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万古神帝 > 正文 第二千四百五十八章 斩的就是命运
    沙漠阵法世界毁掉,机封圣府中的湖畔园林白雾散去,显露出一座座亭台楼阁。

    亡灵十刹踏破圣府的府墙,脚踩密布在地面的大圣铭纹,将巫马九行围在了中心。

    一张张符箓,在圣府边缘处飞起,交织出蛛网一般的符纹,封住这片空间。

    操控符箓的,是十刹之中的雾刹。

    她身披宽大的黑袍,有着乌黑浓密的长发,却没有身体。黑袍中,只有一团雾,和一双血红色的眼睛。

    失去多重空间卷袖和阵法的掩盖,机封圣府中爆发出来的圣威,顿时,惊动整座神女城,无数修为境界较低的修士忍不住颤抖,跪伏到了地上。

    神女楼,位于神女城的中心,宫殿庭园连成片。

    本是热闹繁华的地方,却在一瞬间万簌俱寂。

    无论是到神女楼寻欢作乐的贵客,还是那些花容月貌的女子,尽皆感受到亡灵十刹身上散发出来的十道震撼心灵的死亡力量,如同冬日的寒气,凉透全身。

    鬼主第五子,澪,推开雕花紫木窗,望向机封圣府的方向。

    只见,那片区域,被八百道明晃晃的符箓覆盖,包裹成了碗形。

    澪的内心,震动不已,念道:“死亡神宫的亡灵十刹,竟然同时出动,闻所未闻,闻所未闻……”

    “亡灵十刹很厉害吗?能否比得过阎皇图和无疆,或者是张若尘那样的顶尖强者?”旁边,一位半圣境的美姬,好奇的问道。

    澪眼中浮现出一抹讥讽,道:“你的见识太浅,只能看到狩天战场上的修士。却不知,他们只能算是这个千年,最优秀的代表人物。千年,对大圣而言,还是太短暂了一些。”

    人族半圣的寿元,也就两三百年。

    不死血族、罗刹族的半圣,寿元要长一些,却也很难超过五百年。

    以半圣的年龄和修为,能够看到和听说的,自然只有千年内的人物。这位半圣美姬,甚至都不知道澪的身份和修为,只知道他是一位了不得的大人物。

    朝菌不知晦朔,蟪蛄不知春秋。

    “你口中所说的阎皇图和无疆,再修炼五百年,都未必有和亡灵十刹交手的资格。张若尘……他是时间掌控者,或许要快一些吧!”

    尽管澪的修为,也达到了无上境,可是,提到亡灵十刹时,眼神依旧极为凝重。

    亡灵十刹,是死亡神宫耗费无数资源培养出来,只为杀戮而生,在功德战场上,是天庭万界的大圣闻风丧胆的存在。

    哪怕只是其中一刹,神境之下也难遇对手。

    十刹一起出手,是不可想象的事。

    “巫马九行的确算得上是暗黑世界这个元会的代表人物,可惜,犯了致命的错误,命运神殿的权威,又岂是他可以挑衅?他若没有受伤,或许还有脱身的机会。可是现在……他只有一条路可以走,破神境,渡神劫。可是在受伤的情况下渡劫,成功的几率,又有几成?”

    澪轻轻摇头,为巫马九行叹息。

    巫马九行是一个敢于向命运神殿宣战的强者,拥有别的无上境大圣不具备的勇气,和挑战不可能的心念。

    一刀破恒古,一刀向命运。

    他是一个将刀道,修炼到极致的大意志之人。

    就算今日陨落,他也肯定会被很多修士记住。只是他那股锐不可当的心气,不屈命运的斗志,已让澪自愧不如。

    ……

    白卿儿带着机封圣府的诸圣,在第一时间脱身而去,没有被亡灵十刹围困在里面。

    商月脸色白得像纸一样,道:“师尊,现在怎么办?亡灵十刹怎么来了神女城,会不会……”

    她很想说,会不会顺便灭掉冰王星的神女楼。

    但,话到嘴边,终究没有说出口。

    在场别的大圣,也有相同的担忧,一个个心都沉甸甸的。

    亡灵十刹的出现,比被百万圣军的围剿,更可怕。

    虽说,死亡黑袍大祭司与神女楼关系匪浅,可是死亡神宫却并非大祭司一人说了算。能够令得亡灵十刹一起出动,多半是死亡神宫某位神灵,亲自下的命令。

    白卿儿道:“你们不必将目光盯在此处,抓住张若尘,才是正事。商夏,你立即前往神女楼,让所有阵法师和精神力圣师全部出动,将神女城中的阵法、大圣铭纹、神纹激活,不许任何修士离城。”

    “其余修士,全城追捕张若尘。”

    “是!”

    一众修士,齐齐应声。

    ……

    …………

    机封圣府中。

    巫马九行手持青铜战刀,人与刀合,刀与天合,天与地合,地与人合。

    人、刀、天、地,四合如一。

    此刻的他,仿佛没有受伤,气势攀升至顶点,日、月、星辰在围绕他转动,他如神灵一般,化为恒星之心,天地之心。

    “来得好,正好借你们的血和魂,重开迎天的锋刃。”巫马九行气势再增。

    迎天,就是他手中刀的名字。

    迎苍天,破日月,斩断恒古。

    刀道不是恒古之道,可是在巫马九行看来,每一个练刀的人,都该有斩断恒古的决心和信心。

    恒古不破,新规何立?

    “命运之门!”

    “命运之门!”

    “命运之门!”

    ……

    一道道声音响起,十刹同时出手。

    巫马九行的十方,一道又一道命运之门浮现出来,绽放出夺目的光华。

    十座命运之门,每一道光,都是命运规则。

    不知多少亿道命运规则,冲入巫马九行的绝对规则领域,将刀道规则冲垮,要毁掉他一身的刀道。

    千丈,九百丈,八百丈……

    ……

    两百丈,一百丈……

    巫马九行的千丈绝对规则领域,不断被瓦解,命运之光就要照射到他的身上,冲入进他的体内。

    “接受命运的审判吧,在命运之光的普照下,一切叛逆,都将受到惩罚。”羽刹十二翼展开,在身后命运之门的映照下,一根根神羽变得更加洁白。

    如白银铸成,如被光明洗涤过。

    巫马九行仰天大笑:“审判我?我可有做错任何事?我在功德战场上,斩杀了多少天庭大圣?你们杀我,不过只是想要挽回命运神殿的颜面而已。弱肉强食,我认。但,莫须有的罪名,别加在我身上,惹怒了我,任何人我都敢杀。”

    青铜战刀爆射出灼目青芒,刀身上的锈迹,瞬间脱落。

    亡灵十刹的十座命运之门照耀下,换做别的无上境大圣,早已变得与凡人无异,根本不可能有反抗之力。

    可是,巫马九行却战意如虹,大喝一声:“杀!斩的就是命运。”

    手中战刀提起,青色刀光,破开命运之光,斩向羽刹。

    羽刹双手一合,调动体内半块神源的神力,脚下涌出一片白色的光明神力海洋。

    与此同时,神之星魂在他身后,凝聚出一尊巨大神影,如同真神出世一般,迎向巫马九行的绝世一刀。

    “噗嗤!”

    巫马九行的刀无所不破,劈开了神影,破开神力海洋,落在羽刹头顶。

    羽刹的肉身,曾被伪神使用神力孕育了数万年,不知多么坚韧。

    可是,刀光落下,瞬间一分为二。

    神尸被撕裂。

    甚至,羽刹的神之星魂,都被一刀斩灭。

    “神威,是神灵驾临神女城了!”

    “天呐!我看见了神灵的真身,是一尊十二翼天使。”

    ……

    神女城中的修士,都看见了羽刹神之星魂形成的神影,感受到磅礴的神威,以为是神灵降世,纷纷下跪叩拜。

    可是,“神”只是出现了一瞬间,就被一刀斩杀。

    羽刹陨落,惊动各方势力,修为越高的修士越是骇然。

    一座命运之门变得暗淡!

    并不是羽刹不够强大,实际上,以他的修为可以横行宇宙,神灵不出,几乎没有修士可以杀他。可惜,他遇到了天下第一的巫马九行。

    巫马九行的啸声,再次响起:“杀!斩的就是命运。”

    一道刀光,冲天而起,整个神女城都在为之颤抖。

    刀光击碎镇压机封圣府空间的符箓,破开云天,穿透冰王星的大气层,一直飞到了宇宙中。

    第二座命运之门暗淡下去!

    “杀!斩的就是命运。”

    啸声再起,气势如虹。

    这一声吼,是为提增自己的气势,同时,也是强化自己的心念。

    命运不可逆,我,偏偏斩之。

    第三座命运之门暗淡,又有一刹陨落。

    雾刹控制的八百道符箓,尽数破碎,化为粉尘。

    机封圣府中,破败不堪,充斥各种混乱的力量,其中刀道力量最为强劲。

    幸好神女楼的阵法师和精神力圣师全部出动,激活了城中的道锁、阵法、铭纹,战斗的余波,才被控制在一定范围之内。

    “杀!斩的就是命运。”

    巫马九行的啸声,震得机封圣府附近的建筑,纷纷灰飞烟灭。

    战刀挥出,破去金刹的十万零八千个佛文,将他的身体斩断成两截。

    刀道规则,摧毁了他的所有魂灵。

    两截佛体,变得死气沉沉,冰冷如同铁块。

    连出四刀,连斩四刹。

    能看清圣府中战斗的大圣,无不惊惧骇然,心脏似乎都要被吓得破碎。

    “神境之下,除了卓雨农,还有能够接巫马九行一刀而不死的修士吗?”有大圣,颤声问出这个问题。

    “巫马九行与卓雨农交手之时,并没有使用战兵,而卓雨农却使用了至尊圣器。若是,那一战,巫马九行使用了战刀,卓雨农还能接他七刀吗?”

    “巫马九行的这柄刀,据说,不能轻易使用。一旦使用,不饮饱血和魂,决不罢休。”

    “若是饮不饱血和魂,会怎么样?”

    “会食他自己的血和魂!据说,巫马九行为了不被这柄刀控制,已经弃刀不用很久。”

    “巫马九行都无法驾驭,只能弃而不用,此刀还真是可怕,比得上阿修罗剑了!”

    ……

    在一众大圣议论纷纷的时候,第五座命运之门暗淡下去。

    阎昱和芙湘女,是阎罗族神境之下最强大的两位大圣,在命运神殿的《神储卷》和天庭的《红尘绝世榜》上,都排在极前。

    此刻,他们站在神女城的城墙塔楼上。

    阎昱撑着黑暗天机伞,单手背在身后,目光幽邃而又深沉,道:“暗黑世界倒是出了一个了不得的人物,巫马九行比我想象中要更强,亡灵十刹杀不了他。现在,该我们出手了!”

    “我们为何要插手进去?让命运神殿和巫马九行斗得两败俱伤,我觉得挺好。”芙湘女戴着蓝色水晶面纱,洁白如玉的手中,握着一柄长长的水晶弓。

    阎昱道:“命运神殿有它存在的道理,正是因为有它,所以地狱十族可以和平共处,不至于爆发内乱,被天庭万界所趁。”

    “如今,玉煌界开启,诸神都已离开,正是局势微妙之时,巫马九行这个不确定的因素突然出现,显得太诡异了一些。”

    “你怀疑是天庭的阴谋?”芙湘女面纱下的眼眸,露出异色。

    阎昱道:“不是我这么怀疑,是族中神灵这么怀疑。巫马九行本没有成为这个元会代表人物的资质,消失两百余年后,却拥有了代表这个元会的实力,本身就是一件古怪的事。”

    “那么,他就是一颗明面上的棋子,用来吸引大家的注意力?”芙湘女道。

    阎昱点了点头,道:“不能说,一定是这样。可是,已经有神灵,嗅到了不同寻常的气息,地狱界似乎将有大事发生。既然山雨欲来,那么,一切不稳定的因素,都得摧毁。无论怎么说,诸神从玉煌界归来之前,地狱界一定不能乱,命运神殿的权威不可动摇。”

    “就算巫马九行不是天庭的棋子,也得先杀了他。就是这个意思,对吧?”

    “没错!一个人哪怕再优秀,在大局的面前,也是可以牺牲的。换做别的时候,我倒很想与巫马九行这样的强者,公平公正的一战。”阎昱轻轻摇头,情绪没有太大波动。

    芙湘女提起水晶弓,纤长柔美的手指,缓缓拉开弓弦。

    “哧哧。”

    天地间的规则,犹如一根根线条,尽数向她弓弦上汇聚,凝聚成一支半透明的箭。

    就在规则之箭,指向巫马九行的一瞬间,他立即生出感应。( 万古神帝 http://www.ranwenw.com/0_20/ 移动版阅读wap.ranwenw.com )