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正文 一百五十三章 还敢来
    张文行面上一红,急急赶了出去,他惧内是出了名的,撑到这个时候,也的确不容易。

    张文行才奔出殿去,张龙行忽地一把揪住张文凤领口,恶狠狠道,“我张家族人都在,你张文凤这些年,占了家族多少资源,可曾有半点报效?如今,大哥要竞争蓬莱仙岛副盟主之位,为的是大哥一人之私利么?这其中的意义,还用我多言么?一个黄口孺子的无知言论,倒让你们起了共情。”

    “何曾想过,没有我张家的庇护,你们一个个哪里来的资源,没有我大哥的调度,蓬莱仙岛八大家族,我张家凭什么稳居前三。我提醒你们,在这个弱肉强食的残酷世界,没有什么岁月静好,只不过是有人默默无闻,在为你们遮风避雨。”

    张龙行这一通发作,立时将全场暗流的悲愤给强压了下来。

    尽管张龙行向来蛮霸,谁也不得不承认,他说的也是实情。

    张龙行忽地松开张文凤,寒声道,“张文凤,你也不必怨恨大哥心狠,家族不养废人。现在就给你两个选择。一个是让张宝儿嫁给刘传山,另一个是,你自己去南漳监矿,五十年不得回归。”

    张文凤毫不犹豫地道,“我便去南漳,一百年不归!”

    “不!”

    张宝儿眼中热泪滚出,“我嫁,我嫁便是。”

    南漳乃是绝地,各种怪物横行,那里的星辰矿,能提炼出星辰之力,虽有价值,但除了罪囚,没有人会选择在那处采掘星矿。

    以张文凤的修为,若去彼处,漫说五十年,能不能活过五天,都是未知之数。

    直到这一刻,张宝儿才深深体味到弱小的悲哀,纵使她再是机敏,面对这泰山压顶的巨力,也只能是满心的无力。

    “好,我就知道我张家自有义女,文凤,你也不必怨我心狠,宝儿嫁过去虽是偏房,但以宝儿的条件,获得刘传山的宠爱,是必定的,到时,我拼着老脸不要,也定要刘传山休了原配,将宝儿扶正,到时候,你这个老丈杆子,可就守得云开见月明了。”

    张狂行含笑说道。

    他自然不能对张文凤父女一味用强,毕竟,刘传山是有极大概率,被立作继承人的,尤其是在刘家最优秀的三代子弟刘传峰身陨伏波山后。

    届时,若刘传山真得了大位,以张宝儿展现出的聪明才智,要获得刘传山的欢心,实在不是难事,若让张文凤父女含怨,弄不好便是一大后患。

    所以,从一开始,他就是怀柔。

    只是在彻底说不通张文凤父女的情况下,才指示张龙行出手,他总是不想让这负面印象在张文凤父女心中镌刻得太深。

    张文凤满面悲愤,想要说话,却被张龙行牢牢制住要穴,动弹不得,张宝儿除了哀伤,已是无能为力。

    便在这时,殿外奔入一人,正是张狂行的心腹大管家,便听他急声道,“启禀家主,刘正守三兄弟和刘传山来了,已经到……”

    他话音未落,便听一声道,“中秋佳节,明月高悬,张家阖族欢庆,刘某兄弟不请自到,狂行兄,还有贤昆仲,诸位叔伯,千万勿怪。”

    说话的是个白袍中年,正是蓬莱仙岛八大家族中的刘家除却家主刘正风以外的头面人物,身后跟着的三人,分别是刘正道,刘正义,以及恶名远播的刘传山。

    “哈哈,正说着小女和传山贤侄的婚事呢,正守兄昆仲便带着传山贤侄来了,巧而又巧,岂非天作之合?”

    张狂行高声笑道,气场全开,意气风发,悄悄使个眼色,张龙行便着人将昏死过去的张文凤带了下去。

    双方寒暄,见礼罢,刘传山行到近张狂行近前,拜倒在地,高声道,“自那日在桃花谷,有缘一见宝儿妹妹仙姿芳容,小侄便再难忘怀,今日厚颜前来说媒,还请叔父大人千万应允,区区聘礼,不成敬意。”

    说着,刘传山身边多了一个一尺长,两指宽的大红玉盒,玉盒掀开,露出堆满的香火珠,正是二百之数。

    二百香火珠在张狂行这个级别的大佬眼中,自然算不得贵重,但用来迎娶一个远支的女子,已算得上重礼,足见诚意了。

    “好好,贤侄有心了,宝儿,看见了吧,传山贤侄对你,是何等上心,你意下如何,若是同意,便将这些香火珠收了吧。”

    张狂行温声道。

    两百香火珠虽然他不看在眼里,但也是笔不小的资财,足够维持族中开支一阵子了,但为了示好张宝儿,这二百香火珠舍也就舍了。

    “我,我……”

    饶是张宝儿已下定决心从了,此刻见了刘传山那一对盯着自己如看猎物的烂桃花眼,心中一阵阵作呕,同意的话实在说不出口。

    刘传山哈哈大笑,“宝儿妹妹,到底是女子,狂行叔父怎好当面问她的意愿,不急不急,只要今晚能让宝儿妹妹随我同归就好,哈哈……”

    不知多少张家族人别过头去,心中羞愧难当,尤其是当张宝儿这仙姿芳容,和刘传山这穷凶极恶之人摆在一处,这种惭愧的感觉更甚。

    便在这时,忽听一声道,“任你躲到天涯海角,这笔账还是要清算的。”声音不大,却精准地灌入每一个耳朵。

    伴随着话音,一道人影从穹顶飘然降落。

    张狂行吃了一惊,穹顶看似打开,实则自有阵法护持,来人竟完全无视了阵法,修为之高,显露无疑。

    “是你!”一个青衣老者厉声喝道,正是前番带张宝玉去伏波山观礼的张家七叔祖。

    “空虚老魔,你还敢来!”刘正守狂声喝道,目眦欲裂,他就是那位白袍中年,在伏波山边的望北楼外,他带去的刘家三代子弟中的精英人物刘传峰,就死在许易手中,死在他眼前。

    “大哥!”

    张宝儿在心里叫了一声,强忍着冲过去抱住许易痛哭一场的冲动。

    刘正守的一声空虚老魔,瞬间震动全场,不管男女老少,全都瞪圆了眼睛朝许易瞧去。( 我从凡间来 http://www.ranwenw.com/0_271/ 移动版阅读wap.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