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正文 一百五十四章 儿戏(贺三十而立盟)
    近年来,若说谁的名头最响,谁在修炼界的名号蹿升最快,除了那个新崛起的阴庭之星雷赤炎,便得属这个空虚老魔了。

    前者本来寂寂无名,从敲击焦雷重鼓开始,名声迅速扩大,尤其是击伤空虚老魔,进而剿灭邪魔榜上三大邪魔,近来又在酆都城闹出巨大动静儿,传闻一举晋升为刑部副统御,还获得了传说中的中宫旨意。

    如此豪杰,真是百年难见。

    比起雷赤炎来,空虚老魔自然稍逊风骚,即便如此,此人短短时日内做出的成就,也足以震撼世人。

    从覆灭东判府开始,空虚老魔的名头开始震撼世人,再到金鹏妖王府开封立建,此人竟只言片语阴杀四境老魔图无名。

    如今已成了金鹏妖王府的高官,此等邪魔,即便不如雷赤炎,也堪称传奇了。

    “天下之大,我何处不敢去,怎的,你有意见?”

    许易冷静斜睨着刘正守,杀意不加掩饰地外放。

    他并非是去而复返,早在两个管事匆匆追来的路上低语时,就被许易察探到了。他抢先一步离开,不过是不想让张宝儿为难。隐在暗处,果然没错过这场大戏。

    刘正守心中一寒,脑海中扑闪的,全是当时,他释放四阶火符,被此人狂暴的神兵,横扫了符场的恐怖景象。

    空虚老魔一言喝得威风霸气的刘正守完全失声,狂放的威风瞬间席卷全场。

    张狂行深吸一口气,抱拳道,“许兄远道而来,不知所为何事,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张家和许兄素来无冤无仇,许兄若是登门讨杯水酒,张某自然以贵客相待。”

    空虚老魔的名头是一桩,刘正守的反应是另一桩,让张狂行忽然不托底了。

    最为紧要的一点,空虚老魔今非昔比,已经正位金鹏妖王府的高官,是在组织的人了。

    他怀玉山张家虽然是海外巨阀,但和金鹏妖王府这等开封立建的存在相比,不过是萤虫比皓月罢了。

    许易冷哼道,“讨你家的水酒?你算什么东西,也配和我喝酒?”

    空虚老魔如此无礼,张狂行气得浑身发抖,不住冷哼,却发作不得。

    许易睬也不睬他,仰头望天,冷哼道,“叫张宝儿出来,这笔账,终究是要算的。”

    此言一出,满场哗然。

    张宝儿是谁,不过是个弱小女子,连自己的命运都没办法掌控,怎么忽然和这空虚老魔扯上了关系,听空虚老魔的口气,双方好像还结了仇。

    这么悬殊的差距,怎么挨上的。霎时间,所有的目光,都投注到张宝儿身上。

    许易一到,张宝儿心中就有了压舱石,心绪瞬间平宁,朗声道,“没想到,你还真找到这怀玉山来了。”

    许易没和她传递意念交流,但以她的聪明,顺着往下说话,自是不难。

    许易冷声道,“当年,一局玲珑棋,你将怀玉山输给了我,我自然是要来收账的。”

    “什么!”张狂行的一双重瞳眸子几乎要爆出眼眶。

    “这怎么行,怀玉山又不是她的。”

    “这赌注不作数!”

    “这也太儿戏了,这种儿戏怎么能当真。”

    “…………”

    不涉及自己利益,张家众人还会对张宝儿报以同情之心,一旦涉及自己利益,此刻,全炸了锅。

    “不作数,你们说了算?”许易冷笑道,“白纸黑字,你们说不作数?”刷的一下,许易取出一张纸笺,上面落了不少文字,正是对弈比斗约定书,上面张宝儿赌的是怀玉山,许易赌的是祁连山,末尾,都落了名姓。

    张龙行性子最急,高声道,“此乃小儿把戏,你也当真……”

    话音未落,许易大手一挥,几枚雷珠直射张龙行,张氏兄弟早防着许易暴下杀手,几乎同时出手,终于将那裹挟着铺天盖地的浩瀚雷霆真意的雷珠给防了下来。

    便在这时,空中一道光波闪动,一挺冰冷的马克沁重机枪显现,哒哒哒哒……

    恐怖而密集的雷珠,如疾风暴雨扑来。

    张家三十余二境以上强者同时出手,也不能防下,张龙行的身子被一颗雷珠咬中,将他身子撕掉了半边。

    张龙行中招,马克沁不再喷洒,被许易收了。

    满场一片死寂,张氏兄弟眼中竟是震撼到迷茫的神色。

    先前许易向刘正守叫嚣时,已经横身到刘正守身前的刘正道和刘正义,早已缩到了刘正守身后。

    霎时间,全场所有人心中只剩了一个念头:如此邪魔,果然名不虚传。

    许易指着张龙行道,“老子今天前来收山,心情不错,留你一条狗命,再敢乱喷,老子超度了你。”

    雷珠只打烂了他半边身子,以他的境界,另外半边身子,瞬间就补齐了,只是脸色惨白得厉害,大口大口吞着丹药,脸上的惊恐犹自未消。

    霎那之时,他感觉自己被狂暴的雷霆包围了,雷珠击中身子的时候,他真嗅到了死亡的味道,实在太恐怖了。

    平素他自诩胆子包了身,向来是不服输,火爆的脾性,整个蓬莱仙岛无人不知。

    此刻,面对这盖世邪魔,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是啊,面对这样的邪恶魔头,他能说什么呢?他又怎么能聚拢脾气呢。

    一顿雷烟火炮后,再也没有人哔哔了。

    倒是张狂行的识海中,充斥着各种各样的意念,却是众人在疯狂谏言,要求张狂行请出两位坐死关的四境老祖,如此局面,唯有请两位四境老祖出面,才有可能破解。

    张狂行却深知,此法根本行不通,且不说两位四境老祖,已经到了生命的末期,行将油尽灯枯,不突破关隘,寿元不会提升。

    这个时候叫出来,便等若断了两位老祖的生机,何况,以两位老祖的衰朽身躯,即便境界仍在,恐怕也耗不过空虚老魔的那森冷神兵。

    最重要一点,他真的没有和空虚老魔背后的金鹏妖王府正面硬拼的勇气。

    他传出意念,否定了张家众人的妄想,向许易抱拳道,“舍弟不知礼数,冒犯虎威,还请尊驾千万息怒,今日之事,诚乃我家小儿无知之举,尊驾要打要杀,全凭心意。”( 我从凡间来 http://www.ranwenw.com/0_271/ 移动版阅读wap.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