张宝儿再赌一局,凭胜败说话,到时候谁再敢传谣,说我空虚公子,巧取豪夺,就别怪我真的破戒杀人。”

    言罢,许易冷哼一声,身形如烟泡一般,消失不见。

    许易已然离开,场中众人依旧保持着原来的姿态,不敢稍动,足足过去半盏茶,终于,张狂行出声打破了沉默,便见他阴冷地盯着张宝儿道,“无知小儿,可知惹下的滔天大祸,我真恨不得……”

    忽然,张狂行发现自己说不下去了。

    空虚老魔撤走,他心中的惶恐尽去,取而代之的是暴怒和巨大的羞耻,而这些负面情绪瞬间找到同一个爆发点张宝儿身上。

    正当张狂行要在张宝儿头上泄这滔天之怒,他忽然发现他不能这样做,他猛地想起来,还有个该死的三年之约。

    张宝儿现在竟然成了保住怀玉山的关键,至于撤出怀玉山,他想都没想过。

    此怀玉山乃是张家的象征,兴盛的起点,两千年经营,攒下无数药田,引来各系灵脉,如果失去了怀玉山,要不了多久,整个张家将不复存在。

    偏偏,偏偏,张家的命运和张宝儿这无知小儿绑在了一处,这是天劫啊。

    “张兄,事已至此,多多努力吧,我看那空虚老魔有些发癫,我等对付不了他,这张家小姐似乎颇有办法,行了,事已至此,我们先告辞了。”

    刘正守朗声说道。

    虽然看了张家老大的笑话,他刘正守在空虚老魔处,也栽大了跟头,心绪不佳,便懒得在此掺和。

    “三叔,宝儿小姐是不是一起带走,我聘礼都给了。”

    刘传山高声道。

    他是真正的色中饿鬼,先前的场面,他也看在眼里,但那是张家的事儿,与他何干,他只要今晚能对宝儿小姐一亲芳泽就好,至于其他的,他都不关心。

    什么空虚老魔,什么三年之约,这些都太虚无缥缈,他只想温香软玉,美人在怀。

    刘传山话音方落,所有人都像看白痴一样盯着他,他的三个叔叔也是一样。

    铛的一下,刘正守一巴掌拍在刘传山头上,怒声叱道,“从今天起,三年不许碰女人,我看的脑袋里都被那玩意儿灌满了。”

    刘传山话音方落,张狂行的心腹大管事仓皇窜了进来,来势比空虚老魔的大军杀到时,还要迅猛。

    “又怎么了?”

    张狂行不耐烦地喝道,他从未发现自己身边的这条老狗,竟是这般讨厌。也难怪,任谁一直给带来坏消息,也不会喜欢他。

    以张狂行的气度和半生经历,本不至于如此脆弱,实在是今天受的刺激实在太大,他的心态有点儿崩。

    大管事急道,“阴庭刑部副统御雷赤炎率军驾到。”

    “什么!”

    满场狂震,今天这也太巧,太震撼了吧,大半夜的,先见了空虚老魔,又来了阴庭高官,名震当时的雷赤炎,这都是怎么了。

    “速速有请,不,我亲自出迎。”

    震惊过后,张狂行迅速回过味儿来,这不是巧合,雷赤炎必定是为追击空虚老魔来的。

    这可太好了,若是雷赤炎能将空虚老魔拿下,一切隐忧都不见了。

    即便雷赤炎没摆弄明白空虚老魔,只要自己这边和雷赤炎结交好了,有此强援,又何惧劳什子空虚老魔。

    张狂行才要出迎,一道身影也先行了进来,一步十丈,瞬息到得近前,来人身形雄壮,虬髯阔面,长发如铁,披在脑后,顾盼间,双目电闪。

    众人忍不住暗暗称赞,也只有如此悍将,才敌得那等狂魔。

    “恭迎雷统御,统御大驾光临,蓬荜生辉,张某率……”

    张狂行满面春风,连重瞳子中都透着热烈的笑意,岂料,他这边才开腔,便被雷赤炎理也不理他,行到张宝儿近前,定住脚,“人呢?”

    张宝儿怔了怔,“刚走。”面上的震惊,丝毫不显露,心中又是激动,又是感动,她知道大哥这是将最重要的秘密,透露给了自己。

    简单的四个字,分作两句对话,却将满场众人看得眼珠子碎裂一地。( 我从凡间来 http://www.ranwenw.com/0_271/ 移动版阅读wap.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